苏锦年接到席恩和电话的这一天,正是她28岁生日,不长不短刚好也是何以轩的忌日。

  苏锦年说过,何以轩这个混蛋就是成心堵心我,他没打算放过我,就算死都不让我安生,我倒是想忘了,每当我过生日的时候都会想起来我前夫这一天死的,我赶到医院的时候都没来得及看他最后一眼。

  她甚至都怀疑何以轩是不是故意拔掉的氧气瓶自己自杀的,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与其在苏锦年的生命里激起不温不火的涟漪,不如干脆搅个天翻地覆,好歹还有点价值。

  席恩和也说过,男人和女人的存在感还有安全感其实一样低,他们追求的都是一种被永恒铭记的感觉,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以致于苏锦年害怕何以轩的灵魂就潜伏在自己身边,接连找到被称作天下第一大师的高僧用圣石和灵水开光洗脑,折腾得差点咽气。

  席恩和在招待所刚洗完澡,坐在公共阳台上看对面的一对租房的大学生接吻,火爆场面看得她脸都红了,冲着电话跟苏锦年嚷嚷,“你说现在的90后疯狂到这种地步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接吻动嘴不就完了,怎么手还不老实,在那女孩的胸脯前头掏什么啊,都抓变形了。”

  苏锦年笑着扯了扯衣摆,这件裙子还是她为了迎接顾念琛回过特意把压箱底的淘换出来换上的,没想到他直接回了公寓,压根儿没来公司,等着明天早晨再说,她有点懊恼,却也松了口气,其实面对顾念琛,她更希望介于见与不见之间,那样若即若离而又带着点悬念的神秘感,远远比面面相觑微笑含笑更值得回味。

  可惜习惯了欧洲快餐文化的顾念琛似乎并不喜欢东方的美感,他讲究直白,有时候他的横冲直撞甚至让苏锦年紧张得透不过气来,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能互相要求对方按照自己的意念呢,终究是自欺欺人。

  “你偷窥呢,有没有拿望远镜拍下来,去猫扑爆个料,兴许还有八卦公司看上你的潜质聘你当首席记者呢。”

  “别挖苦我,你们公司的人对你毕恭毕敬的所以你找不到对骂的快感是吧,我现在都成了犯人家属了,你还损我。”

  苏锦年听着席恩和叹息的声音心里也有点难受,她还记得席恩和多年以前是个特别天真开朗的女孩,虽然她爱着自己爱的男人,虽然她在背后也曾想过要夺走属于苏锦年的,但是最终她没有做,苏锦年也不想计较。

  天真岁月不忍欺,果然这个世界还是能把一个人改变得彻头彻尾,即使最初百般不相信,还是要向命运投降。

  “我知道金奎改判了,十五年是吧,表现好点还能减刑,至少有个盼头了,你婆婆知道了也高兴,兴许身体忽然好起来,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忘了告诉你,小草好着呢,就问了我一次妈妈去哪儿了,我说你忙,过段时间就回来接她,她就乖乖的等着再没提,那么懂事的女儿,如果金奎当初知道,死也不会这么作践自己,为了一个外围女,怎么值得呢。”

  席恩和握着手机没有说话,那边仍旧是苏锦年滔滔不绝的说着,说得什么她听不进去,也听不清,脑海里全都是那个只见过照片的傅吟一,还有金奎在狱中狼狈憔悴的那张脸。

  人们为了爱情,那种抛弃生死的勇气,真是让世界都为之汗颜。

  她曾经也以为,她再怎么闹,再怎么放肆,金奎都不会离开,在经历了无数次背叛之后和追求幸福失败之后,席恩和只有在金奎眼底才看到了重生的希望,可是她得到的还是一败涂地,她赢不了苏锦年,赢不了傅吟一,即使赢了命运,还是输了自己。

  胡思乱想的时候,顶进来了一条信息,是王希的,只有很简短的一句话:如果你女儿在,我很想带着她还有你去浙江的水城花园,那儿有喷泉,你们一定会喜欢。

  席恩和长时间没有说话,苏锦年不停的在电话那边问怎么了,还在么。她犹豫了一会儿,点头,“我还在。”

  q最新2章节F上:O酷5匠网‘

  “那怎么不说话?”

  她又是一阵沉默,“想点事儿。”

  苏锦年挑着眉毛,“艳遇了?”

  席恩和吸了口气,“别拿我开玩笑,我都这么惨了,刚从差点守寡的噩梦里醒过来,你还给我扣个艳遇的屎盆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啊,顾念琛还回国了呢,你和他我都没问你自己倒往枪口上撞。”

  席恩和不动声色的把信息删了,又犹豫了一下,把王希也从联系人里删除了,她从女警那儿要了他的一个公司专用帐号,等回到A城之后工作攒钱,每个月给他打进去两千,直到完全还清,她知道王希不会要,可是这样万无一失,他总不至于疯狂到把钱都烧了的地步。

  女警也很诧异,她说像你这么认真的女人真的很少了,他都说不要了你还这么固执,一个没有丈夫在身边还带着孩子的独身女人,你拿什么挣钱?

  席恩和没有说自己在酒吧,她只是一言不发的抿唇笑,女警也习惯了她这么讳莫如深,也没有再追问。

  而王希却不停的联系她,一条信息,一个电话,天气他会第一时间告诉她,比手机预报都准时,还会委托招待所的接待给她拿进房间浙江的特产美食,她找不到人也只能收下,虽然好吃,却难以下咽。

  她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只是女人的直觉让她隐隐感到了不安,这个男人分明是在想办法靠近,靠近的目的她不敢想,即使她确定也不敢那么自信的认为,已经年近三十一无所有在红尘讨生活的已婚女人,还能有什么魅力吸引到这么才貌双全的男人。

  唯有逃避才是办法,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和事,都是因为在躲避浇灭了最初的激情,变得生离死别。

  席恩和闭上眼,使劲摇了摇头,不能再胡思乱想,你把自己都往漩涡里推,现实有怎么会放过你呢,她仰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南城的夜景果然美得像是仙境一样,人世间最动人的艳遇在法国和丽江,那么江南呢,搭个边儿吧,席恩和,也只是搭个边儿而已。

  “你那边接客呢啊,你到底听我说话呢么,半天都没个音儿,不愿意聊我就挂了,浪费手机话费,总裁钱就是大风刮来的啊,我也是血汗挣来的,你以为在员工面前装模做样的当领导那么简单啊,你试试来,一天你都坚持不下去。”

  “顾念琛那么有魅力的男人,有他陪你,你还这么大牢骚?果然是寡妇与小人难养也。”

  苏锦年冷笑了一声,“寡妇也有春天,只不过我的心已经死在那一晚的黄昏了。”

  A城一中心医院,太平间的那张床,雪白的床单盖在他身上,看不到脸,遗憾的是没来得及说一句告别的话,哪怕是,“其实我不恨你了”总好过他带着不舍走。

  席恩和叹了声气,“我的预感不是这样,何以轩的错和你无关,你没必要把自己一辈子都搭进去,还是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她说完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下,“那晚黄昏你死心了,这个美丽的秋天,你又动心了。”

  她没等苏锦年说话,就果断的按了断开,她知道那个女人一定死要面子,就是有的都不会承认,何况现在都还没浮出水面。

  她站起来,刚要转身进屋,忽然手机再次震动了一下,低头点开,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即使陌生,席恩和还是认了出来,王希的。

  内容还是一句话。

  ——夜晚很美,晚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