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没有想错,接下来住院的几天,她就压根儿没见过婆婆的面儿,除了自己亲妈忙前忙后帮着洗衣服买饭煲汤,就是金奎歇了陪产假在医院里陪着,席恩和有时候吃着饭就抬头问一句,“妈呢?”

  金奎脸色挺难看,“甭管她,在家里待着给我和你妈做饭呢,脱不开身。”

  席恩和没说话,但是心里挺不是滋味儿,到底因为什么原因婆婆不出现席恩和比谁都清楚,她想要孙子,传宗接代的思想在她脑子里实在根深蒂固了,好像这件事跟她儿子没关系,自始至终都是她席恩和一个人的错,不该生闺女,是她缺德不安好心。

  好不容易挨到出院这天,苏锦年临时从公司里跑出来到医院接她,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席恩和和金奎俩人谁也没认出来,还张着嘴问了句“你找谁?”

  直到苏锦年把那花大姐的帽子摘下来,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时,席恩和差点咬了舌头。

  “你干嘛啊,当侦探间谍了呀,福尔摩斯还是007?”

  苏锦年喘着粗气坐在椅子上,金奎赶紧给她倒了杯水,她仰脖就灌了下去,半天才缓过来。

  “哎呀妈呀,你去法琛门口瞧瞧去,铺天盖地的记者啊,我怀疑他们没事儿干了就贼着我,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倒班,不放过一点可能逮着我的机会,不就是我和何以轩到底是不是夫妻的事儿么,逝者已矣,没事儿纠结这个干嘛啊,再说了,我又不是影视明星国际名模,我的私人生活那么惹人想入非非么?”

  席恩和坐在床上抱着孩子,撩起来衣服喂奶,“商业潜规则的女强人,比那些人们心照不宣肯定陪导演上床的女艺人更让人心花怒放,物以稀为贵不是?”

  苏锦年走过去俯身看了看孩子,“你跟我说,她叫小草?”

  席恩和捂着嘴笑,“小草生命里多旺盛啊,没有花娇艳,也没有树茂盛,但是缺了它还没有味道,越是平凡不起眼越能享得长久。”

  苏锦年没想到席恩和还有这水平呢,连连赞叹她的造诣,又站起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屋里,“你妈和你婆婆呢?”

  席恩和的脸色唰就冷了下来,“我妈把东西收拾好了先带回家了,我婆婆……”

  她欲言又止,看了一眼有点尴尬的金奎,“在家里做饭你,回去得有吃的不是?”

  金奎尴尬的搓了搓手,提着水壶往门口走,“一会儿就出院了,先打点热水喝了暖暖身子吧,孩子也得喝点。”

  说完了仓促的开门走了,苏锦年从进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她看着席恩和一言不发阴沉着一张脸跟李咏似的那么长,就全明白了。

  “你婆婆失望了是吧,生的是丫头片子,其实她就是想不开,男孩女孩不都是她儿子的种么,要是别人的种男孩更堵心,人家有开明的老太太,生什么都高兴,家里添人进口是好事,怎么弄得跟奔丧似的,人都不来看一眼,是给谁添堵呢。”

  席恩和本来刚压下去了点儿气,被苏锦年这么一打抱不平都蹿了上来,她把孩子放在旁边,自己坐起来穿鞋下床,“我现在就回去,等不到一会儿了,我非得回去看看这死老婆子到底什么意思,躲着不见想把这孩子退推出去呗,不乐意养呗?那就直说啊,我带着小草走人,天下这么大何处不能安家,我明天就上班当你助理去!”

  苏锦年被席恩和说得嘴角一阵抽搐,敢情她还想着这事儿呢,不走后门誓不罢休啊,一个还没出月子的家庭主妇还打算一跃跻身白领行业啊,自己也就那么一对付,她还真当真了。

  金奎提着水壶回来的时候,席恩和已经全都弄好了抱着孩子在门口等着,他见状吓了一跳,看了一眼苏锦年,比划口型问出什么事儿了,苏锦年没那么做贼似的回应他,声音特大的堵回去,“问你妈啊,娶了席恩和你捡便宜去吧,换了我是你们家儿媳妇儿,我早拿着菜刀全给你们送上西天。”

  金奎被窝了一个大跟头,两只手臂垂在身体两侧,始终一言不发,席恩和烦透了他这股子窝囊劲儿,八竿子都打不出来一个屁,怂给谁看啊。

  她气得翻了个白眼,抱着孩子就往外走,金奎赶紧追上去,知道她在气头上还不敢拦着,就那么大步子追着并肩,“恩和我知道你委屈,别忘心里去,刚生外孩子你还得养身体呢这样对自己不好,我回去之后跟妈谈谈,她就是一时想不开,妈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孙女孙子她都爱,等看见了小草抱一下她立刻就眉开眼笑了。”

  Q酷{匠√I网,%永●久H免‘》费cr看0小说Aj

  苏锦年听着这话有点纳闷儿,“合着你妈还没看孙女一眼啊,生完了听说是闺女扭脸就走了?”

  金奎抿着嘴唇低着头,就跟要押赴刑场的犯人一样,看着无精打采的,苏锦年伸出一个大拇指在金奎眼前晃悠了两下,“我真佩服你们家里人,都是天上掉在人间的极品吧,当奶奶的连孙女一眼都不看就走人了?夜里睡得着觉么?重男轻女到这个份上也过了点吧?恩和好歹是你们家媳妇儿,那就是一家子人,换了第二个都使不出来的损招你们家用的酣畅淋漓啊。”

  席恩和堵着气仍旧大踏步的在前面走,金奎扒拉了一下苏锦年的背包,“你来就劝着点她呗,怎么还火上浇油呢,她不更生气了么。”

  “我是帮理不帮亲,今儿要是席恩和不仁义我也不管跟她什么关系照样说她,你们家不地道还指望着我倒戈?回家先看看你妈什么意思,热情不热情,要是我都看不过眼了,你一甭信誓旦旦的保证护着她们娘俩了,我把恩和和小草接我那儿住着去,不看你们家里死人脸色!”

  金奎被这对姐妹花弄得头昏脑胀,半天眼前都是漆黑一片,坐上出租车从后视镜里看席恩和的脸,沉得比暴风雨都黑,金奎胆战心惊,类似乞求的口吻小心翼翼甩出一句话,“恩和,咱们家和万事兴,我跟我妈说说还不成么,她能不喜欢自己亲孙女么,兴许是在家给你准备什么惊喜呢,我妈一向想法奇葩,行动雷人。”

  席恩和没好气的眯着眼,“到家再说吧,你妈一向非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