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怀孕之后婆婆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以前因为没孩子闹的乌烟瘴气的,现在倒是心平气和,把席恩和当祖宗似的供了起来,金奎每天下班都忘不了捎回来点水果,这季节的水蜜桃二十一斤,也就称四五个,他连眼皮都不眨,其实工资满打满算也就三千块钱。

  苏锦年参加了齐琦办的何以轩的葬礼回来之后,各大媒体记者都疯了似的围堵在法琛门口还有席恩和公寓外面,大有不追问出来誓不罢休的架势,苏锦年雇了保安守在门口,将那些人堵在外面,但是一不敢出去了,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猜测她是不是何以轩的前妻,她之说了一句愿逝者安息,这句话却把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记者所有好奇心都勾了起来。

  苏锦年说席恩和你要知足,我现在成了寡妇,我觉得有一个男人疼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不过的事了,遗憾我再也没有了。

  可是席恩和一点没满足,她说你不是寡妇,离婚了还顾得上别人死活,他不管有多大苦衷,人走茶凉,你还要向前看不是。

  苏锦年握着电话心都一寸一寸的成了死灰。

  如果你还在,你是不是会为我抵挡风雨,我不用害怕出去就被他们狂轰滥炸,至少你还在身边替我面对世界。

  如果你还在,你是不是还是过去的何以轩,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变,是我甘愿放弃了还能重新来过的机会。

  如果你还在,可惜你已经不在。

  《@酷O◎匠0E网永w久“6免费看e(小说4

  而金奎也被席恩和闹的天翻地覆,她挺着大肚子坐在他腿上,两只手不安分的在他胸前游走,“老公,你轻点儿啊,别伤着孩子。”

  金奎无可奈何的耸耸肩,“都这么大了,我还能忍到你生完孩子,到时候再说吧,那事儿干起来能不激烈么,我再轻点还不如不弄呢,我也累,还不痛快。”

  席恩和不管不顾的把嘴唇贴在他耳朵旁边呼气,他就躲,一张脸还没几分钟呢就被她逗得通红,“别闹了宝贝,我快受不了了,你别自找苦吃呀。”

  席恩和咯咯的笑着,“你还想要么?”

  他抿着嘴唇,点点头,自己都忍不住笑,“想要,但是为了孩子我能忍。”

  “你这么疼孩子么?”

  金奎一脸惊讶的点头,“那当然了,我是孩子亲爹啊,谁能比我还疼你们呀。”

  席恩和不动声色的把嘴唇贴在他脖子上,湿润热辣的感觉让金奎忍不住紧紧绷住了身子,脑海中邪恶的画面一闪而过,咽了下口水,翻滚的喉结把席恩和逗得直笑。

  “可是你白天上班,你怎么照顾我们啊,你妈买菜做饭洗衣服,有时候我有什么需要都不好意思麻烦她,这样下去孩子怎么健康成长啊,你知道的,这个时候最重要了,搞不好一尸两命呢。”

  “别胡说!”

  金奎沉了下脸,“那你想怎么样啊?”

  席恩和咬了下嘴唇,“为了你们金家子孙后代考虑,我打算把我妈弄来,陪着我生产坐月子。”

  金奎瞠目结舌,他终于明白了这几个月席恩和对他本来特冷淡为什么今儿这么主动火爆了,敢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是憋着这个主意呢。

  金奎有点为难,倒不是和丈母娘不合,而是自己的亲妈也在家里,总共就这么大点的地儿,低头不见抬头见,一个屋檐下难免锅碗砰锅沿儿,搞不好就鸡飞狗跳的打起来,婆婆遇上丈母娘,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他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拒绝,席恩和多精啊,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冷笑着去掐他的下巴。

  “我告诉你啊,金奎你一点儿都不适合口是心非,你眼睛太奸了,一下子就出卖了你,你不是就不乐意么,我妈来也不吃你不喝你的,就是陪着我,万一哪儿不舒服了你妈正好不在家呢,最起码我旁边还有人啊,要不你就学人家有钱家,给孕妇雇个保姆,我就不蹿捣我妈了,你二选一吧。”

