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租车里下来,金奎耷拉着脑袋面无表情,苏锦年跟在后面要和席恩和一起上楼,席恩和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算了锦年,你回公司吧,这么忙来看我我就挺感动了,你别跟着我上去了,估计一会儿鸡飞狗跳的,你看着也烦心。”

  “那你不也是?”

  席恩和笑了一下,“嫁了这么一个窝囊老公,我早习惯了,你走吧。”

  苏锦年抿着嘴唇没动弹,“我跟你上去,万一你婆婆对你不好,破口大骂呢,你刚生了孩子不能动气,我替你挡了不就得了?”

  “你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

  席恩和有点不耐烦,“我妈也在,她不可能看着我受委屈啊,关键我婆婆非想要个孙子,她脑子太死板,传宗接代根深蒂固,没有孙子就好像金家绝根儿了似的,不管谁上去,就算警察来了,我婆婆表面上没事儿,心里指不定憋什么坏呢,早晚我还得损在她手上。”

  金奎始终站在旁边默不作声,这下他也受不住了,好歹那是自己亲妈啊,身体发肤还受之父母呢,席恩和这么说他听不下去,换而言之,金奎这么损丈母娘她能乐意么。

  “恩和你别太过分了行么,我还在这儿呢你就这么说我妈,我不在的时候你还不动手啊,我妈说什么了么,不都是迄今为止你自己瞎猜的么,我都说八百遍了,小草是她亲孙女她舍得不认么,孩子生都生下来了她还能怎么着,搁马桶里溺死啊?不就是养么,你对我妈偏见太大了,我是她儿子,你好歹看我面子也尊敬她几分吧。”

  席恩和冷笑着推开挡在中间的苏锦年,气定神闲的走过去,“不乐意了,我说你妈你脸上无光是吧,你是孝子,你光记着孝顺你妈,你还知道你有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身份么,你看我们一起的那个病房里,人家婆婆都鞍前马后的,其实几个小子啊,八个里面五个都是闺女,我看人家也美不得的呢,闺女不是后代啊,那你妈这么稀罕小子怎么不给你娶个小子当儿媳妇儿啊,你们也同性恋呗,还时髦呢。”

  金奎攥着拳头一言不发,额头上青筋都起来了,眼睛充血通红,苏锦年赶紧走过来拉着她,“算了,他妈不仁义你别拿他撒气啊,你还得跟他过日子不是?莫非你打算离婚?”

  席恩和梗着脖子,“已经列为计划中了。”

  这话把金奎吓得一激灵,赶紧跑过来抱住席恩和,用头发不住的磨蹭她的脖子,语气温柔得跟水一样。

  “别啊,你忍心小草才几天就不要我了?因为这么大点事儿就跟我分道扬镳值当么,再说了,咱俩这都多老了,换了第二个人也不见得要了,你打算一辈子待嫁闺中是吧?”

  席恩和撅着嘴巴不说话,小脸似笑非笑的,她就是吃软不吃硬,金奎这么一来,天大的委屈她都心甘情愿往下咽了,之所以闹,还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加上闺女都没他那个极品老妈重要打抱不平么。

  苏锦年捂着嘴嗯嗯哈哈的阴阳怪气,“得了,我走了,不打扰你们了,局外人一个,在哪儿都找人嫌。”

  金奎妈站在二楼阳台上往下看,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她这心里可就不痛快了,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这么被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走了?生了个没人稀罕的丫头片子,野心倒不小,还琢磨着把自己扫地出门占领一家之主的位置啊?

  老太太使出了全身力气冲下面嗷一嗓子喊出来,“金奎上楼!”

  这一声给席恩和俩人吓了一跳,小草在怀里还睡着觉呢,因为这一嗓子也惊醒了,哇哇的就开始哭,哭的人心惶惶踏实不下来,席恩和恶狠狠的抬头瞥了老太太一眼,抬腿就往上面走,到了家门口伸脚咚咚的踹门,老太太气得脸色都白了,猛地拉开门,“你这么使劲干嘛啊?”

  “小草哭了,您那么大声喊,吓唬谁呐?”

  “你不这么使劲踹门,孩子能哭么?你抱着她整个人都颤起来,她是我吓得还是你吓得啊?”

  席恩和没好气的往屋里挤,“我敲门叫我妈开呢,又没指名道姓让您开,劈头盖脸的一顿干嘛呀,嫌我生的闺女啊?”

