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轩离开人世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半,没有黄昏的如血残阳,而苏锦年也风风火火的才赶到,甚至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那一刻她恨死了A城堪比北京的拥挤的交通,而齐琦那句“他等了你很久,死的时候都没闭上眼。”更是把苏锦年的泪腺勾得天翻地覆,她听了哇哇大哭,蹲在地上很久都没站起来,她不是没有努力过,从一开始婚姻的危机让她走投无路,到最后的她想要去握住他的手他却狠心甩开,这一路走来颠沛流离跌宕起伏,终究婚姻还是败给了时间。

  六点的钟声响起来,轰隆一个雷声炸开,A城下了这个深秋最大的一场雨,冰冷的空气贴在皮肤上引来一阵阵克制不住的颤抖,苏锦年呆立在太平间外,熟悉的脸盖上了白色的布单,从她身前经过,大夫小声说着最后再道个别吧,她竟摇了摇头。

  所有的好所有的坏都铭记得那么深刻,还需要见最后一面么。

  她亲眼看着他被推进了冰冷刺骨的太平间,惨白的灯光白色的雾气,还有那一众穿着白色衣服的大夫和护士,他们面无表情,身体僵硬,这样的场景出现了无数次,却还是忍不住叹息。

  他只有三十岁,这是英年早逝么,何以轩,倘若你不那么倔强,今天应该是你痊愈出院的日子。

  这一刻,我苏锦年真恨你是一个好人,我宁愿你是混蛋,我宁愿你奸诈笑着来毁了我的法琛,也好过你就这么离开了,让我在A城再也没有意念里的依靠。

  从此以后,那盏灯,等不到我希望的,失意迷路的归人。

  说好的,你愿陪我直到世界终结,你食言了那么多次,下辈子我还怎么信你。

  齐琦紧紧贴着墙壁,她的手垂下来,好像也跟着他一起去了。

  “苏锦年,你知道我多嫉妒你么?”

  她闭上眼,冰凉颤抖的身体,好像不属于她自己一样。

  “他在和你离婚之后,依然记得你们每一个纪念日,我亲眼看见日历上被他画的密密麻麻,连你们第一次牵手的日子,他都刻骨铭心,丈夫永远不能释怀前妻的点点滴滴,或许这是世上女人最悲哀的一件事,我有时候也想过,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宁愿从未得到他,也好过耽误了我和他这么多年光阴。”

  她叹口气,声音都是抖的,“他从来不跟别人说他的真名,他说他叫邵毓桓,不是何以轩,所以最初那半年,A城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我在结婚那天没有和他商量向所有人宣告他是何以轩,为了我抛弃家庭的何以轩,我想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他才会对我死心塌地,可是我没想到,他从那儿之后再没碰过我,我们在一张床上睡觉的时候,屈指可数,而且我知道,我们之间隔着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横沟。”

  齐琦说完抬起头,朦胧的视线里是苏锦年苍白瘦削的脸,好像在一夜之间,都脱了层皮一样。

  “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曾经对不起一个女人,或许我以为错了,那不是自私,而是一个男人最懊悔的呐喊,如果一切重新来过,他宁可死,也不会选择我吧,你瞧,我傻了这么久,到最后才醒悟。”

  她话音未落已经忍不住失声痛哭,死了,一切就都停止了。这三年的恩怨纠葛,那些爱着恨着的,都是多余,他从来没有占据过她此生最爱的男人的心,哪怕一丝一毫的角落,她都没能分到。

  如果重新来过,何以轩不会选她,可是齐琦知道,她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在见到他第一眼时就沦陷,然后不可自拔的变了一个人,爱到昏了头脑。

  苏锦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她痴痴傻傻的靠着来接自己的席恩和,她挺着怀孕五个月的肚子坐在她旁边无声的安慰着,每一次在苏锦年最危难的时候,如果没有席恩和,她早就活不到现在了。

  没人知道她多脆弱,只有何以轩,他离开了,A城和人间炼狱又有什么分别。

  “你看我都浮肿成这样了,还来哄你,你就别哭了,我孩子在肚里光听你这么哭,这胎教也太差了。”

  席恩和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才知道,她一直来那个不准,所以没当回事儿,知道怀孕的那天全家人高兴得就差去酒店包桌庆祝了,金奎抱着她在客厅里转了几十圈,前脚刚把她放下后脚席恩和就趴着马桶吐了半个小时,苏锦年一直忙着工作,她说笨鸟先飞,就要勤勤恳恳,可是如果她知道,就是这该死的忙碌,甚至剥夺了她最后看一眼何以轩的时间,她宁愿一辈子乞讨没有饭吃,也不肯错过这最后一面。