  金奎被席恩和闹得心里头七上八下的,雇保姆?他的工资都不够给保姆的,拿什么吃饭啊,出去卖身呀,他看着席恩和,想问问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大不了和街坊邻居打个招呼呗,有事儿搭把手,可是他刚要张嘴,看见她那张脸,分明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雇保姆都是托辞,她也知道没可能,目的就是把她亲妈弄来,和自己妈作对。

  席恩和看着金奎那副犹犹豫豫的表情也等不急了,推了他大腿一把,“哑巴了,琢磨什么损招呢?快点给个痛快话,雇保姆照顾我呢,我明儿就去人才市场找,找我妈来呢,我现在就给打电话,网上订明早晨的机票,下午就到了,反正作为金家的一员,我也得考虑你们的能力范围不是?请我妈不要钱,而且绝对尽心尽力,我是她闺女啊,亲生的,怀的是她外孙,可你要是雇保姆呢,得给人家钱,一分都不能少,而且还未必称心如意,兴许走的时候还顺走点东西呢,你再报警,再忙活一阵子追回赃物,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金奎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伸手挽起她的头发在掌心摩挲着,“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最适合的人选就是你妈呗?”

  “这话说的,我妈不是你妈啊?”

  金奎赶紧摆手,照这么下去又要开打,“随你,我当然高兴了,你妈来我完全放心,可是……”

  金奎说完抻着脖子看了一眼外面客厅剥橘子的老妈,“我妈那儿我不好说啊,你说你妈来了住哪儿?咱们这屋不行,那就是和我妈住一块儿,这俩人碰在一起一句话呛起来还不得把房盖挑了啊?那孩子生出来不是无家可归了么?”

  席恩和冷笑着,那表情是金奎最害怕的,她往往一这样,心里都憋劲什么坏主意呢。

  “只要你妈退一步,我妈肯定海阔天空。”

  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席恩和翻身下床是美得给她妈打电话去了,自己也跟着下了床,站在卧室门口徘徊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过去跟亲妈打招呼,老太太和席恩和她妈虽然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吧,但是也不对付,结婚那阵因为聘礼闹的不可开交,那是一个纯粹的抠神,活这么大岁数光占便宜就足够开银行的了,金奎甚至都看到了这个不足六十平米的家里未来几个月的五雷轰顶的场面。

  “你干什么呢在那儿站着,吓我一跳,有话过来说,没事儿进去陪你媳妇儿待着,这都五个多月了,孕妇心情最重要,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哄好了你老婆给我们家传宗接代,其他的都往后放。”

  金奎搓着手走过去,强挤出来一丝笑模样,“妈,现在我已经满足不了她的使唤了,是您该为了金家后代儿女做出一番牺牲的功夫了。”

  老太太一愣,“什么意思啊,你老婆想吃人肉喝人血啊?”

  “倒是没那么可怕。”

  金奎笑嘻嘻的也蹲下来,拾了个橘子包皮,“现在我白天上班,您虽然处处特别细致,但是也毕竟人手有限,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而且她有时候白天在家里待着觉得特别空虚,自己一个人没人跟说话,街坊邻居处的关系再好,也是外人,知冷知热的说不了不是?所以她打算,把她妈给弄来,陪着到生产,满打满算也就四多个月了,您一咬牙也就忍过去了,再说人家来是为了照顾闺女,只要您也心平气和的,也就风平浪静过去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那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多云转阴了,放下橘子站起来,一边掸着围裙上的浮土,一边翻着白眼看屋里,“她现在就给她妈打电话呐?”

  金奎点点头,“晚上订,明早儿的飞机,下午也就到了。”

  “哼,倒是挺着急的啊。”

  老太太横眉一竖,笑得比哭都难看。

  “你怎么打算的啊,你媳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无限制纵容呗,她哪天想骑我脖子上上拉屎你也笑着把她抱起来骑上呗?”

