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还是一张冷笑的脸,“愉快,不仅我愉快,今天让你们都愉快一下。”

  老太太说完了继续把眼睛挪到屏幕上看电视,一点要大吵大闹的前兆都没有,席恩和手都有点抖了,她最怕老太太来这一出,宁可忍受她摔盆砸碗,也好过玩儿深沉。

  又过了半个小时老太太站起来进了卧室,席恩和见大好时机已到继续推搡金奎,金奎都问过一遍了,也没好气的拿胳膊搪了一下。

  “你惹出来的事儿你怎么不问啊,蹿捣我去,她动手了我也得挨打呗?”

  “那你不是废话么,你不挨打我挨啊,我再有错也不该我挨你妈的吧,那我妈抽你你乐意呀,再说了那不是你亲妈么,你不关心谁关心啊,我要是这么上赶着去,你妈那小心眼该怀疑我没安好心了。”

  “我看出来了,你还就是没安好心。”

  金奎一针见血,说得席恩和喉咙一鼓,噎得一愣一愣的。

  “你为什么非要替我妈安排终生大事啊?现在都讲究恋爱自由婚姻自由,你上窜下跳的得瑟什么啊,我妈自己都没这个心思你非得弄出点事儿来不然不罢休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嫌我妈总管着你,想给她弄个老头儿出来天天出去情啊爱啊的,你就省心了,她看不见你胡作非为欺负她儿子,天天外面飘着你好更放肆对吧,就是你不这样,你现在怀着孩子她也不可能管你,你着什么急啊,孩子一生出来,她更不管你了,满心都扑在孙子身上,你就三个月了都等不及啊?”

  席恩和被金奎说的一愣,他知道什么了,就知道这个啊,这不是完全曲解了么,可是她也松了口气,只要金奎没想到她是跟她妈觊觎这房子就行,如果他知道了,席恩和肯定就大祸临头了,换了谁都一样,自己媳妇儿惦记着房子没把人往眼里放,那他能是个滋味儿么,就算席恩和的确喜欢他,可是权衡功过,傻子都知道选房子换女人,她挺着大肚子找谁去啊。

  “我不是单纯为了让你妈别管着我,我主要也是考虑到她这个岁数了应该有个幸福晚年不是?咱们当儿女的不可能陪她面面俱到的,总有没注意的时候,那缺谁啊,缺个老伴儿,知冷知热嘘寒问暖,我就是为了解决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事儿,咱们孝顺爹妈不是小事儿上给口热饭给个地儿住给点钱花那么简单的,你还得在大事上帮他们解决根基问题啊。”

  “你是帮你妈解决根基问题吧?”

  金奎还没说话,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席恩和愣住,老太太踩着凌波微步走了出来,居高临下的显得满脸褶子,“恩和你跟妈过来,妈跟你谈谈心,咱们已经忽视了婆媳关系很久了,我今天要深入了解一下你的精神世界,年轻人太狠太毒了不好,这对我们老金家第三代都是个影响。”

  金奎怔怔的看着席恩和,她也愣着不知所措,但是席恩和清楚,跟老太太进了屋就不由她主导事态发展了,老太太到底是人精,那都是几十年的老油条了,几句话就挖个坑给埋进去,还指望着全身而退么。

  可是她拉着金奎的袖子他只是拍拍她的手,“没事儿,跟妈进去聊聊,又不是生龙活虎的给你吃了,你对妈的成见太大了,不利于家庭和谐不是?”

  “你妈那么厉害你不知道啊,你还是亲儿子呢,她对你都不带留情面的,那我还能活着出来么,你没看那表情深沉凝重的,你还想要看见你儿子出生么?”

  /最新W2章节#!上B酷e匠y网3

  金奎觉得他和席恩和压根儿就没法沟通,亏了老太太还有这个勇气把综合症的孕妇叫进屋里去,席恩和本来脾气就不好,这是人所共知的,从邻居到同事再到家里的亲朋好友,都知道金奎娶了一个母夜叉,除了长得漂亮其他的地方都能被人轻而易举联想到泼妇这个词儿,尤其怀孕之后,她自己就仗着是有功之臣开始无法无天了,金奎琢磨着为什么要怀胎十月呢,这不是活活把男人嚼成骨头碎末么。

