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醒过来的时候正在一辆大的面包车里,据一同坐在车上的几个好心人说,那个肇事者扶着席恩和下了公交就迎面碰上了这辆面包车,司机欣然应允,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就答应送到妇产科医院,一个姑娘还翻了席恩和的手机给备注“老公”的打了电话,也就是金奎,眼下正风风火火的往医院赶呢。

  席恩和摸着肚子,倒是没那么疼,就是丝丝拉拉的,而且有点湿乎乎的,旁边的姑娘掀起裙摆看了一眼,“你还流血呢,估计月份不足不是自然分娩,所以不太疼吧,一会儿生的时候肯定就疼了,而且我带着止疼片,刚才给你含了一个,其实我就是护士,不过实习的,刚才正好我也在车上呢。”

  席恩和觉得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了,没想到这么狗血洒地的一件事还能遇上个护士救命,要是没这个姑娘,几个跟着的大老爷们掀了自己裙子,她估计孩子还没生呢先羞愤至死了。

  她和男人勾搭不清为了嫁个有点钱的好过好日子,但她骨子里可不是人尽可夫,跟那些扭着屁股穿着吊带在大街上顾盼神飞的女孩比起来,席恩和可算是抱着贞节牌坊的女人了。

  汽车疾驰飞奔在大马路上,经过十字路口踩了油门加速,交警伸手就拦,车上一个男人拉开车窗喊了一嗓子,“我们送孕妇的,早产要生了!”

  交警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查验了,赶紧抬手放行,席恩和睁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了看那个喊话的男人,抬起手指着他,“刚才撞我的人是你吧?”

  男人脸“腾”地就红了,低下头抿着嘴唇,还皱着眉头,“大姐真对不起,我急着上班下车,我中午回了趟家照顾我妈,她发烧了,结果我赶着回去上下午的班,都快迟到了,到站我着急,没想到不是故意的推了你一下,结果把你胎盘挤出来了。”

  席恩和瞪大了眼睛,“胎盘都出来了?”

  “不是不是!”男人发觉失言了赶紧否认,“就是羊水都出来了点,这不是赶紧送你去医院么,孩子再憋会儿怕窒息。”

  前面飞快开车的司机腾出空来喊了一嗓子,“马上,过了前面马路就是医院。”

  席恩和躺在后座位上看着汽车的顶篷,忽然觉得自己的命太悲催了,真是乐极生悲啊,本来觉得自己生完孩子之后的工作有下落了,正沾沾自喜要当女强人了,没想到在公交上被人差点挤出了胎盘,她甚至觉得一会儿去了医院自己都没脸见大夫了,大夫指不定怎么当天方夜谭听着呢。

  果不其然,到了医院门口车停下来,护士大夫一大堆抬着担架走出来,七手八脚的把席恩和弄上去,直接架进了手术室,金奎和老太太还有苗翠花也赶了过来,仨人站在手术室门口,急得汗如雨下。

  差不多四十多分钟,手术室的门开了一下,从里面出来一个大夫,摘下口罩看了看他们,“都是病人家属啊?”

  金奎点头,窜上去问孕妇怎么样了,大夫扑哧一笑,“你老婆啊,真奇葩,把胎盘都挤扁了,这是孩子命大,体位也好,不然就挤畸形了你知道么,你们家属不知道她都七个月了得小心点么,自己一个人坐公交,那人挤人的说不好就磕一下碰一下的,孕妇那么大肚子受得了么,这孩子平安生下来是我们医院水平高,孩子命大,要不然你们还打算欢天喜地添人进口啊。”

  金奎被大夫这话吓得汗都流了下来,赶紧拽住他的胳膊问了句“那母女平安吗?”

  这次换大夫愣住了,摇头晃脑的笑,“真是有什么样的丈夫就有什么样的老婆啊,要是不平安我在这儿跟你扯什么皮啊。”

  大夫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金奎愣了半天神才想起来欢呼,跳着脚的蹦,等护士都走出来说生了个女儿的时候,老太太愣住了,金奎也愣了一下,回头看着苗翠花,“妈她们说恩和生的什么?”

