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琦把何以轩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大夫紧急会诊抢救,确诊是胃癌晚期。

  齐琦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瘫软了,她握着他的外套跌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回廊里,来来往往的大夫和护士戴着口罩面无表情,还有尽处太平间的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都让齐琦心惊肉跳。

  她挣扎着站起来,死死攥住大夫的袖子,“您跟我说句实话,他还能活多久?”

  大夫狐疑的看了一眼齐琦,“您如果愿意救他,当然能多活点时间,可如果没有钱去维持,那么不出一个月,不过我也很敬佩何先生了,他能不动声色扛到现在真是不可思议,前段时间我还在电视上看到他出席慈善晚宴,按照他现在的病情程度,那个时候已经是疼痛很频繁了,莫非您作为他的太太,都没有发现吗?”

  齐琦闭着眼不停的摇头,她忽然痛恨自己,为了嫉妒和报复,已经丧失了心智,她竟然没有发现过,他每天承受着病痛不肯泄露分毫,难道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么。

  她咬着牙,眼泪像断弦一样不住的滚落下来,“大夫,我求您给他治,求您。”

  医生脸上的表情很为难,伸出手拍了拍齐琦的肩膀,“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就算齐小姐您动用您父亲的力量,在生死方面也未必能有翻云覆雨的能力,人的寿命是有定律的,本来这种病起先很好治疗,但是何先生究竟为什么主动放弃了我不明白,是他自己把最佳治疗时期错过了,我们也是束手无策,就算用尽一切医疗手段,也只能延续两个月的寿命而已,但是出于仁心,我不建议为他强行续命,胃癌很痛苦,是所有癌症中对病体折磨最残忍的,会让人在消瘦和巨痛中死去,即使延续寿命,他活得很痛苦,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妨和齐小姐说句我们医院发生的真实病例,一个得了胃癌的女人,甚至在最后阶段自己拔掉了自己的氧气瓶,就是为了早点解脱这种痛苦,您明白么?”

  大夫说完了就摇头叹息的离开了,齐琦没有听进去他后面说的话,她只反复回想着那句“是他自己把最佳治疗时期错过了”,何以轩,他宁愿以死来解脱,宁愿用这种方式向过去赎罪,也不肯活下来,留在自己身边么。

  齐琦忽然像疯了一样奔进去,病房里一片惨白,灯光打在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的何以轩脸上,愈发显得苍白无血色。

  她哭着跪在床边,浑身无力连哭都只剩下颤抖和啜泣,这大概是人世间最痛苦的生离死别,明知他近在咫尺,却恍惚发觉这么多年,只是沧海一梦,白白辜负。

  他听见哭声缓缓睁开眼,朦胧的目光中出现她那张同样苍白的脸,他吃力的抬起手,泛白的指尖无礼的点在她手背上,齐琦反手握住他,强忍着奔涌的哭意,“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我……想见她。”

  曾经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痛,最痛的也莫过如此。

  你永远无法想象那一刻齐琦甚至分明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从一整颗碎裂成无数瓣的疼,活生生的把她的血都翻搅开,那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最难忍的强颜欢笑,她不记得自己怎样颤抖的去拿起手机,拨通苏锦年的号,更不记得怎么痛哭失声的躲在楼道里喊得天翻地覆,她唯记得自己整理好一切笑着重新走进病房,他期待的眼神让她不忍直视。

  “她来么?”

  “我跟她说了,她说安排好了公司立刻赶过来。”

  何以轩听见她回答满足的笑了一下,齐琦忽然愣住,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这么真挚的笑,以致于她一直以为他或许真的不会笑,那最初的一面,烙印在心上,成为此去经年都无法复制的一抹惊艳,于是之后再难遇到,也许就是最美轮美奂的,最难称心得到。

  可是她现在才知道,其实他会笑,而且笑起来那么明媚俊朗,只是他的笑容,从来不属于自己,所以不会让苏锦年之外的人看到。

  她站在那儿愣了很久,直到听见他说,“对不起,齐琦。”

  她忽然绷住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仿佛害怕错过什么她最想听到的,可惜他也只说了这一句。

  她蹲下来,握着他的手,果然瘦了那么多,还觉得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牵手,就是在三年前的婚礼上,他黑色西服笔挺英俊,她白色婚纱像是童话里的公主,可惜彼此笑得那么牵强,你心里我走不进去,即使你无数次试着让我在那儿徘徊,我还是被无情隔在了门外。

  “你爱过我么?哪怕一秒钟,一点点?”

  齐琦泪眼朦胧,他的表情在瞬间僵硬下去,然后目光躲开,握成了拳。

  自找苦吃,都已经到了现在,我何必自找一把盐洒在最重的刀疤上。

  她苦笑着摇头,抹了一把眼泪,“好过你骗我,我也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他突然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却害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哽咽在喉咙,挤出来的时候用尽了这一辈子最后的力气。

  “如果没有锦年,我想我会爱你,齐琦,你不是没有感动我,我恨你对我这么好,恨你对我这么好……”

  她低下头,紧紧握着他的手,却怎么也哭的停不下来。

  酷(匠网“◇首C^发$

  ——何以轩,你何必说这么多假惺惺的话,把我已经亮透的心在浇上一把冰渣。

  你让我不坚强,你让我撕心裂肺。

  你说对不起,我辜负了你,辜负了她。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辜负我,却是无心的辜负她。

  我知道我不是没有她好,而是我始终没能扮演你想要的角色,不是一个强势的千金,不是一个背后的靠山,只是一个完全爱你,无所戒备的女人,是我复杂了这场婚姻,是我把我自己逼到了绝路。

  生活里有绝处逢生,爱情只是死路一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