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把席恩和带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从七点半出来,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速度不慢,席恩和一直以为她最先到的地方才是浙江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没想到真正使这个省市成为南方最繁华的旅游胜地的缘故,却是眼前的这个地方,带着点中西结合的建筑风格,保留了凝重古朴的南城感觉,融合了北方大气磅礴的豪迈风情,A城相比之下就要单调了许多。

  女警让司机把车存到附近超市的停车场,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样子,然后拉着席恩和进了公司的大门,所谓公司,就是一个坐落在这条繁华大道上不太显眼的角落,门前三个台阶,推开玻璃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四个办公桌,气氛大气沉稳,的确有些令人肃然起敬的感觉,女警没有停留在这儿,而是引着席恩和继续往前走,棕黑色的门半开着,透过门缝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的装修,不算奢华,但是很有品味,欧式家具,三人座的真皮沙发,双层茶几,室内光线比较暗,也许是因为朝向正对着正午的阳光,所以放下了白纱遮挡,倒是有几分古堡探秘的错觉。

  下一个席恩和见到了传说中的集气度、魅力、才华和人脉于一身的王希,那个年轻有为却名扬南方几十个城市的首屈一指的律师,他戴着眼镜,皮肤白皙,五官普通,但是气度却把他衬托得与众不同自有一番味道,一身职业装特别干练稳重,成熟的姿态给席恩和的第一印象足够达到九十分。

  他带着友好的笑意招呼席恩和和那个女警坐下,又倒了两杯水,席恩和显得格外羞涩拘谨了一些,面对眼前这个背景雄厚实力超群的男人,她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才能博得他的好感来达到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可是这份紧张的不自然的表情在王希却特别有内涵有味道,是那些依靠暴露和浮夸博得别人目光的女孩所没有的质朴和纯净,甚至即使他知道了席恩和的过去,都愿意把她想成最美好的玉女的代言人。

  女警笑着拍了拍王希的肩膀,似乎很是熟络,“你可是贵人了,听邢队说谁想见你都要预约了,还得提前三天,那大明星都没这个派头,我本来打算下午来,别这么赶,可是又怕你这个大忙人不在我扑个空,你忙我也忙啊,你能少接单生意,我少抓个犯人社会不乱套了?”

  王希从办公桌后面把电脑关上,又绕出来,坐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你还是那么伶牙俐齿,怪不得邢队都怕你,说谁要是娶了你他一定带着全组的刑警去慰问那个男的,就怕英年早逝,先开个追悼会以表哀思,我还觉得他说话够损的,没想到你真是如此,我刚忙了北方的一个案子,打算歇几天,就在公司里处理一下业务就完了,真有官司外面的四个我招聘来的律师也能接。”

  “还真是的,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那个当官的上诉也成功了,听说从有期十八年改成了十三年?这五年得解决多大问题啊,他家属都美疯了吧?给你多少好处啊?”

  王希含蓄的抿唇笑了笑,“商业机密你也打听?就因为我这个小公司在你们管辖范围内要你们多罩着点你就窥探我隐私?”

  女警更是笑靥如花,“还以为你挣了这么多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怎么也得玩儿两天挥霍几万吧兴许还买套房就此定居呢,北京那一带怎么不比浙江发达呀。”

  王希赶紧抱拳作揖的,“警花你快放了我吧,我总共才拿了多少代理费啊,让你这么一说跟我挣了几百万似的,跟你交个底,就二十八万,他当官的虽然好赚,但是我也得碍于官民身份搂着点要不是?我们这行也隐晦,就怕被报复,他进去了,他还有儿子闺女呢,不过我倒是给你们几个带了点礼物,还有邢队的。”

  王希说完话转身绕过办公桌,从抽屉里面拿了一个黑袋子出来,倒在桌子上,几个五颜六色的盒子。

  “这个蓝色的是邢队的,一枚伊斯兰教的真主胸针,他不是一直想要么,我给淘换到了,真没想到他还信这个,当警察的工作危险大,保佑点是好,不过你也替我转达一声,我更希望他信佛教,菩萨比别的都管用,这个粉色的是你的,欧莱雅新出的化妆品套装,我找人用小样适用了,不过敏,还是裸装的,你上班化都看不出来,不会扣奖金,这黄色的是小贾的,一条围巾,一千多,我为了还他上次那顿饭,比他那个多了三倍,让他别再挖我老底了,这个白色的是你那姐妹花李倩的,香奈儿香水两瓶,互补香型,约会相亲去秒杀,据说还有迷惑的效果,她不暗恋那师哥么,喷点带宾馆去,全搞定了。”

