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S匠、网O)唯hE一正X}版…,~h其☆他l都是盗版p

  席恩和的妈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本来应该适应了,可是金奎的噩梦却远远没有结束,反而变本加厉。

  原因仅仅是因为这套六十平米的房子。

  席恩和的妈当初在他们结婚之前提出要二十万的聘礼,这对于工薪家庭来说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差点给金奎的妈吓破了胆,见面的时候拿了八万块钱,这已经是极限了,她说你们家闺女是天仙下凡还是影视明星呀,二十万这价换成一般老百姓算上办婚礼都够了,这件事在俩老太太心里坐下了仇,婚礼耽误了一年席恩和才把结婚证领到了手。

  虽然时过境迁两年过去了,但是在席恩和的妈心里,这点事一直没忘,现在眼瞅着孩子也要生出来了,这还跟婆婆凑合在一起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她有点不痛快,阴阳怪气的卖山阴,金奎母子俩装作没听见,毕竟现在小俩口结婚要房子是正事,哪怕条件再差,你没房人家不嫁,不然金奎的妈这盏费油的灯,怎么可能忍气吞声接受她指桑骂槐还无动于衷啊。

  快到晚上的时候席恩和妈拉着闺女进了卧室,鬼鬼祟祟的关上了门,在厨房里切菜的婆婆看见了这一幕,撅着嘴冲着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金奎招呼,他愣了一下,指了指自己,老太太就点头,等金奎进了厨房第一件事就是把门关上,金奎一下子就乐了出来,“妈您这么神秘兮兮的是侦探小说看多了么?”

  “你媳妇儿那极品妈一来,我就不是看侦探小说了,我得看八年抗战的片子,一般的小伎俩能对付得了那死老婆子?”

  金奎翻着白眼就差痛哭流涕了,怎么又来了,好不容易这个周末他清静了一天,没想到还是抗不过去二十四小时,每次都在晚饭前来这么一出,这是成心不让吃下饭么。

  “妈您看人家人都没找茬,您自己还上赶着闲腻歪,您非得往枪口上撞干嘛呀,踏实忍几个月,您早晚苦尽甘来,等孩子生下来了恩和还能有什么借口留下她妈啊,那老家那么多的煎饼果子包子铺开业,我丈母娘还得去出席剪彩捞金呢。”

  老太太抻脖子瞪眼睛的扒开点门缝往他们的卧室瞅,大门紧闭鸦雀无声,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你看着吧,指不定一会儿有什么花招呢,那死老婆子一有损招就把你媳妇儿拉屋里去,我告诉你儿子,你得把态度立场给我摆正了,她要是敢觊觎我的地位,你第一个站出来得把她给我灭了,不能让她毁了我们老金家的威风!”

  金奎妈说得信誓旦旦,却差点把儿子逼疯了,莫非这个世间只有情如天敌的婆媳,却不能亲如母女?

  而另一边席恩和和她亲妈正窃窃私语的密谋金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不是金奎妈诚惶诚恐害怕被夺走六亲不认的儿子,而是这套他们栖身立命的祖宅。

  席恩和虽然猖狂任性野蛮,但是这么大的野心还真是没有,以致于她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惊得下巴险些脱臼。

  “妈您真心还是跟我开玩笑呢,您跑家里来觊觎人家房产啊,我可没让您来干这事儿的,您唬住我婆婆就成了,我就是为了巩固一下在婆家的地位,还是那句话,我嫁给了金奎,他的是我的,我的也是他的,我怎么可能把他的占为己有啊。”

  席恩和觉得自己老妈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房子的概念其实和钱差不多,这东西好是好,可是代替不了什么,相反取来的途径不正经,还不如干脆没有,坑自己老公席恩和还真做不来,她还不至于这么没心没肺的。

  可是老妈有点生气,怎么自己野心勃勃叱咤演艺界这么多年到六十多还没金盆洗手的老明星生出来一个没有胆量还畏首畏脚的女儿呢,她站起来拉着席恩和坐到床上,语重心长的摆道理。

  “既然你们是夫妻,自然都是共同财产了,凭什么他妈跟着凑份子啊,就算是金家的房子,现在几个结婚了不把房子给儿子和儿媳妇儿啊,他妈跟着一起没皮没脸的住你知道因为什么么,就是想赖着分一笔,她不乐意都给你,怕你不实诚给金奎过日子折腾没了,她往这儿一坐阵,你能搬走么,你能轰出去么,街坊邻居都不是傻子,你对老人这样能不管?她就是会算计,闺女你嫁给金奎了等于是给他们金家生儿育女当保姆厨师,现在你不做的等他妈老了孩子大点了你都得学着做,闺女你等于卖给人家了,就八万块钱买了你。”

