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最后傅吟一也没等到她想要的结局,蔡奇因为手底下的一个弟兄出卖了东哥,也牵连了他,一同死在一个贩卖毒品外出到郑州的火车上,爆炸死的,尸骨无存。

  警察接到报案赶到现场的时候,火车都变了形,尾身冒着青烟,整体黑焦黑焦的,找到的都是碎末一样的衣服,还有彻底沦为灰烬的毒品,更何况血肉做的人呢,根本连找都找不到,唯有沾在还能稍微识别出来的车厢上面,被灰碳染黑的鲜血和皮肉碎屑。

  那是傅吟一最初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儿,也是唯一一次,她无力跌坐在轨道旁边,哭了一天一夜,漫天大雨都吞没了她瘦小的身躯,也把她唯一对这个世界残存的希望浇得一丝不剩。

  之后的她,奔波在风尘的逢场作戏里,都变得麻木。

  金奎不记得自己到底从什么地方了解的这些,或许是因为那一本红皮日记,或许是因为他对傅吟一这个苦命可怜的女人倾注了太多的爱与恨,他把她当成自己的另一个双生,活出了他不敢想象的岁月,把那些激荡的爱恨情仇和风花雪月,以另一种全新的姿态,谱写进了这段坎坷仓促的流年里。她有他的一张脸,一颗不敢蠢蠢欲动的心。

  金奎是羡慕傅吟一的,她活得真精彩,即使最后死在了她引以为傲的精彩人生里,至少这段故事,美得让人想哭泣。

  席恩和在金奎离开的一年里,收拾了行李又回到了了婆家,金奎妈因为去了一趟江南被傅吟一气得生病住了院,回到A城直接进了病房,抢救了两回才从生死线上拉回来,整个人瘦的不像个样子。

  席恩和白天带着孩子照顾婆婆,晚上再出去到酒吧打工,做陪酒的公主,或者登台唱首歌,工资不多,小费不少,日子勉强过得去,但是大部分都要给婆婆看病,她给苏锦年打电话,说我以前总嫌我自己胖,生了小草之后一百多斤怎么也瘦不下来,现在可好了,我和我婆婆比着瘦,昨天我称体重,九十一斤了,因为身材火辣,我唱歌小费都比别人多,好多嫉妒我的,说我后来居上,你知道么,我是我们那儿唯一一个当妈的还这么火的。

  苏锦年握着手机特别难受,她觉得席恩和怎么这么命苦呢,苦得都不像话了,她说你还美呢,瘦的这么快不是好事儿,要不你别去酒吧了,来我公司吧,一个月工资我多给你,不够的我再额外借你。

  席恩和笑着叹气,“拿人手短,再好的关系都是如此,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顾念琛骂滚蛋呢,我去给你添个负担干什么呢,再说了,你帮得了我一时,帮得了我一世么,我总要自食其力,我婆婆特熬人,你看她奄奄一息的都下不了床,估计再有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我得多赚点啊,不然都养活不了她,指着我亲妈啊?她还不够造的呢,你说我这命,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啊。”

  “那你为什么不带着孩子离开啊,非得回去么?你老公都不要你们了,你有什么义务照顾他妈让他在外面潇洒啊?”

  苏锦年觉得不能理解,她认识的席恩和泼辣霸道,要求公平,她不可能做这种得不偿失浪费青春和时间的事儿,可现在她却做了,而且义无反顾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可是席恩和的回答也让苏锦年释然了。

  ——我和金奎没离婚,他再怎么样毕竟是我女儿的父亲,他妈不就是我妈么?

  女人果然伟大,在生活最艰辛的时刻,仍然能用她最瘦弱的肩膀把别人只消看一眼都费尽心力的扛起来,继续往前踱步。

  “警察来的电话,你怎么想的,还去看看么?”

  苏锦年犹豫了很久才问出来,席恩和那边长时间的沉默,最后伴随着一声叹息。

  “本来不想去看了,他判了死缓,无期被驳回了,但是这已经不错了,既然死不了,我觉得这最后一面也没必要了,而且他妈这样,我走不开,但是女警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他也可怜,不停的念叨我,他妈的早干嘛去了?挺好的日子不知道好好过,非得和那种女人不清不楚的搅合到一起,现在晚了!他妈的有生之年都看不见他亲妈和闺女了,我恨死他了,我去也不会把小草带着,他不乐意给那种女人养孩子么,他自己的这辈子也甭想看见了!”

  苏锦年没有说话,任凭席恩和在那边发了疯似的倾诉唠叨着,她知道金奎出了这样的事,婆婆也病倒了,小草还那么小,不过一岁多的孩子,就是再懂事也毕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席恩和肩上的担子实在太重了,换作是苏锦年,也许她都喘不过气来。

  “去的话,叫上我,我陪你。”

  席恩和忽然笑出来,“怎么,你怕我寻死觅活?我死了,我婆婆和女儿,你帮我照顾啊?”

  苏锦年仍旧固执的摇头说着不,“我一定要陪你,我知道你不会,但是我也知道,你见了金奎,没办法走出来,我得扶着你。”

  席恩和没有说话,她直接挂断了,握着被焐热的手机,忽然五味陈杂。

  ◇酷匠网ur首}5发

  那么多女人不信任婚姻,不是女人的要求高了,而是婚姻本身的安全感降低了,它能给人的,除了把两个毫无关联只是凭一点情投意合和门当户对维系起来的人在一起生活,再没有别的融合了,比如生死不弃的爱情,比如互相体谅的温柔,再比如同甘共苦的决心,都是泡影了。

  可是席恩和如果早就知道和金奎的结局会是这样,虽然她现在义无反顾的把担子刚起来,但这只是人性范畴,她对金奎,已经彻底死心了,在她听到他为了傅吟一甚至拒绝了上诉,只想陪她一起死,席恩和的心就沉入了几千米深的海底,至死也捞不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