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天最重磅的一条新闻在这个星期的礼拜三铺天盖地席卷了A城。

  ——何时集团总裁何以轩于昨日上午召开内部新闻发布会宣布破产,据传闻负债已达三千万之多,作为太太的齐琦将动用私人能力偿还,并于同时发布消息,将与何以轩离婚。

  ——何以轩自从和齐琦结婚两年以来,夫妻二人不合传闻屡见不鲜,在他面对如此危机,齐琦虽然出面补清,却毅然选择离婚,可见二人感情破碎并非空穴来风。

  ——何以轩前妻身份扑朔迷离,记者曾在一星期前的慈善晚宴拍到何以轩同法琛国际分公司总裁苏锦年在洗手间争执不休姿态暧昧,后苏锦年离开,NK集团法人程佳尚与何以轩关门大战,不知是否为了争夺苏锦年而如此,莫名陷入三角恋中的三人,记者多次致电公司助理,均无正面回应。

  A城日报,商业周刊,时代人物各类报纸杂志纷至杳来,头版头条一律围绕在何以轩和齐琦的离婚传闻以及那天晚上慈善晚宴会上所发生的一幕,记者的电话把法琛的宣传部几乎都要打爆了,一度陷入占线状态,最终秘书不得不进入苏锦年的办公室询问是否关闭外界通信系统来暂时躲避风头,苏锦年被吵得焦头烂额,根本没听见去到底说的什么,只是机械性的点头,疲惫感袭满了全身所有角落。

  “苏总,有记者询问,是否您就是何氏集团总裁何以轩的前妻,我没有回答,我不清楚您的感情问题,可是也正因为闪烁其词,才让媒体说得更加天花乱坠,现在公司已经不知道怎么挽回您的名誉问题,您看看这份报道。”

  秘书说着话把手上握着的一份报纸放在苏锦年面前的办公桌上,上面豆大的字迹清晰醒目,“法琛国际苏锦年由前妻变小三儿复仇市长千金齐琦,何氏集团辉煌时代陷婚变传闻一蹶不振宣布破产。”

  苏锦年猛地推开报纸,两只手捂着脸,一阵接一阵不能停止的颤抖快要把她逼疯了。

  “我不知道,告诉宣传部和客服部,一律不接听任何人电话,我要安静一下。”

  秘书从苏锦年的表情中已经隐隐看明白了什么,她点点头,有些无奈的退出去,守护在门口等消息的宣传人员蜂拥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要结果,秘书只是摇头叹气,“恐怕,记者们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众人被这句话雷得天翻地覆,惊讶得张大了嘴,“苏总和何氏集团的何总真是夫妻?那这次苏总岂不是卷入他们的婚变了?对咱们法琛的影响也太不好了啊。”

  “真没看出来,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和顾总有什么呢,看得那么清纯,竟然结过婚了,媒体抱出来的时候我都以为是八卦新闻呢,人不可貌相啊……”

  员工们聚拢得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而另一边席恩和看到了新闻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法琛,上二楼的时候被水泄不通的围堵吓了一跳,“你们苏总呢?”

  员工纷纷往两边躲开,指了指办公室紧闭的大门,“在里面呢,我们苏总说了想安静一下,不见任何人,您是…….”

  席恩和翻了个白眼没理她,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苏锦年背对着大门站在阳台上,街道来来往往的人海车流把她的眼睛涨得生疼,她有些责备的语气,“谁允许你进来的,出去!”

  席恩和把包扔在沙发上,拍了拍手,“有魄力,苏总都自身难保了,还跟谁横呢?”

  苏锦年闻声转过头来,看见席恩和的霎那眼泪就狂涌了出来,“我还想给你打电话呢,我完了,我感觉我把法琛弄完了。”

  席恩和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姐你都难以明哲保身了还顾及着法琛呢,跟你有关系么,没你的投资也没你的股份,你就是一个顶梁的傀儡老总,你跟着急什么啊,你现在都成了小三儿了,还不知道愁呢,我他妈也纳闷儿了,那些八卦女记者是不是下面让狗戳了啊,明明你是被抛弃的前妻,苦情戏应该写给你,怎么齐琦还成了人人可怜的受害者了,那丫真会演戏,大难临头出手相助,因为前妻再度回归引发婚变,冲着镜头流滴眼泪说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就他妈把过去颠倒黑白了啊?”

  席恩和气得跺脚又骂街,门口的员工不明所以又想知道内幕,于是围堵得越来越多,最后连办公室里的空气都不流通了,席恩和指了指他们,“你当老板的被当成小丑这么看,你也不拿出点威风来灭了他们?顾念琛让你来法琛就是当花瓶摆设啊?”

  苏锦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随他们去吧,我现在都懵了。”

  席恩和才不理会她呢,冲过去把门狠狠的敞开,那些人不所措往角落里扎,纷纷回头看着她,席恩和笑着把鞋脱了,朝着人群最前面闹的最欢的扔过去,伴随着两个女孩比鸡都尖的叫唤,她光着脚叉着腰气势凶猛。

  “都他妈干活去,拿着老娘姐妹儿给开的工资在这儿看大戏啊,被媒体说三道四的是你们老板娘,不是,老板,没娘,你们一个个的置身事外在这儿找乐子呀,不乐意干都他妈收拾东西滚蛋!”