  席恩和虽然平时嚣张惯了,看着机灵跟多大心眼似的,其实一点花花心思都没有,就她妈说的这一堆她一点没想过,等现在这么一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子,敢情金奎他妈不只是一个极品婆婆,更是一个心思缜密奸诈阴险的老女人,怪不得她刚六十三那头发都掉的差不多了呢,哪个老太太脱发这么严重啊,全都是坏主意作的。

  “那你说怎么办啊,都已经这样了,房子写的金奎的名字,我当初也不是没留个心眼,我说过,他都打岔过去了,估计就算他同意添上我,他那死妈也不能啊,我现在总不能无缘无故的把他妈赶出去吧,你也说了,街坊邻居舌头根子底下能把我压死。”

  老太太转着眼珠子想了半天,忽然拍着大腿眼睛一亮,“轰不走她,就让她自愿走呗。”

  如果这不是她妈席恩和都有啐她一口的冲动了,“那他妈能说走就走么,还自愿走,她要是那人,我至于现在和婆婆住一个屋檐下么,妈您让剪彩闹的把脑子剪下去了吧。”

  “你因为嫁人不住咱家了,那她要是嫁人还把老头儿领回来一起住啊?”

  席恩和捧着水杯刚要喝水,被老太太这句话呛得噗嗤一声就喷了出去,她抬起头眉开眼笑,连鼻子都挂着泡儿。

  “妈您雷死人不偿命啊?她都六十三了还能跟谁结婚啊,她守了十多年寡,最后能不保住清白还嫁个老头儿啊,这事儿让您干你干么?”

  “我干啊,真有不错的我嫁呀,关键你妈没找着啊,这年头立个贞节牌坊你以为就能大富大贵了?能卖多少钱,能当饭吃当衣服穿?闺女你就是想不开,女人三从四德的时代早过去了,现在的女明星,还有那些小姐,盯着玉女的头衔当欲女,你不是不看新闻,可人家照样吃香喝辣,老观念得改改,追求幸福不分年龄。”

  老太太越说越兴奋,指手画脚的把话说完,却忽然觉得失言了,在闺女错愕震惊的注视下又改了口,“不是,妈是说,要真有这么好的,我就想辙给你婆婆介绍,把她糊弄走了,这房子腾出来地儿,你再慢慢渗透金奎,我看他头脑不怎么灵光,对你说不上言听计从最起码也是说一不二,你就想办法把房子弄到你名下,妈不是鼓捣你非和他离婚独吞,最起码有个保障,这孩子挺上进的,长的也不错,要是将来成事了外界诱惑那么多,你不划拉套房子给自己保障足了,以后喝西北风啊?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别指望着回家找我哭诉,别怪妈狠心,不鞭策你不成材。”

  席恩和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可是心里挺明白的,这话不假,随着社会发展,钱越来越能给人安全感,而男人却越来越不可信,所以更多的女人无所不用其极,所谓改变的背后也是这个时代赋予的情非得已。

  她咬牙一横心,点了点头,“妈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听,但是为了害怕物极必反,有时候您稍微有点过分了,我真不能在金奎面前表现得太配合了,我还得为了夫妻感情做点假不是?为了您闺女的幸福,麻烦您替我冲锋陷阵,我要是有翻身当主人的一天,妈我肯定接您享福来,再不用跟那些小摊小贩的逢场作戏挣点钱。”

  席恩和和亲妈达成了共识,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卧室门,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而席恩和一改往常没精打采混日子的戾气,因为有目标了也显得斗志昂扬的,仰头挺胸走到客厅的时候给端菜出来的金奎看得都一愣,“怎么了老婆,咱妈心理辅导给你大变样啊,用了丈母娘,我再也不用担心老婆产前综合症了。”

  席恩和被金奎逗得露齿大笑,丈母娘忽然在旁边猛地咳了一声,席恩和登时嘎嘣就止住了,坐下来拽了拽金奎的衣角,指了指厨房,“你妈还忙活呢?”

  金奎点头,“不一直是这样么,我妈不忙活咱们吃嘛啊。”

  说完了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点委屈和看不惯,“你妈来了,除了陪你吃喝玩乐,基本上没干过别的,她跟门口小孩一起玩水弄湿了脱下来的那双鞋,还是早晨我妈刷的呢。”

  席恩和眼珠子一瞪,“你会说话么,我妈都六十多了还跟小孩出去玩水啊,那是为了给我买西瓜淌水弄湿的,你要是有本事离开这贫民窟,去市中心住去,没有死胡同哪儿来的积水啊。”

  金奎被问的哑口无言,咽了口唾沫自己怪自己,让你多嘴,吃了瘪吧,三个女人一台戏,她们同仇敌忾好歹你就对付一拨,可是现在她们兵分两路,你应付了这个对付那个,累不死你傻小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