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从后视镜里注视着席恩和的脸,她忽然觉得这个女人特别伟大,不同于她以往见过的,她并不晦涩,但是又有点矜持,她并不奔放,但是又有点开明,她仿佛因为这件事把世界和人性都看透了,尽管真相并不是那么美好,但是她表现出来的超脱和淡定,往往更能让人震惊。

  “我现在觉得,金奎很幸运。”

  女警靠着副驾驶的椅子背,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他纵然被全世界抛弃,被命运戏弄,爱上了他不该爱的女人,抛弃了他不该抛弃的家庭,但是他娶了个很好的女人,这是不多见的幸运的事了,对男人来说,比拥有多么让人羡慕的蔡财富都更珍贵。”

  女警说完再次扭头看她,席恩和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没有再搭茬,她扭头望向窗外,初到南城的傍晚,夕阳被阴沉低矮的苍穹遮盖,没有那种她在到达之前预想的绚烂和柔美,而清晨的南城,带着点欲说还休的秘密,刚刚升起没多久的太阳没有正午的刺目,温和善睐,轻柔文雅,笼罩给大地薄薄的一层光晕,伴着细雨轻拂,像是最古老的一番话,即使车水马龙,也望不见大都市的喧嚣。

  开着的车窗灌进来和煦的清风,还有细雨斜丝落在脸上的清凉感,席恩和伸手接住,任凭那温润如玉的雨滴在掌心融化,变成她觉得自己特别庆幸,如果不是最终感性战胜了理智的犹豫,她也许根本见不到她一生的贵人,也就是王希,不同于何以轩的擦身而过,也不同于金奎的爱憎分明,王希带给她的故事,没有那么跌宕起伏大起大落,但是却同样足以令她回味一生,而在席恩和和苏锦年共同的认知里,也许唯有王希,才是专属于一段爱情里纯粹的回忆。

  而在席恩和见到王希的最初,她却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对于一个事业有成年轻有为的男人最普遍的敬仰,以及对彼此身份带着点疏远和尴尬,那么王希呢,谁也说不清楚,他深沉惯了,从来不会喜形于色,只是在他后来年近四十岁终于结婚生子时出版的《一个律师的自我反省和对爱情的悲情见解》里这样回忆他们最初的那一面。

  “——她走进来,在女警英姿飒爽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娇弱可怜,我那时只知道她大概就是邢队口中向我提起的杀人犯的家属,但是我不知道她竟然就是杀人犯的妻子,我无法把她和那么肮脏罪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尽管事实是她的丈夫也是个可怜人,但是大众的认知一直都是进了监狱有了前科的人,不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最起码也让人厌弃,索性我也肤浅的这样认为吧,这个世界一向都不能容忍犯过错误的人,他们都有着被人用有色眼镜戴起来去看的经历,很特殊,也很残酷。

  但是我最基本的职业道德使我并没有发展为那么薄凉的人,我一视同仁,面对犯人,家属,被害人,还有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各类人。

  遇到席恩和的那一年,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从事律师行业九年,我所见到过的犯人家属,尤其被判了无期及以上的家属,他们见到律师这个救命稻草无不是哭天喊地甚至下跪磕头,只求能给他们的亲人一个活命重见天日的机会,但是席恩和却让我震撼诧异,她对那个犯人,也就是她丈夫的心,不亚于任何人,却能那么拘谨镇定,还带着点羞涩的坐在我面前,默默的听着,不插言,不急促,像个大家闺秀,尽管后来我知道,她的隐忍和她的坚强,都是这个世界对女人不重视的人最震撼的回馈。

  我承认我被她折服,仅仅是那么一眼,我就沉沦了,沉沦的不是她的美貌,也不是那份做了妈妈却依旧纯真和羞涩的态度,而是那种女人伟大的毅力给我的振动,还有昭示。

  }|酷1|匠U网Ey永XA久8%免费u/看%7小说9w

  所以当时接了这个案子,我是有私心的,也是矛盾的,违背职业道德的一个王希在告诉我,其实我并不愿意让金奎活着出来,但是我也不希望他死,这样席恩和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因为我没有尽到我最大的努力,我辜负了她的信任,所以我希望他永远留在监狱里,和席恩和的生活再也无交集,而遵从职业操守的另一个王希又在心底不停的告诫我,我不能把儿女情长这样的私事带到工作中,把那个男人最大可能的减刑,早早的救出来,和他光明正大的争夺一份爱情,或许更理直气壮。

  至少我应该自信,一个曾经沦陷在外围女的怀抱里无法自拔的男人,也不会再次赢得那么美好的席恩和。

  于是我在矛盾挣扎和救赎中接了这个案子,要在往常,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办案办的这么不愉快,但是为了这个让我三十多年第一次怦然心动的女人,我还是选择了接受,直到那天在法庭上,我用了一系列的法学知识,以及在事后她说我是口吐莲花的曼妙才华,赢得了法律,为本来是死缓的金奎减刑到了有期徒刑十六年。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女人流泪是这么令人心疼,她靠在我的肩膀,死死的攥着一枚质地看上去很糟糕的钻戒,哭的泣不成声。

  四十三岁,金奎重见天日的时候,要等到他四十三岁。

  这是我听到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那个浙江温柔多情的夜晚,星星很少,但明亮得夺目,可是在我眼里,这世上或许再没有什么比席恩和的眼泪和微笑还能打动我,尽管我到最后,都没有告诉她这句话,这算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了。

  此时此刻,我坐在书房里,望着外面车流涌动的黄昏落日,这是一副让我胸口微微疼痛的画面,因为多年前,我和席恩和,也是在这样的傍晚,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从此再无可遇。

  现在我娶了一个知书达理颇通诗书的妻子,有了一个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儿子,稳定的工作不菲的薪水,一处高档住房,一辆豪华轿车,这算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了吧,可是我该怎么倾诉那场埋葬在心底无可追忆的遗憾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