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深沉下的A城,有一种逼人心腑的忧郁,偌大的三十四层公寓笼罩在月色朦胧的城市中,街头霓虹闪烁,十字路口车流不息,如果说高楼大厦象征着这座城的富饶,那么隐秘的街道就代表了这座城中人的隐秘。

  齐琦坐在阳台上,微风灌进来,带着冬季凛冽的寒风的呼啸,雪花簌簌飘落,扑在脸上,寒彻心骨。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由爱生恨,由等待变成放弃,一年的密谋,何氏垮了,她报复了何以轩,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吗,不是,从来都不是。

  她愿意和他举案齐眉,就算他给予她的爱,比不上苏锦年的十分之一,只要他给,哪怕一点,她也愿意。可惜到最后,她三年的光阴和等待,只是一场空。

  门在下一刻被推开,她起先以为是保姆,直到那一声熟悉的叹息在背后响起,她才恍惚回神,转过头的瞬间,那落寞的背影黯然的神情,竟还是毫无预料的刺痛了她的心。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Z更新O最2《快V上I酷、T匠网◇p

  “刚刚。”

  何以轩的声音冷漠没有温度,她心里一紧,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目光紧紧锁住她,有一丝不可置信。

  “你做的?”

  她愕然愣住,抬头凝眸,“什么?”

  “你还跟我装傻!”

  何以轩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以致于他发脾气的瞬间把齐琦惊住了,她一直以为对于这样的婚姻和身份悬殊他是因为自卑所以处处容忍礼让,原来他也有脾气和傲骨,只是从来不曾发作过。

  “是公司的事儿么,我不知道。”

  她闭上眼,话说得磕磕巴巴,可还是咬牙挤了出来,何以轩冷峻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晶亮凌厉的目光,很久才黯淡下去,“齐琦,我看错了你。”

  他转身,她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立刻捂住胸口,唇角勾起浅淡的弧度。

  “你看错了我,那我呢,我何尝认清了你。”

  她笑得云淡风轻,似是这一年来早已心灰意冷,可是眼底的晶莹还是出卖了她,明明痛不欲生,何必故作轻松。

  “你何曾爱过我分毫?你心里全都是那个女人,既然你这么放不下她,当初明白告诉我,我不会勉强!”

  “你是善罢甘休的人么?”

  他一针见血,冷漠回过去,她讶然,许久不能回神。

  “若我不遂了你的愿,你能放过锦年?齐琦,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你拥有这么多就能如你所愿换来爱情么,我也试着爱过你,可是我做不到,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当初我根本没有碰过你,你演的好戏!”

  他闭目不语,心内翻江倒海汹涌的记忆,把他整个人都仿佛要活生生的撕裂。

  如果他早知道,自己没有碰过齐琦,而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一出戏,他也许不会和苏锦年离婚,身体的背叛让他哪里还有颜面留下来你,他却也感激齐琦,如果当初没有她的设计,他仍然和苏锦年在一起,这样重病的身体,这样日益苍白的面孔,她那么细心,哪里会不知道,残破的他,拖累那么美好的她,何以轩至死都不会原谅自己。

  “原来你知道了,是,我承认,我们这三年的夫妻,做的真像一个闹剧,有名无实,我把自己推进火坑里,挣扎着爬不上来,现在我悔悟了,何以轩,你恨我么?我承认,你今天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父亲劝过我,既然选择了就不该后悔,可我会被你逼疯的!我受不了你对我这么冷淡,你不爱我,就不该娶我!”

  “当初我也不想!”

  何以轩像一只愤怒暴躁的野兽,猩红的瞳孔潜藏的情绪几乎要把齐琦燃烧。

  “你永远比不上她。”

  他转身,闪动的门被推开,又被合上,身影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的动容,她忽而心如刀绞,凄楚的笑容蔓过脸颊,猛地坐下来,无力的瘫在地上。

  ——你喊她锦年,你把她当成妻子,可你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呢,我早已习惯了心如刀绞的滋味儿,自从我嫁给你那天起,我就每天都在心如刀绞里度过,无数的夜晚我掩面而泣,我知道你也没睡着,可是你不闻不问视若无睹,于是我的心,也在这一分一秒的绝望中彻底死去,变得波澜不惊。

