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说完走下床开门去洗脸,金奎坐在床上又皱眉琢磨了一会儿,等她完事了进来的时候,他正好猛地一拍大腿,“席恩和你打算给我妈介绍老头儿啊?”

  席恩和眼睛一横,“你嚷什么啊,让你妈听见明儿该不去了,我都定好了回来你妈爽约这口碑以后我怎么混啊。”

  “席恩和你真能异想天开,我妈要是打算找还至于抻到现在,十多年前她就找了,那时候年轻漂亮比现在找的好,最困难的一阵儿都过去了,现在她能嫁人么,明儿回来你看她怎么翻天的,我劝你明天早晨在她走之前说清楚了,不然有咱们受的,我妈属于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火儿你点它干嘛啊。”

  席恩和把手上的水珠往睡衣上抹了抹,踢踏着拖鞋甩到一边,爬上床,“你妈什么人物啊,天仙女还是埃及艳后呀,迷倒了全中国多少比例的男人?你看看你妈那满脸褶子,还有那水桶似的腰,我都怕那件裙子在她身上撑破了,要不是这点富态像估计人家老头儿都不乐意呢,你妈四十来岁的照片我看见过,就属于那种未老先衰的类型,还早就找了,找谁啊,你以为男人眼都瞎呀,我千辛万苦弄了这么一个不挑的老大爷,你还不乐意呢,兴许你妈属于闷骚性的,不是不打算找,是不好意思,你这么多年没提过给你妈找老伴儿的事儿吧,你说你让她一个老太婆怎么张口?当儿女的不孝顺行么,你得面面俱到,咱们能陪她多久啊,她再活十几年,没个老伴儿陪着多孤单啊。”

  席恩和的话把金奎说得挺纳闷儿,什么时候她和自己亲妈关系这么和谐融洽了,还为她张罗晚年幸福,他凑过去死死盯着席恩和的眼睛,笑得特坏,“你是不是打着什么坏主意呢,我可没想到你对我妈还这么通情达理无微不至的,是不是你盯上她什么了。”

  席恩和被问的一愣,有点慌张,可是这点临危不惧的优良传统完全继承了苗翠花,刀架在脖子上都不带松口的,她伸手扒拉了一下他脑袋,“滚蛋,我能觊觎她什么啊,你妈除了那满脸褶子还有什么值得打主意的,我有功夫还歇会儿呢,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点你真不愧是你妈的孩子。”

  席恩和骂完了关灯躺下,翻了个身背对着金奎发号施令,“睡觉!”

  转天早晨天还没亮,金奎和席恩和还没起床,窗户外面偶尔有几声小鸟喳喳的叫着,但是整座小区还笼罩在一片朝阳朦胧的微醺中,忽然外面客厅里“砰”地一声,给席恩和吓得激灵一下,赶紧推了推旁边躺着呼呼大睡的金奎,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干嘛呀,我还没到点呢,七点半起也来得及。”

  “你妈不知道作什么呢,赶紧的,一会儿房盖弄不好都没了。”

  俩人风风火火的穿衣起床下地,等推开门的时候都傻眼了,尤其是金奎,扶着门的手都僵硬了,直勾勾的盯着客厅里的妖怪,跟看见天外飞鬼似的,而席恩和也是好半天才认出来这是她婆婆,那个伟大而奇葩的当代极品老女人。

  只见她一袭宝蓝色抹胸露腿A字裙,带着一串地毯上十块钱一把的金项链,不知道什么时候抹了满脸白粉,还点了红嘴唇,乍一看跟老鸨子似的,仔细一看认不认鬼不鬼的,金奎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生怕被咬着。

  “妈您这是打算拍人鬼情未了么?贞子现在在民间海选了么?”

  金奎妈眼睛一瞪,指了指还没缓过神来的席恩和,“这不是你媳妇儿给我的么,妈不舍得戴真项链,怕这么招眼再让坏人盯上偷了去,这化妆品是妈昨晚上从恩和梳妆台上拿的,不会弄,见过她抹,我看人家穿这么好看的都得化妆,不然不搭配不是?”

  席恩和听了这话才反应过来,张着嘴都要晕过去了,“妈我那是巴黎欧莱雅的BB霜,几百块一瓶啊,你就这么糟践了?”

  ;b看C5正版#章…节,o上酷D匠网mi

  老太太还不乐意呢,“抹妈脸上咋还糟践了,追求美人人都有责,谁规定上岁数的不能使,这么好的裙子你都给妈了,那点啥霜还舍不得,再说了妈看几百也就这意思,骗人,那面粉糊上比这个白,瞎花钱。”

  席恩和攥着拳头咬牙切齿,狠狠的从背后推了金奎一把,金奎赶紧回头安慰她,说晚上下班我路过化妆品专卖柜台给你买一瓶新的来,不生气啊。

  老太太一大早五点开始起来折腾,都七点多了还没弄好,又摆弄着口红打算抹点指甲,席恩和赶紧抢了过来,“妈这个不是指甲油,我这口红经不起这么糟践,不是,这么追求,我给您拿指甲油啊,不过妈您这么打扮怎么看着不顺眼呢,是不是您比较适合素颜美啊。”

  席恩和抢下口红转身放在电视上,金奎也走过去站住,在老太太跟前打量了好一会儿,“妈其实演贞子那个还没您惊悚呢,要是咱们附近大街上有星探您肯定老来还得火一把,我们也就跟着您吃香喝辣了。”

  老太太不知道贞子是谁,还笑咪咪的往下等着听,席恩和唉声叹息的偷摸溜回了屋,赶紧给婚介所打电话,上来就是一句,“那个今天和我婆婆见面的大爷,有心脏病么?”

  婚介所的人一愣,“没有,身体健康,才六十四,老年人里正壮年呢。”

  席恩和听了松了口气,点点头,“没事儿,我就是怕我婆婆给他吓着,别回来事儿没成再担负医药费,这不是倒霉催的么。”

  席恩和挂断电话往后仰着身子又往外面看了一眼,正好目光落在婆婆脸上,吓得又是一激灵。

  也不知道这相亲的老大爷是谁,几辈子修来的这么大福分,估计见了今儿这一面,成不成的也是终生难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