  她是水做的,没有那温柔的爱恨,就不成活。

  “恩和,我知道因为什么,他这病是我们结婚之后落下的,那时候我们穷,没有钱,我省吃俭用给他买,可是我知道,他都吃不下去,他清楚我过的苦,他那么爱我怎么舍得我这么煎熬,那天早晨我醒过来看见我给他买的肉包安静放在桌上,却少了一个馒头,我当时哭的天翻地覆,我恨我自己没有本事,只能做他的累赘,那时候我甚至羡慕你,你虽然傍男人,花的都是靠取悦别人挣来的钱,但是最起码你没有拖累别人,而我只能做他的负担,他这一辈子终究是死在我手里。”

  苏锦年哭得连话都说不清,席恩和默默听着,鼻子一酸还是落下了泪,她亲眼目睹了他们之间的爱与恨,从少年到青年,从生到死,从悲欢到离合,十年的时间,轰轰烈烈的却是一辈子。

  她说她只想要一份细水长流的爱情,她说她只想要一个不离不弃的男人,她恨自己从来都没得到,心灰意冷飞到了法国,那漫长的两年她过得安宁平静,他却在水深火热和悔恨懊恼中坚持着最后的生命。

  苏锦年不知道那种疼痛多么撕心裂肺,一边是心的煎熬,一边是胃的撕扯,她突然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该活着,她把何以轩一生都毁了。

  在她还为顾念琛做着不切实际的梦时,他的日夜又是如何熬过来的。她抬起手狠狠的扇着自己的脸,席恩和不顾一切的去拦,两个人都哭成一团。

  “你他妈这样还有意义么!人死都死了你痛不欲生给鬼看啊?”

  席恩和箍住她的手,苏锦年整个人都瘫下来,窝在沙发里,像一滩泥。

  终于明白被所有人背叛和抛弃的滋味儿,当何以轩众叛亲离被最爱他的女人伤害算计时,身体的痛已经无法掩盖住心里的煎熬,自己那时候在做什么,在佛罗伦萨美丽的天空下追寻那可悲的梦。

  苏锦年啊苏锦年,你他妈活该让男人祸害死!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陡然醒目的“遗书”两个字把才隐忍下去的泪又逼了出来。

  ——锦年:当你看到这封遗书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

  别问我什么时候写下的,其实和你离婚之前,我已经知道了我或许活不长,我的胃是老毛病了,一到冬天就发作,很严重的疼,我们最后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你还问我为什么总是半夜起床去客厅看会儿电视,我说工作压力大失眠了。

  其实我骗了你,我只是觉得疼,开着电视会遮盖我的痛苦,我不想你为我担心,因为我们没有钱。

  你瞧,我从那个时候就骗你,你是不是更恨我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原谅我,但是我当初那么绝情,换做是我,我恨不得他死,怎么会原谅。

  现在老天替你报了仇,所以求你,以后还是笑吧,你不适合这么悲伤的活着,你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笑,怎么能辜负她的美。

  现在外面的天很暖,黄昏傍晚,斜阳温和。

  我握着笔又感觉到疼了,但是我还要写下去,那么多青春的回忆我都不想提了,过去的就不该提及,埋在尘埃里,开出下辈子更美的花,但愿我们都不要再错过。

  我想当我要告别这个世界的那天,你会不会来,让我见你最后一眼,他们说,人的死前最后看到的那个人,下辈子还会遇到,我想遇到你,锦年,哪怕我们没有这辈子的缘分,只要我能待在你身边,像你这么守候我一样,其实也够了。

  X酷n匠FJ网R^唯_"一.正版》,其c他都d是?(盗^版Mi

  齐琦不是坏人,尽管我现在知道,她做了很多背叛我的事,可是回头想想,我何尝不是自始至终都在背叛她呢。

  我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给不了她她想要的,还耽误了她的年华,她不是丧心病狂,只是无助的渴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却被那一抹虚拟的光线欺骗了双眼。

  岁月荒凉薄情,我负了她,也负了你。

  对不起,我的女孩,这样的结局,其实我也不愿意,但是生活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它没收了我的生命,让我拿什么爱你。

  说一个不会骗你的承诺,一百年后,我一定在天堂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