  唯有这一次,当我签下自己的名字担保那些害你的人,我手竟然莫名抖了起来,我忽而发觉,这个世上,除了你,再没有第二个人能让我生不如死。

  何以轩,我为什么会爱上你呢,那么多男人,那样多的十字路口,我偏偏走向了你,偏偏错过了那一盏只有三十秒钟的绿灯。

  还记得我最初遇见你,在漫天风雨的黄昏,你骑着摩托车,那么费力的前行,我在阳台看见你,忽而呆住了,我梦中无数次轮回的男人,或许就是你吧。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我正在雨中搜寻你的身影,我不过一个失神便丢了你,我懊恼自己愚笨,这么多年不曾爱过,竟才一动心,就遗失了你的身影。

  我开门的时候惊奇的发现送来快递的人是你,那一刻谁也不会知道我的心情,我此生再不曾感受到那样惊心动魄的美好。

  你笑着说,这是齐市长家么,我门公司最新的科研品牌,给市长送来试用。

  我拼命的拾起我的高傲和优雅,只想留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印象,可惜你不曾正眼看过我,我的努力始终没有换来你一次停留。

  你离开的那一刻,我失魂落魄,偌大的庭院都是漫天雨幕遮住了我的眼,我看着你离去,溅起的水花都那么绚烂。

  之后我在每一个黄昏找遍了A城,我期待再次遇到你,对你微笑,我猜你那天来去匆匆只是没有看清我,不然你一定会喜欢我,A城的四十二条十字路口一百一十七条街道,我无数次的出现,彷徨徘徊,都是失望而归,我以为上天不让你成为我并肩的路人,而只是一个没有重逢的过客,索性你还是出现了,在我拼命寻找的那条街道尽头,凯瑞电子楼里。

  那是我有生以来连呼吸都遗忘了的瞬间,我飞奔回家,不顾一切的向我爸倾诉了我爱上的一个男人,他蹙眉不语,听我说完,只是摇头叹息,他知道我的倔强,我爱上了不得到是不会罢休的,所以他没有阻拦我,即使后来,我们同时知道了你已经结婚,有一个和我一样动人的妻子。

  那一刻我紧紧握住了拳,我说我一定要嫁给你,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半年后我如愿以偿,我嫁给了你,为你盘起长发披上婚纱,我笑靥如花,可是没人知道我笑容背后多么心酸,我是演了一出连我自己都作呕的戏,这场骗来的婚姻早就知道不能长久,是我太固执,不撞南墙都不肯回头。

  你心凉薄,于我长情如歌。

  何以轩,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该怪任何人,只是我在错开的年华,遇到了不对的人,索性我还活着,没有被这场爱恨折磨死,我输给的那个叫苏锦年的女人,我仍然不肯说是输,只是我输给了命运的安排,认识你在她之后。

  我想再骗我自己最后一次,倘若,最初在你少年时代出现的女人,是我,而不是她,你会不会,爱我也像她那般,融于血液,骨骼相缠。

  三天以后齐琦和何以轩在A城的民政局领了离婚证,那天天气特别澄澈蔚蓝,是A城几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冬日温情。

  他们握着离婚证站在台阶下的喷泉,都是那么深沉默默。

  他笑着说,瞧,这是我的第二个离婚证,那里面的人,是不是都认识我了。

  经历过那么多,从贫贱平民到风云人物,从高傲天堂到人间炼狱,他这辈子倒是够了,轰轰烈烈大起大落,多年以后倘若回忆起来,会不会震撼心扉。

  最好不要后悔,那时你孤独终老,没有你最爱的苏锦年。

  齐琦将离婚证放进包里,唇角扯起一丝苦笑,这么多年坚持执拗,都是为了今天这个最后的印记么。

  你图的是什么,就是一场如噩梦般的回忆么。

  “以后打算怎么办?”

  她忍不住回头去看已经要走的他,他顿住脚步,抬头去看天空,刺目的阳光照下来,他眯目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好歹曾经拜你所赐也风光过,那些还算熟悉的客户,总肯给我一口饭吃。”

  齐琦心里莫名巨痛了一下,她不动声色的压下,“如果……”她咬住嘴唇,“对不起。”

  何以轩还是笑着摇头,这话他对苏锦年说过,说过很多次,他觉得这是世间最可恶的一个词,既然明知道对不起,又为什么要做呢,但是他真的不怪齐琦,他自作自受,理所应当,只是他恨自己罢了,苏锦年,她又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承担这么残忍的原谅。

  忽而喉中一股刺鼻的猩甜涌上来,堵住了他的呼吸,窒息的瞬间眼前漆黑一片,猛地剧烈摇晃,耳边齐琦那声撕心裂肺的“何以轩!”把他最后的听觉关闭,然后重重的栽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