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话对席恩和无异于是悬崖峭壁的一根蒲草,能救她的命,她急不可待的看着女警,“是么,傅吟一的家属,有要求么?”

  H最.新¤i章O☆节)、上酷匠网z

  女警沉默了片刻,仅仅一句话就把席恩和重新打回了炼狱,“正因为她没有家属,她是独身,父母不知去向,所以上级才要求,只能按刑事来处理,转不了民事,赔偿是不可能的,没有受用人,再说了,真要是他们狮子大开口要赔偿,你也拿不出来不是?邢队替你想过,还是走刑事这方面更适合这个案子的情况。”

  女警说完看了一眼王希,“受害者是个外围女,和很多男人都不清不楚,光我们调查的就有将近一百个,这算不算特殊?”

  王希眼睛一亮,点点头,“这是个好消息,首先被害人没有背景,是个生活在不被人们接受的黑暗底层的外围女,中国的法律很普及,而且谨慎周全,可是因为中国的国情实在太保守,所以几乎所有清白的人都接受不了女人的放纵,而她们本身这一行也是讳莫如深,所以这就形成了她们这个特别闭塞的群体,没有人在意她们,也没人同情,说白了,死了活该,当然我们的基本操守是不会草菅人命,不过这对于犯人来说,确实是个非常有利的条件,只要你们愿意承担她的后事费用,或许上诉要求量刑,不是大问题。”

  “我愿意!我丈夫的错失,我可以弥补她,我哪怕借钱去。”

  席恩和仿佛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希望,她不愿错过去,恨不得死死套在腕上,一刻都不敢松懈,这句话却给了王希当头一棒,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席恩和,“你丈夫?和外围女厮混在一起的杀人犯,是你的丈夫?”

  这句形容应该算是最大的侮辱了,好男人不会选择不清不白的女人,好男人有担当,不会为了儿女情长去赔上自己的一生,可见金奎是一个多么坏的男人。

  席恩和抿着嘴唇低下头,“是,我是他妻子,我们还有一个一岁半的女儿,还有一个重病在床的婆婆。”

  她抬起头,无限期待,哀婉可怜,“王律师,我现在挣得不少,但是我一时半会儿没那么富裕,我给不了你那么高额的代理费,先拿一点定金行么,我可以打欠条,警察就是见证人,我绝对不赖账,我本来可以和金奎离婚的我都没有,我一直在照顾我婆婆,你应该能想到我不是不守信用没有情面的女人,只是我真的拿不出来,你能通融一下么?”

  王希的心在这一刻被彻底的融化了,他看着席恩和的脸,他发誓这张脸他见过,不过不是现实,而是梦里,在遥远的异国,在飞机翱翔的上空,在波涛汹涌没有人烟的海边,在神秘莫测的森林,他无数次与拥有这张脸的女人相遇又分离,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他一直等待的,何尝不是这一刻呢,只是命运戏弄,他错过了最美好的时间。

  “你很希望我帮你么,哪怕我提任何苛刻的要求?”

  席恩和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她没准备,也没想到,看来学法律的人真不愧是别人嘴里的变态,他们的思维方式总是跳跃而理性的,反问是他们永远挂在嘴边的交流方式。

  “是,我知道在南方除了你,没有第二个律师能帮金奎留下一条命。”

  这算是绝无仅有的信任么。

  王希忍不住笑出来,微扬的唇角和含笑的眼眸美得不像个男人,席恩和也在瞬间愣住,很久才回过神来。

  “恭喜你啊恩和,能几句话就把王希情动,到最后签那个代理合约的时候他都没提钱,你打借条他也不要,还有点生气,估计是真不打算要了吧,没想到这小子挺有情有义啊,我还以为他又摆一通大道理来推辞呢,很多家伙都唯利是图,今天他可让我刮目相看了,你放心,有了他出马,金奎最惨了也就是个无期。”

  “可是他最后提出的那个条件是什么意思?”

  席恩和蹙眉不解,手指都缠在一起。

  王希说,我也学学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我不要钱,我全当为自己积德做善事了,我不缺钱,但是我需要点人情,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被人欠过情,他们好像都害怕和一个学法律的人拉扯不清,似乎我会坑了他们似的,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具体是什么我想不起来,但是肯定不会违背侠义之道,不违反江湖道义,肯定不会让你杀人放火抢劫犯法。

  席恩和觉得他的每一步棋都不是正常人能猜到的,而女警也偏头想了一会儿,忽然笑靥如花,“是不是他看上你了啊?”

  席恩和脸忽然一红,有点恼怒,沉着脸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女警吐吐舌头追过去,“别生气,我是觉得和你挺熟的了,开个玩笑,不要钱不是好事么,你省得压力那么大,再说了你知道他一年多少钱么,赚了太多亏心的,比一个老板都少不了多少,我知道的有一个月他最多接过五个案子,挣了七位数,听的我都眼馋了,我们刑警不顾生命危险才三千多,估计他害怕树大招风被绑架到印度当女婿,也仁心泛滥了,打算积德了。”

  席恩和和女警一前一后钻进车里,外面的雨停了,但是南城没有雨后彩虹,她的雨天永远那么温润多情,没有惊心动魄和跌宕起伏,于是也没有北城那暴风雨后的一抹绚烂动人心弦。

  “我还要在浙江呆一段时间,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开不了庭,我明天去退票,改成下个月的,这段时间,我还能麻烦你去看看金奎么?”

  女警诧异的回过头,“麻烦我?那你不去么,我可以安排你进去看的。”

  席恩和摇头,闭上眼靠着车门上面的卧槽,“不去了,庭上再见吧。”

  外面的雨停后行人越来越多,很快的十字路口都被塞满了匆忙的身影,世界这么大,到处都是角落,谁又知道转角的一刻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呢,可是那些错过的风景,终究是再也不能重新来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