  苗翠花不明所以,“闺女啊,大千金,贴心的小棉袄。”

  苗翠花说完赶紧推门走了进去,护士抱着小家伙停在金奎面前,还没洗澡称重呢,因为是顺产又是早产,身上带着点鲜血淋漓的,只是简单的用布包了下,金奎本来想要个儿子,不只是他,只要是个人,都想要个儿子,可是既然生了女儿也得看一眼,毕竟是金家的血脉,看这一眼不要紧,金奎纳闷儿怎么不像自己呢,女儿哪儿都是塌的,除了小嘴和席恩和挺像,其它部位都惨不忍睹的,他张口看着护士提出了疑问,护士都愣了,这大喜的时候竟然来这么一句话,“这孩子还没长开呢,又是闭着眼的,过几天就好了,能不像爹妈么,我看着孩子将来肯定漂亮,她妈妈的基因在那儿呢,这人真是的,这么说话。”

  护士鄙夷的抱着孩子走了,留下金奎和老太太面面相觑,“孩子是你的,肯定没错,我跟恩和白天总在一起还能不知道她行踪么,这两年了都没怎么单独出去过,可是生了个闺女,咱们家后继无人了,国家不许二胎,除非你是有钱罚,得了,这一辈老金家毁了。”

  w(更新3最.快上Y酷匠'网

  金奎倒是稍微松了口气,只要孩子是自己的,男孩女孩都能接受,其实差什么啊,不就是一个把儿么,再说了,儿子你得给准备房,长得丑点还担心没姑娘嫁娶不上媳妇儿,可是闺女呢,只要不过分难看跟潘长江似的都能嫁出去,而且省钱,备点嫁妆就完了,要是姑娘争气找个有钱有势的,还能赚一笔,省心省力。

  这么一琢磨金奎还挺高兴,也跟着推门进了病房,席恩和累的都睁不开眼了,其实她生孩子挺好生的,二十七了一点没费劲,连疼都不怎么疼,可是她害怕啊,从小就看见大夫忍不住心里恐惧,这种滋味儿混在一起她就心力交瘁了,孩子刚抱走她跟咽气似的,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要不是心电图走得那么陡,大夫还以为她生孩子生死了呢。

  金奎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忽然抖了两下,他觉得席恩和真是挺勇敢的,就从他刚才看见的女儿身上那么多包裹的血,金奎就特别感动讶然,他没想到连打针都要哭好半天的席恩和竟然能这么勇敢的躺在手术室上把孩子生下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金奎只要想一想都毛骨悚然,这大概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了,母性的光辉胜于世间一切。

  “恩和,你生了个女儿,是你的小棉袄,是我的小情人。”

  金奎说这句话的时候如释重负,他庆幸自己最初的失落在外面没有被席恩和看到,如果她看到了,用性命换来的只有一声接一声的叹息,再强大的心里也会被击败得溃不成军。

  “你失望了么?”

  席恩和声音很微弱,她累的都睁不开眼,金奎愣了一下,抬起她的手放在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怎么会呢,你又胡思乱想,这个毛病还改不改得了?”

  席恩和扯了扯嘴角,脸色苍白疲惫。

  “我总觉得,你和你妈都想要个男孩,我也一直以为是,没想到是个女儿,我有一种感觉,金奎,你说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么,是不是未来都是未知?”

  金奎愣着神,静静的注视着她的脸,席恩和看上去忽然有一种不符合她长相的柔弱,她是那种特别倔强凌厉的容貌,剑眉英目,挺拔的鼻梁,还有一张薄薄的嘴唇,这种样貌毋庸置疑很美,但是却少了点女孩的柔美温和,金奎最初看见她的时候有点排斥,他觉得这样的女孩比较强势,或许不适合做一个家庭主妇,而适合在外面打拼做女强人,相反他第一次看见苏锦年却有点莫名动心,因为她长得特别像他始终没能忘怀的傅吟,那个占据了他所有少年时代整整八年的女孩,可惜散落天涯,此后再未相知。

  他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珍惜和席恩和在一起的时光,尤其在有了女儿之后,这意味着所有的青春都覆灭了,在汪洋大海被击成了碎末。

  一夕之间苍老而成熟,是人世间比什么都残忍的事。

  “你果然产后综合症了,跟我妈当初一样,我爸就因为她疑神疑鬼的英年早逝了,你非得逼我也弃你而去是吧?”

  席恩和咧着嘴笑出来,手紧了紧,握住金奎的掌心,温热憨厚的感觉让她莫名很安心,可是却怎么觉得有点疏漠僵硬,好像这个动作很久都没有做过了,突然的失了些温度,她撑着身子抬起头,看了一眼握在一起的手,金奎问你怎么了,想要什么?

  席恩和只是摇头,闭上眼,在心里说:我只是想记住这一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