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席恩和开始了大反转的日子,苗翠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金家,生活总算消停了些,虽然席恩和不愿意她走,千方百计的挽留说好话可是婆婆就是不理这个茬儿,到底是娘家外人在婆家总住着确实不合适,即使女儿总是贪恋着妈再舍不得,分别近在咫尺还是逃不了。

  不过苗翠花走了倒是也没有那么失落,屋里少了点鸡飞狗跳狼狈为奸,金奎也随意舒服了不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给席恩和认真的按摩,动用了俩人的存款给她买好吃的补品,多贵的水果只要席恩和开口了,四十一斤的车厘子也毫不犹豫买到席恩和都能吃饱的地步。

  婆婆还是跟着儿子过,虽然婆婆重男轻女,可是对小草倒是还说得过去,买的奶粉也是进口的,四百多一桶,眼皮都不眨,还是用自己的退休金买的,这点席恩和挺感动,为此还当着金奎的面儿给老太太道过歉,老太太也是吃软不吃硬的人,面对这情形也有点挂不住脸,一边给席恩和夹菜,一边笑着说,“妈也有不对的地儿,小草是我孙女,是金家的后代,妈也是一时没想开,其实孙子孙女都一样,都是金奎的孩子,都是你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妈也喜欢,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妈趁着还健康给你们把小草拉扯起来,你们多挣钱,到时候妈走了,好歹也放心。”

  金奎放下筷子看着老太太,她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这动作给席恩和都吓了一跳,在她的记忆里,和金奎结婚这不到三年的时间,她从来没见过老太太煽情,更别提掉眼泪了,只有她气人的份儿别人别想动她,她就是打不死的老强,可是她今儿这举动,能把金奎糊弄过去,席恩和可不是好骗的,她给金奎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先别感动,等会儿再看看,我才不信你妈这德行呢。

  她俩胳膊交叠放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老太太抹眼泪,“妈您直说吧,到底想怎么着,我们能做到的绝对完全服从,做不到的您也别怪,但是您不说,我们都不聪明,猜可是猜不出来。”

  老太太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唇,“恩和是聪明人,你可不笨,妈才开头你就想到结尾了,我不是不喜欢小草,我说了那是我孙女我能不稀罕么,但是你们也得理解当老人的心思,没有个男孩传宗接代我怕死了之后见不到金奎他爷爷和他爸,我等于没把家业看住了,所以妈打算让你们再生二胎,要是能添个孙子,这就万事大吉了,不能的话也没事儿,好歹咱们努力了。”

  席恩和冷笑着看了看旁边的金奎,一边捅咕他肩膀一边小声说,“看见了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你妈高看我了,我听开头真以为你妈从良了,可是她一哭我就彻底不相信了,你妈是谁啊,灭绝师太,她能有眼泪?你妈要是能改了吃屎的毛病我都不姓席。”

  酷n匠b^网正+》版_首N发2

  金奎蹙着眉头没搭言,席恩和这话也太难听了,可是他自知当妈的理亏,只好别扭着语气,“妈您真能琢磨,现在家家都一个,二胎不允许,罚款的,再说一个闺女就够呛了养的,人家有钱人家行了,十个八个也养得起,咱们拉扯起来一个都费劲,能把爹妈的血熬干了,您还非要个孙子?那房子钱将来不愁死我和恩和啊,再说了,万一又是个闺女呢,这事儿就是越急越没有,而且特别寸,那俩闺女您能乐意?我看就小草一个得了,孩子懂事孝顺听话比什么都重要,生个小子十几岁就少年犯,更没意思了。”

  老太太“啪一下子把筷子拍在桌子上,脸耷拉着比羊腰子都长,“会不会说话啊,人家生出来的都是白胖成才的大小子,到你们这儿生出来个少年犯啊?有这么咒自己孩子的么,还要再是个闺女怎么办,你们俩就不能争点气生个小子么?我当初就生了你一个就是儿子,这点你怎么这么不随我啊,要是闺女提前做鉴定,就给我打了,医院有规定没事儿,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给他钱让他告诉我,没有不吃腥的猫,再说这事儿你没话语权,我听恩和怎么说。”

  老太太把这个棘手的难题扭脸就丢给了席恩和,她正抓着鸡腿往嘴里塞呢,这句话一过来差点给噎了一个上不来下不去,金奎拍着她的后背,欲言又止,席恩和也明白,怕自己跟他妈打起来,家和万事兴,能凑合过去就不迎头而上,何必搞的大家不痛快,只要老太太不过分,席恩和念着她是长辈,也不至于太过分了。

  “妈其实这事儿我和金奎想法一样,咱们就是普通老百姓,生二胎罚款就够呛了,不是说平民家庭月总收入在五千以下的二胎罚六万么,我和金奎总共才攒了十二万,这段时间也花进去了一万多,小草的奶粉还有我的手术费要不是妈您担负着,我们三万都进去了,再罚款六万,这三年等于白攒了,还有生个儿子您是如愿了,可是这开销太大了,就那么一个还好说,再加上小草我们供不起,您就是帮着我们拉扯几年,将来上学结婚都是大笔钱,我这工作还没着落呢,您忍心看着您儿子辛苦么?要万一倒霉又是个闺女,谁也没如愿不说还多了张嘴,这日子过得更紧巴巴了,二胎压根儿不是咱们平民老百姓想的事儿,好好教育小草就得了,拉扯起来一个,我们当爹妈的交差了,日子也松快点儿。”

  老太太见金奎和席恩和都这么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固执什么,但是心里的愿望没达成,总有口气出不痛快,接连两天都没好脸色,金奎在家还好点,不在家上班去席恩和可受了大苦,天天看一张奔丧似的脸色,等金奎回来她就拉着进屋诉苦,弄得金奎被这婆媳倆也弄得头晕脑胀。

  可是事情远没有结束,老太太折腾的本领虽然也就到这儿了,可是架不住左邻右里的煽风点火,以前老太太风风火火口不择言坐下的仇,在街坊邻居知道她添了个孙女之后全都爆发找回来了,席恩和以为终于到来的好日子,连个影儿都没看见,就成了一把炮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