  员工们被席恩和震得目瞪口呆,她骂痛快了转身砰地一声把门关上,留下一堆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那娘们儿谁啊,这么横,跟大老板似的。”

  “神经病吧,你没看把苏总都看傻了么。”

  席恩和进了屋往沙发上一坐,一边揉脚一边显摆,“给你出气了么?一帮小人,不收拾服了他们我还是新世纪的斗得过小三儿骂得了婆婆的悍妇么。”

  苏锦年看着她光着脚咧着嘴,忽然忍不住笑了,“悍妇?你对自己的评价倒是挺客观到位的,我这儿已经焦头烂额了,你能不能消停会儿啊,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媒体澄清呢,这屎盆子扣脑袋上再想摘下去可难了,我实在不行去法国躲两天吧。”

  “顾念琛看见你这么回去不气死才怪呢,你是不是憋劲拿人家总公司啊,恨不得他早死呀?”

  席恩和放下脚爬到沙发最头儿上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她一张嘴就把苏锦年吓了一激灵。

  “何以轩是吧,哦不是啊,你哪位呀?律师?他都破产了还有钱请律师啊,我找他有事。”

  苏锦年扑过去要和席恩和抢电话,她一边闪躲着一边冲着电话嚷,“凭什么不接啊,我席恩和,他前妻的闺蜜,我找他商量对策,他丫闹到这地步打算当缩头乌龟啊,一边是市长千金的现任妻子,一边是法琛集团总裁的前妻,他丫以为能推脱么?没本事抗就别惹这官宦后代啊。”

  苏锦年趁着席恩和说的热闹没注意把手机抢了过来,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谁让你给他打电话了?显你认识他啊?”

  席恩和耸耸肩一脸无辜,“我来就是为了解决事儿的,为了世界和平为了A城美好的未来,现在不找他你自己抗能抗得过去么,你以为那些记者跟你一样傻啊,都是猴精!”

  苏锦年懒得理她,瞪着眼拿起来手机,“对不起啊律师,我想问一下何以轩现在还好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没想不开吧?”

  席恩和不屑一顾的踹了她屁股一脚,窃窃私语,“你丫就知道为他着想,这辈子你死在他手里得了,都给祸害到这么惨了,你还先问他死活,你替他不得了?”

  苏锦年的表情忽然在瞬间变了,她握着手机的手有点颤抖,眼神也慌张起来,好半天才磕磕巴巴的说,“你没事吧?”

  何以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电话接了过去,沉默了许久才说,“我还好,对不起。”

  六个字把苏锦年的心都穿透了,她含着眼泪摇头,又清醒过来他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就咬着牙哽咽着说,“我也好,你放心。”

  席恩和倚靠在沙发上噗嗤一声就乐了出来,这俩丫对暗号呢还是找感觉呢,说得那么煽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婚变之后要私奔呢,要真是这出戏这么演,什么大腕明星琼瑶狗血,一律秒杀,谁也敌不过这出肥皂剧啊。还没看见眼神呢,电话那头的丫指不定多么故作深沉含情脉脉的,席恩和觉得也就是双鱼座的苏锦年能这么完美的配合男人上演生死别离,要是换了魔羯的自己,一巴掌给他呼东南亚去,自己自作自受还来装可怜,这世界上凡是作死的,都不配得到原谅。

  ;+看Q正;q版章节^上酷%匠XT网

  “你看过新闻了?”

  苏锦年抿着嘴唇,特别困难的发出一个“嗯”,何以轩深深的吸了口气,“对不起。”

  “你说过了。”

  “我也只能跟你说这个。”

  斩钉截铁的对白,痛彻心扉的语气,彼此陷入深深的沉默。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变得这么疏远冷漠,当初说过的离婚以后还是朋友,互相聆听快乐和寂寞,终究是一个玩笑,谁也做不到。

  苏锦年握着手机,她的呼吸和他的叹息交错着,此起彼伏,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是却有那么多的话还想告诉他,她想说别害怕,就算全世界都背离你,我不是还在,就算我没资格陪你,但是我愿意在背后,与你同所有人为敌。

  还想说其实我不怪你了,爱恨一念之差,我从来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可是话到嘴边艰难咽下,事已至此,说这么多让彼此难过,还有什么意义。

  席恩和抓着沙发扶手急得咬牙切齿,她跺着脚朝着苏锦年小声喊,“你说啊,想说什么说啊,你丫跟我瞪眼的能耐呢?”

  苏锦年还是紧紧咬着嘴唇,何以轩那边依然也是沉默,他似乎在等待,可是苏锦年这几次的凉薄又让他不敢奢望,最后如果不是席恩和抢过了手机,或许他们这么僵持一下午也有可能。

  “你丫听好了,第一,苏锦年想说的我都知道,她想告诉你她一直都在原地等着,别管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你要是走投无路了千万别自杀,来她这儿,她和你共进退。”

  “你说什么呢!”

  苏锦年站在旁边揪她的衣服,她没好气的扒拉开,回头恶狠狠的瞪着眼,“你臊得慌,我替你说还不行么,憋得你我看着都难受。”

  “第二,何以轩,苏锦年说想见见你,你可以立刻来啊,另外,我鞋踢没了,你给我买双鞋带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