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点点头,世故使然,活在这样的世界,就要服从所有原则,何况这里素来以冷漠无情著称呢。

  她打开行李箱,掏出一盒蛋糕和一罐鱼罐头,这是金奎以前最爱吃的,只有A城的那两家店才做得出来,她虽然恨透了他,却还是熬夜排队去买,但愿他还能尝到从前的味道。

  女警看着她交到自己手上的东西,讶然抬头,“只有这些?”

  席恩和抿着嘴唇,沉默了很久,“对,只有这些。”

  女警没再说话,转身继续往前走,绕过一个灰色瓦墙的小矮楼,就是接见室了,透明的单向玻璃,只能从外面看到里面,一把椅子一个隔断玻璃窗,还有一个蓝色的电话对讲,她定了定神,忽然觉得身子颤抖绵软,如果不是女警把她扶进去,席恩和也许都要爬进来。

  她贴着冰冷的墙壁站着,从骨肉到血液都仿佛一寸一寸的凝固了,直到听见那一声声铁链磨击地面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下一刻她见到了这两年来朝思暮想却时刻恨着的男人——金奎。

  他看见席恩和也是一愣,他没想到她憔悴成了这个样子,即使知道她为了替他担负起家的重担,却还想着她会依靠苏锦年,不会自己去奔波,所以当他看见席恩和的鬓角两边竟然有几丝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白发时,蓦然愣住了,接着就是红了眼眶。

  席恩和不喜欢别人怜悯她,不管是谁,所以金奎的这个举动让她有些懊恼,她坐下来,握着电话,只是说我没事,少白头,多少年前就这样,你没发现而已。

  金奎没有说话,他定定的望着席恩和,好像从来不认识一样,“对自己好点,别太苦了,你不欠谁的,没必要……为了一个混蛋把命都搭进去。”

  席恩和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地方太冷了,说出来的话却热的要命,她恨自己还是不能狠下心来不顾一切说走就走,摸着口袋感受着那份凹凸,却怎么也松不开。

  “你杀傅吟一,就是为了情么?”

  她忍了很久还是问出了口,金奎低着头,一言不发,眼神却快要把谁杀死一样。

  “为了我自己,我要解脱,我受不了了,恩和你知道么,我承认我对不起你,我承认我更爱她,可是爱不是这样的,我要的不是这样的!”

  他懊恼的哭着,双手连着手铐,却还死死揪住头,不停的蹂躏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自己心底的压抑和苦楚,席恩和知道,他在江南的这一年多,因为傅吟一,活得像个畜生,就是畜生都没有这么苦的,他为了那个女人,抛弃了男人的尊严,抛弃了家人和工作,从遥远的A城义无反顾的投奔到多情的南城,得到的除了一把利刃结束了最爱的女人的生命,那梦魇也许这辈子都放不过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金奎我瞧不起你,做都做了,可怜给谁看?”

  席恩和掏出口袋里那个凹凸的东西,放在桌子上,隔着透明的玻璃窗口,金奎眼睛忽然闪了一下,接着就静如死水。

  钻戒。

  他和席恩和五年之前结婚的那枚钻戒,半真半假,可是她戴上的时候开心得要命,金奎特别愧疚,以致于一年后他告诉席恩和真相的时候,他都害怕她会负气拉着行李箱一走了之,可是她却没有,反而伸出手拦住他的脖子,“我早就知道了,你拿我当傻子啊?这质地,可能是三千多的么,一百五的同款,我在仿品店见过好几次呢,不过没有这个有新意。”

  她仍旧喜滋滋的笑着,金奎讶然,捧着她的脸,不可置信,“你不生气?”

  她眨着眼反问回去,“为什么生气?心意是弥足珍贵的,比本身的价值我更珍惜,金奎答应我,不管遇到什么,都别骗我。”

  金奎恍惚失神,两千个日日夜夜,仿佛还清晰如昨,可惜那段岁月,终是在傅吟一再度出现的那一刻,彻底沉入了汪洋,粉身碎骨。

  “你恨我么?”

  金奎眼睛始终盯着那枚钻戒,他期待听到席恩和说恨,这样他的愧疚就能少一些,可是他又害怕听到她说恨,爱情转化为恨的时候,也就荡然无存了。

  “不知道,为了爱情,谁都没有错,你没必要请求我原谅,我就是挺恨自己的,没能耐让你对我这么死心塌地,怪不了别人。”

  席恩和说完站起来,看了一眼身后的狱警,点了点头,狱警招手让里面的看警把金奎带下去,他忽然预感到了什么,好像这一面过去,再见遥遥无期,他猛地停止了身子,用力敲打玻璃,席恩和走到门口又顿下步子,回头看着他,他比划着口型,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席恩和,我不是不爱你。

  不是不爱,却还是不够深爱。

  她闭上眼,没有再留恋一分一秒,转身决绝离开,身后的铁门落下的霎那,心里的一颗重石,蓦然顷刻崩塌。

  ——祭奠我逝去的青春,埋葬我可悲的婚姻。

  她蹲在过道里,冰冷窒息的空气呼啸而过,凄冷得像是人间炼狱,她捂着脸,忍不住嚎啕大哭,这么多年,都抵不过那个叫傅吟一的女人一眼使他沉沦,万劫不复,葬身悬崖。

  女警匆忙追出来,气喘吁吁的站在席恩和面前,俯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头,满面泪痕,看见的是那枚熟悉的却忘在里面的钻戒。

  Gb看正$版p章节上Xh酷c匠2网#}

  她惊慌的站起来,用力攥在掌心,仿佛是毕生再不能得的珍宝,女警默默的看着她,“以后别摘下来了,丢了就找不到了。”

  她说完叹了口气,静静转身离开,鞋底摩擦地面的声音刺耳得令人发颤,她再次走进了那个深牢大狱的最深处,一个叫作与天堂背道而驰的阴间。

  丢了就找不到了。

  席恩和紧紧握着,再慢慢松开,仍旧烁烁夺目,哪怕它是假的,被生活洗过,还能熠熠生光。

  如同那段最初的岁月,用它固执的心跳,埋葬了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场支离破碎的戏如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