  王希给女警逗得前仰后合,几个礼物都送出了说相声的美感,席恩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邢斌和女警都夸王希成熟的缘故了,虽然是卖贫,但是还特别绅士,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蛊惑人心的魅力真是让人无法挪开眼睛,就像那么注视着,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风范十足的举动,但是她的心情此时此刻沉重至极,远远没有女警的心花怒放,那个二十八万的官司吓到了她,就算官民有差距,看来没有六位数王希也绝对不会出山。

  她站起来摸了摸口袋,除了买机票的钱就还剩下三百,还有那枚根本不值钱的假钻戒,她尴尬的咳了两声,王希和女警一起回过头来,席恩和回报给他们很礼貌的笑容,“你们聊吧,我先走了,我可能也没法找王律师帮忙。”

  王希愣了一下,急忙走过来拦在席恩和前面,这个有点冒昧的动作把席恩和吓了一跳,王希也是一愣,瞬间收回手尴尬的在胸前搓着,“不好意思,我有点失礼,我和三组的刑警是老朋友了,邢队介绍你来找我,我自然不遗余力,先坐下谈,我了解情况之后,再分析一下,会和你商量着看,也许结果并不能完全符合你的心理预期,但最起码绝对会比现在好,这点我可以拿我九年的律师经验向你保证。”

  “我听说你曾经一分钱没要帮助过一个乞丐,我不是有钱人,针对这个案子请你当代理人,我就算倾家荡产,借遍亲朋好友,能给你的也就三四万,我还得照顾孩子,还有我婆婆,我比乞丐强不了多少。”

  这句话给王希的震撼特别大,他在国外上的高中和大学,而之前年龄太小,之后回国忙于工作,所以几乎对国内女孩没有太多了解,而他身处80后却更多在很多案件中涉足关注了许多90后。

  看正版章iG节_上*酷rb匠&M网x

  年轻的女孩狂妄浮夸,说话自大,对很多人很多事保持的目光和心态都太肤浅片面,拜金主义唯我独尊,甚至连对生身父母都没有过多的感情,他们玩弄爱恨挥霍青春,把时间看成比尘土都不值钱的东西,喜欢繁华向往奢靡,狐朋狗友不切实际,但是却对爱情格外的认真痴迷,女孩子愿意为了心爱的少年不顾一切包括做出自尽的事,男孩子为了女孩子甚至不惜让自己爹妈倾家荡产为了博得她一笑。

  这样的单纯和狂妄,王希虽然颇多感慨,觉得80后以及之前年代的人都老了落伍了,没有把青春活得热血复活尽善尽美,但是却也鄙夷排斥他们,把这个世界看得太单一,根本不适合生在这样的社会。

  所以当席恩和说出这番他从来没听过的话的时候,他心内为之一震,不是觉得她卑微可怜,而死觉得她真性情,这是女孩子最美好的品行,相比做作和虚伪,真性情的女孩更容易博得男人的好感,尤其是像王希这样见多识广年龄不大却格外成熟敏感的男人。

  “能跟我详细的说一下案子么?开始、过程、结果,还有犯人为什么这么做的动机和原因,尤其主动被动最重要,当然,被害人的身份和背景也重要。”

  席恩和蹙眉不解,“和被害人有什么关系?”

  王希抿着嘴唇,有点无奈,“或许你会觉得,我接下来的话太过世故,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活在其中,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说句最浅显易懂也比较伤人的话吧,如果被害人的身份是个普通百姓,经济条件社会地位以及家庭背景都一般甚至更差,那么好办了,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犯人减刑,而且很多,当然前提一定是犯人不是罪大恶极而是逆境反抗,不过邢队既然出面找我,估计也是值得同情的,所以这个假设成立,才有我这番话,可是如果被害人是个身份地位以及背景相当不错的人,甚至是显赫,那么减刑的可能我只有一半,当然,倘若这个案子是别的律师接手,那胜算结果根本为零,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害人家属要补偿,走民事诉讼,而不是刑事,那么也可以拿到百分之百的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