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翠花紧张兮兮的拉着闺女的手又一头扎进了卧室里,转身关门的时候席恩和不耐烦的推了她肩膀一下,“妈您还折腾什么啊,我婆婆都看出来了,让我生完孩子把你送走,房子写着她的名字,想都甭想,别说我了,就是她儿子金奎,只要做出什么她看着不顺眼的,照样往外面轰,我比她儿子如何?”

  席恩和坐下来面无表情的搓着手,苗翠花站在门口神色阴郁,用手掐着下巴,“不对啊,按说当妈的不都为了儿子甘愿露宿街头么,她宁可看着你们夫妻打架都不肯挪房子?”

  “十个妈里九个都为了儿子不惜一切代价,但是谁让你闺女没嫁对人呢,就嫁进了这种百年不遇的家庭里,你说我怀着孕她都不知道让着我让我好过,我要是生了孩子之后,还不是一文不值了?”

  苗翠花什么也没说,定定的看着闺女,忽然眼睛一亮,猛地拍了一下手,“要不我再开展下一个计划?你说把你妈嫁出去不好办,你把我的户口迁到这儿来呗,然后我也没钱买房,撑死了租一套,就在你们这小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孩子生出来你就说照顾不过来,再把我接进来,凑合几年一习惯了,她也说不出什么了。”

  z酷匠v`网)z永Fz久UO免8/费B看H9小u3说M…

  “多少?”

  席恩和瞪着大眼珠子惊讶得闭不上嘴,“还凑合几年,几天你都甭想,我婆婆阴狠,那不是一般人,能把你闺女制成这样你也不想想那是什么人物,你老实回家吧,你又不愁吃穿,在我这儿也没你地儿住啊,难不成你打算这辈子都不让金奎上床一直打地铺啊,时间长了他该不乐意了,你为了你自己能在A城落户,不管你闺女死活了呀?”

  席恩和觉得自己的婚姻大变了样,最初的甜蜜温馨,被现实的锅碗瓢盆挤得稀巴烂,金奎的妈是她头上永远搬不下来的一樽大佛,她只能忍气吞声,那老太婆仗着自己不可能把命搭进去不要这个孩子所以不再像之前那几个月百依百顺,狐狸尾巴露出来的同时金奎也渐渐的没了好脾气,不知道是听了婆婆的煽风点火开始维护男权主义了还是婚姻围城里男人十有八九都要露出本来面目让女人瞠目结舌,总之这个家虽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鸡飞狗跳不能控制但是越是平静席恩和越是嘀咕,暴风雨前的宁静都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可是一旦晴天被阴霾占据,那撕心裂肺的岁月无情足以把一个人的心理搅得天翻地覆。

  席恩和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现在吃喝都靠着金奎,他说不上什么,男人使命就是养活老婆孩子,但是潜形的压力会让他觉得自己吃亏委屈了,女人必须时刻保持温柔贤惠的形象以及美艳绝伦的外表让男人觉得自己花点很值得,不然后果就是他越看你越不顺眼,再加上奇葩极品婆婆两面夹击,这日子有多难过光是想一想就毛骨悚然,真要是经历了席恩和怕自己熬不住几年就红颜薄命了。

  她辗转躲过一直潜伏在法琛国际门口的记者,从后门进去找到了因为一单业务焦头烂额的苏锦年,她看见席恩和的时候特别惊讶,不是因为她发福臃肿的身材和几乎遍布了眼睛四周的妊娠纹,更多还是因为她愁云惨淡的脸色压根儿不像千尊万贵的孕妇。

  她说咱们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你当了太后把我这个苦命的劳碌小宫女给忘了呢。

  席恩和坐在沙发上把脚放在茶几上,“我是被打入冷宫的太后,你是得皇上宠幸的宫女,是个人只要不傻都愿意当你而不是我。”

  席恩和的眼睛炯炯有神,以前来过两次,从来没发现苏锦年的办公室这么豪华奢靡,连窗户都是厚重琉璃瓦的玻璃,外面的风景一览无余,她笑着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给苏锦年吓了一跳,“你来我公司上班?现在?你挺着肚子能干什么啊,国家有相关法规出台,不许录用高月孕妇,你害我不死啊。”

  席恩和坐起来,“我想生完了来工作,我不能再这么庸庸碌碌下去了,现在我婆婆都明目张胆的欺负我了,照这么下去我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生了孩子更完了,我自己挣点钱好歹理直气壮,他们也不会在我面前时常的冷嘲热讽,跟我白吃似的。”

  苏锦年想了一会儿,“你什么都不会啊。”

  这话遭来了席恩和的嗤之以鼻,“你会什么啊,金融还是商业贸易还是客户谈判?不一样当了老板,就因为一张脸花容月貌还带着点少妇的风情,把顾念琛迷得五迷三道,我没那个本事,好在我认识你,你随便安排一个,轻松点就成,挣多挣少我不在乎,说白了就是靠着你混日子。”

  席恩和这话说得太直白,可苏锦年权衡一番后到底还是点了头,偌大的公司人人为了升职业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她就一菜鸟小虾米,没法子安稳度日,没准什么时候就被算计了,如果席恩和在身边那就另当别论了,她有勇无谋也罢,好过自己什么都没有任人鱼肉的吧。

  席恩和拿到了苏锦年一个助理职位的承诺满意的出了大门上了公交,满心开始幻想自己即将在三个月后开始的白领生涯,可是没想到这几天走霉运去哪儿都扇耳刮子,一上车就被众人让座她还觉得人心善良呢,可是在下车的时候门儿还没开她就被后面着急忙慌的男人拱了过去,又没注意到脚底下的台阶,一个踉跄栽在了最边儿上的椅子背上,嗷一嗓子吓得满车的人都唏嘘捂嘴,席恩和转身看了一眼男人,“你丫没长眼啊,那门儿还没开呢你推我你就能下去了?老娘怀孕七甲了你看不见啊,真出点什么事儿老娘搬家上你那儿跟你鱼死网破去!”

  身后的男人被席恩和吼得也傻眼了,直愣愣的瞪着眼睛,手足无措的呀呀的叫着,手指着席恩和的大腿,都抖起来了,她低头一看,顿时眼冒金星,“啊血!”嘎嘣就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