  席恩和闹了半天,最终还是在老太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招呼中叫进了屋里,席恩和还从来没进去过老太太的房间,里面是十好几盆盆栽的西红柿君子兰仙人掌,看上去五颜六色满目狼藉的,各种气味都扑鼻而来,席恩和捂着嘴要吐,又吐不出来,难受的脸都发白了,老太太回头正好看见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笑着招呼她坐下,“恩和也心虚了是吧,这点你跟金奎可不一样,他是要不就不做,做了就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可是你胆子大,要不说夫妻都是互补型的,一种类型的也过不到一起去,这话真不错,以前妈对你有成见,现在妈改,妈对你刮目相看了。”

  老太太的话给席恩和说得满头雾水不知所云,只能跟着点头,挂着点强颜欢笑,“妈您别这么说,咱不都一家人吗,为了共建小康生活,为了把金家过得红红火火,我就是牺牲点也是应该的。”

  老太太面上么表情心里气得都快背过气去了,这席恩和的厚脸皮她一直知道,没想到厚道这个地步了,她现在忽然特别恨自己,自诩一辈子风雨兼程练就一副火眼金睛,怎么最后让小家雀啄了眼睛呢,这样货色也迎娶进门,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恩和你给妈介绍对象,怎么想的妈知道,妈就是不愿意戳破,过日子难得糊涂,跟小俩口经营婚姻不是一个道理么,我以为你跟金奎是真心过日子,没想到我老了老了还是没睁大眼瞧清楚,恩和咱们当人做事都得图个问心无愧,心明眼亮,就算你们这年轻人再唯利是图,也得分清楚家里家外,不能可着自己人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席恩和被老太太说得彻底糊涂了,她睁圆了眼睛愣了半天,最后才磕磕巴巴的说,“妈您是不是听谁说什么了?这外面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喜欢看热闹,咱们自己家里人都不互相信任,以后这路能走的多远啊。”

  老太太抿着嘴唇冷笑,这年纪的人笑得那么冷漠阴险,看上去可是不顺眼,席恩和最烦这一套,站起来原地直转圈。

  “妈您到底听见什么了您就开门见山吧,别给我弄那么多表情玩儿这个夜深沉,您直说咱们解决,别回来再是误会系个扣实在不值当的,以后日子还得过下去啊,这样怎么低头不见抬头见啊。”

  “恩和你跟妈说句实话,你和你妈是不是想法设法的想要把妈弄出去把这房子据为己有啊?”

  老太太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一出口席恩和就彻底愣住了,她没想到金奎那么聪明的人没看出来竟然被这个老花眼的婆婆一语道破了,她站在原地半天都没动弹,整个人跟一栋雕像似的,那叫一个稳如泰山,老太太见状也就明白了,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站起来扶着她坐下,眼睛落在她隆起的肚子上,还是叹息。

  “这孩子还在娘胎里呢就看见了这一幕尔虞我诈家庭纠纷,真不知道孩子生出来会不会也阴险狠辣,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当爹妈的都互相想着占便宜,孩子能好到哪儿去啊,我不管别的,反正你和你妈再怎么狼狈为奸,孩子给我安安全全的生下来,实在不行你们都走人,我带着孩子在这老宅里单过,别说你妈什么都不算了,跟我们老金家连个边儿都不挨,就是你和金奎,我一句话都走人,谁也别在这房子里给我添堵抹黑,还惦记我的东西,你不看看房本写的谁的名字!我就是嫁人了,也不可能如你们所愿,我这房子也得公证,当初没提要房子,现在都这份儿上你们还打算坑我啊,养儿防老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现在什么都不如钱实际,我宁可不要这儿子,这房你们谁也别打主意,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门儿都没有!”

  老太太这番话把席恩和说得目瞪口呆,她不但有一种上了贼船下不去被骗的一干二净的感觉,还有一种对这老太太刮目相看的感觉,老金家真是卧虎藏龙啊,金奎会装蠢,老太太会装傻,俩人绝配了。

  席恩和没好气耷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老太太跟没事儿死的进了厨房,临了那句“我不会和金奎说,省得你觉得我当婆婆的挑唆你们夫妻感情,但是我这房子你最好放正了心思,生了孩子你乖乖的把你妈给我送走,我这儿不养闲人。”还是给席恩和这颗心搅和的七上八下的。

  金奎看了她一眼,“什么情况啊?”

  “呆着你的不完了?你妈没杀了我。”

  席恩和冷笑着靠在沙发背上,一旁的苗翠花坐在阳台上看菜谱,席恩和没好气的丢过去一句,“妈你甭异想天开了,露了,人家比你更胜一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