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奎二十五岁生日的这一天,傅吟一主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她的声音剧烈颤动着,“奎,求你救我,将你全部的钱都带来。”

  奎。

  这是傅吟一第一次这么叫他,没有带着姓,听上去那么亲密,又很遥远。

  金奎带了二十万块钱去了江南沿边的一个地下赌场,傅吟一整整输了二十万,当金奎看着那个年近五十岁的老男人死死抱着挣扎的傅吟一要吻她的时候,他疯了一样的冲上去,将那一箱子现金扔到地上,怒吼着将傅吟一护在怀里,满眼通红。

  “都他妈别碰我的女人!”

  那个为首的老男人冷冷笑着,啐了一口痰在金奎脸上。

  “你的女人?你也不问问她,让多少男人上过,装他妈什么清纯!”

  金奎愣住,那带着烟酒臭气的痰就在自己的眼睛下面挂着,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来坐上车的,直到他看见出租车司机诧异的眼光在他脸上流连时,他才回过神。

  傅吟一仍旧像个没事人一样,除了那个男人往金奎的脸上啐痰的霎那她愣了一下,其余都是这样事不关己的姿态。

  她颤着双肩偎到金奎的怀里,咯咯娇笑着。

  更新,$最快◇上DM酷√U匠网5n

  “你怎么知道我输了二十万?心有灵犀么,我真怕你带不够我就要让他睡了,那么难看,听说花样特别多,我怕被他弄死。”

  金奎的心里像是被刀割后又让机器绞了一样的滋味儿,他的目光始终勾在车窗外面,一路向后倒退的风景,酸得他只想流眼泪。

  那一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在推门进家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步子,猛地回头搂住傅吟一,狠狠的向她唇上咬下去,傅吟一尖叫着推开他,那是金奎第一次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的目光。

  “你不是喜欢和男人做么?那你还让我拿钱去救你干什么?”

  傅吟一看着金奎,许久的沉默,直到金奎的耐性被她的沉默消磨光了,她才再一次赖皮赖脸的冲上去,一边疯狂的吻着他,一边含糊不清的说,“从今天开始,我只想要你一个男人。”

  这句似真似假的话,还有金奎感受到的,来自于唇齿间浓重的血腥味道,让他又一次不知廉耻的沦陷了进去。

  那是他门之间最缠绵激烈的一次,傅吟一像是发情的母狼一样,顷刻间天崩地裂,傅吟一一边喘息一边说,“我第一次站着干这个,原来这么刺激。”

  金奎觉得那次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悲壮又热烈,他狠狠掐她,用尖利的指甲嵌进她的肉里,她越是叫,他越是疯狂,他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傅吟一,你就是个婊姨子!”

  傅吟一笑,然后颤抖,最后他们一同哭了,哭过之后还是继续,直到天亮,再到天黑。

  半个月后,傅吟一怀孕了。

  算日子,金奎知道,这孩子不是他的,可是傅吟一笑着和他计划,说她想要把孩子生下来。

  金奎想了很久,最终还是顺了她的心意。

  他也是有私心的,或许吧,只要有了孩子,这个女人一定会收心。

  为了照顾傅吟一,金奎打了一个电话给韩正伟,让他转告经理,自己辞职了。

  韩正伟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他显得格外平静,只是问了一句,“是你的孩子么?”

  “是。”

  金奎违着良心,觉得心都是冰的。

  韩正伟叹了一声气,然后说,你放心吧,经理那儿我帮你解释。

  金奎准备放下电话,韩正伟忽然又说了一句,“金奎,如果有一天,你和傅吟一都死了,我一定觉得你们是解脱了,至少你是解脱了,那个女人,太狠了,能把人耗死。”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金奎愣了一下,然后扯起唇角自嘲的笑了笑,放下电话,转身回到卧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弯腰给傅吟一洗脚按摩。

  从孩子六个月大到出生的那段日子,是金奎觉得最幸福的一百多天。

  傅吟一因为身子浮肿得太厉害,根本下不了床,她虽然还是抽烟喝酒,金奎劝一句她就破口大骂,可是金奎还是觉得幸福,至少她不会每天深夜才喝的醉醺醺的回来,身上还带着男人的味道,至少她会安安分分的躺在床上,心情好的时候,和金奎聊天。

  她总是很自豪的向金奎提起从前的风流史,她有过的第一个男人,忆及现在数不清的男人。

  金奎会抬起头,了无波澜的问一句。

  “我是你第几个男人?”

  傅吟一咯咯笑着,伸出一根手指,“你真的是我第一个男人。”

  就为这句话,金奎搭上了自己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

  傅吟一生孩子那天,金奎紧张得流了一身汗,席恩和生孩子的时候他都没紧张到这个份上,也加上那次是意外,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他根本没做好准备,但是傅吟一生孩子确实提前半个月金奎就开始念叨紧张的,他甚至特别想骂自己混蛋贱人,不是你的孩子你紧张什么,你的女儿只有小草一个。

  可是如果这两个孩子同时出了危险而他只能救一个,金奎想或许自己还是救傅吟一的孩子,因为他怕,怕极了她哭,她疯,他宁愿对不起席恩和,欠她的唯有下辈子再报,但是这一生,他只想倾尽一切去挽留傅吟一,害了她一辈子的女人。

  金奎坐在产房门口,听着里面撕心裂肺的叫喊,傅吟一的声音都破了腔,像是被踩住了一样,直到一声啼哭破空而出,他紧紧攥着的拳头才微微松开。

  当他抱着那团粉嫩的骨肉时,他忽然咧嘴笑了,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就只剩下了呼吸力气的傅吟一,说,“我觉得幸福,真的吟一,谢谢你。”

  孩子生下来以后,日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傅吟一仍旧每天化着妖艳的浓妆出去和形形色色的男人应酬交际,金奎就在家里当爹当妈的喂奶洗尿布,还要无论多晚,都准备好热气腾腾的饭菜,凉了就热,有时候一晚上要重复十几次,可是金奎从来不觉得累,即使他自己也认为,他贱的可以。

  女儿长得也美,和傅吟一几乎如出一辙,眉梢眼尾带着点潋滟的风情,不适合这个年龄的小婴儿,他都不敢把孩子抱出去,怕街坊邻居在背后更多指点傅吟一,这辈子胡作非为,把女儿都毁了。

  金奎心里想,或许这个孩子长大了也会是个勾男人魂儿的狐狸精,她母亲已经害死了自己,而她呢,不知道哪个男人会这么幸运又悲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