  老太太说着话就走到了沙发上,往那儿一坐,金奎瞧着万般无奈,他回头看了一眼席恩和,半虚掩的门里她翻箱倒柜正给他她妈找被子枕头,眼看着就是尘埃落定了,这边是老太太阴沉着一张脸运气,他果然体会到了夹在中间受气两边不是人的窘境。两边权衡一下,也就自己亲妈还好说话点儿,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死皮赖脸的挨着坐下。

  “妈您得这么想不是,就为了区区几个月的忍气吞声您不要孙子健康了?恩和现在要是不能如愿孩子都跟着受气,她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那孩子能休息好么?再说了您不是为了您的孙子么,我也是为了我媳妇儿啊,把丈母娘接来住几个月,再不痛快咬牙挺过去也完了,您现在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儿置气,恩和不高兴了咱们都没发过啊。”

  老太太其实也知道,既然她提出来了,百分百得顺从,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自己这岁数了忙前忙后的伺候她,到最后还来一句不如她亲妈尽心尽力,这事儿换了谁也都受不了,可是再仔细一想,怎么忍气吞声都为了孙子,到时候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往怀里一抱,什么事儿都不叫事儿了。

  “那你确定,她那奇葩妈不会跟我顶着干是吧?我告诉你啊,我可不是省油的灯,她要是说了什么我听着不对味,我可不管孙子媳妇儿了,我不能被别人拿住了,这可是关系到之后我们俩都死了之前这十几年谁是老大的问题,我是绝对捍卫的。”

  金奎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就用四个字形容——水深火热。

  你说媳妇儿年纪小,不懂事,破马张飞弄得屋里鸡飞狗跳,当男人的也得忍不是,谁让你喜欢她呢,又是独生女,爹妈都宠在手心里,到你家里受气那不是找离婚么,可是自己这亲妈呢,抄起来六十好几的人了,说话还这么不着四六,你跟丈母娘争老大,这还不是百分之百奔着输去的么,男人娶了媳妇儿连妈都不要,更何况媳妇儿俯首帖耳的丈母娘呢,那还不是天大地大没妈大么。

  “金奎!金奎!”

  席恩和嗷一嗓子从屋里飞出来,给金奎吓得魂飞魄散,还不敢直接就跑进去,小眼睛往自己妈脸上扫,老太太没好气的咽了口唾沫,“看我干嘛啊,你姥姥叫你呢!她是我亲妈!”

  老太太说完话甩手进了自己的屋,“砰”的一声关门音,给都快爬上床的席恩和又砰了下来,扒在门口斜眼,“什么意思啊,不乐意呀,不乐意直说,别来这武力,我肚子大了,干不过你们。”

  金奎赶紧站起来一边把媳妇儿往屋里拉一边好话哄着央求着,生怕这句把原本就激怒的老太太彻底惹火了。

  “你放心,我妈那意思是跟自己置气呢,你说照顾儿媳妇儿孙子都照顾不好,还得麻烦亲家母来,这么大岁数了从外地折腾到这儿来,她心里过意不去,别的意思一点没有,你这人太敏感,这样不好,回来孩子生出来都神经兮兮的。”

  席恩和冷笑着回头,看着金奎把门关上,盘着腿一边抠脚一边嗤鼻,“我告诉你,我妈明天下午三点准到,你去机场接她,请假去,我妈不认识这边地理,到时候迷路了你负担得起么?”

  金奎练练点头,端着水盆到床边儿上,拿开水倒了进去,给席恩和洗脚,“你放心,以后在咱们家你是老大你妈老二,我妈老三我最后,你养那俩乌龟都在我前头,行吧?”

  席恩和捂着嘴笑了一下,金奎恶心得直反胃,“抠脚也没洗手别往嘴里放,你不是得过脚气么,再给孩子传上了。”

  席恩和没搭理这茬,从枕头底下掏出来一张纸,往半空中一亮,上面豆大的四个字标题给金奎看得一愣。

  “约法三章?”

  ——一不许和我妈对着干,不管是你还是你妈。

  ——二不许让我妈做家务,我妈只是来照顾我。

  ——三不许安排我妈和你妈住,你睡地铺我和我妈睡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