  酷E=匠U网正Kd版首发=j

  “你妈出去买火车票了,明儿就回老家,家里没她的地儿住,这是老金家。”

  这句话把席恩和彻底惹火了,她“腾”地一下子站起来,跟带着风似的,“我妈是外人啊,她生了我养了我,我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没跟着我享过一天福,现在外孙女生出来了,让她在家里呆几天看看外孙女享天伦之乐碍着您什么了?”

  老太太也不甘示弱,拍了一下茶几腾空而起,“我们老金家不养闲人,而且没地儿住,我听说金奎一直睡地上,凭什么啊,我们的房子让你妈住床?A城这么大,去宾馆,你妈不是著名艺人么,这点钱还拿不出来啊?在我这儿白吃白喝白住,我们不是豪门,老百姓养不起闲人。”

  席恩和气得浑身都抖起来了,小草吓得哇哇直哭,一点没有减弱的势头老太太看了看席恩和怀里抱着的小草,忽然觉得也挺可爱的,小鼻子大眼睛,白白的皮肤肉乎乎的,到底是老金家的骨肉,女孩也是金奎的孩子呀。

  “把孩子给我,你抱着她孩子直哭。”

  席恩和抹了一把眼泪,“小草不是你们家的,她跟我姓席了,你们不是嫌她是闺女乐意要个小子么,爱和谁生和谁生去,我没能耐,就是一丫头片子,不乐意要拉倒!别总你们老金家老金家的,我就是姓席,我也是外人呗,我也出去住,A城男人有的是,我跟谁当姘头去不能给我个容身之地啊,不在你们家里受这个气!”

  席恩和的话没轻没重的,火气太大,老太太一时间接受不了,抖着胳膊跟癫痫似的,躺在沙发上,金奎吓得不轻,赶紧奔过去掐老太太的人中,席恩和也傻眼了,把孩子放在阳台上的婴儿车里,也跟着走过去,倒水拍后背,忙活了好半天老太太才算缓过来。

  “恩和你过分了啊,你看给妈气得,妈再有错咱们终究也是晚辈不是?你说不过她我帮着你讲道理,妈也不是特别不讲理的人,你那话说得太狠了,妈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啊,都这个岁数了,你光顾着你妈了,可是这也是我妈啊。”

  金奎说完了话扛起来老太太往卧室里走,留下发呆的席恩和静静站在客厅里,看着卧室门愣神,没结婚之前打死她她也想不到自己之后的婚姻生活会是这个样子,所谓的憧憬和期待瞬间化为泡影,而且泡的那么惨不忍睹,她看着这个不足七十平米的偏单,心里七上八下的说不出的滋味儿。

  莫非人都是这样,预想和现实的差距让人不忍直视?

  她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苗翠花回来了,进门儿唉声叹气的,坐在席恩和旁边,“是不是妈不该来啊,你又生了个闺女,让你妈彻底不乐意了?”

  席恩和摇头,伸手拦着苗翠花的后背,轻声安慰着,“没事儿妈,跟您没关系,我们之前一直这么打来着,你不在这儿的时候有时候我们还激烈,正因为您在这儿老太太不敢太和我闹了,所以憋屈的慌,这才三天两头的找茬出气,也怪我不争气,有的是生小子的,怎么就怀了个闺女呢,我要是早知道,我宁愿打了她,好过跟着我在这家里手气。”

  苗翠花站起来走到阳台上,低头看了看小草,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连条根都没有,难怪你婆婆不乐意,现在都是这样,跟新旧社会没关系,多穷多富的都想要儿子,也不是你不争气,命里没有争也争不来,金奎要是提起的人也行,帮着你护着你,你婆婆看久了也就不怎么为难你了,妈看金奎太孝顺,拿不起来,不知道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席恩和捂着脸蹲坐在沙发上,柔软的感觉磨合着坚硬冰冷的心,撕心裂肺还有点温柔暖和,初为人母的喜悦她完全没感觉到,全都是一拨接一拨的根本始料未及的灾难,好在她没让苏锦年跟着上楼来,不然已经受过一次伤的她,再看见这副场面,或许再也不敢嫁人了。

  曾经苏锦年百般受她婆婆的气,席恩和还幸灾乐祸,说要是自己结婚了,非得把婆家人都制服了不可,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现在她终于步入了婚姻殿堂诞下了爱情的结晶,可是这现实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她甚至有点怀疑,曾经那个勇敢不已信誓旦旦的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