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擦拭了一下脸,转身要走,经过何以轩的身边他忽然伸手拉住她,这个动作把苏锦年惊住了,她呆呆的看着他的脸,四目相视瞬间心里还是一阵波涛汹涌。

  “告诉我,你和程佳尚到底什么关系?”

  她愣住,被他的霸气和野蛮激怒,“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没有资格。”

  他忽而唇角轻扬,眉目落寞,黯淡的一笑,“但是我克制不住,我想知道关于你回国的一切,还有你在法国的一切。”

  苏锦年忽然笑出来,带着点伤春悲秋的多愁善感和对命运作弄的无可奈何,“何以轩,你别这么自欺欺人了,如果你在乎,如果你关心,我们还会走到这一步么。”

  他愕然,许久才叹气,“我们离婚那天我问过你,是否还怪我,你摇头说不,我以为你原谅了,难道你出国是因为我么?”

  “我没有因为任何人!”

  苏锦年斩钉截铁,语气特别急促,仿佛在逃避和抗拒什么。没错,何以轩的这番话她最害怕听见,因为无法回答,她时至今日都没有安静下来面对过自己的内心,是恨是爱还是一如既往,她都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我不怪你,因为太不值得了,就好像如果当初出轨的人是我,你会不会恶心死,觉得以后都不再希望看打我,听到我的事,何以轩,现在我对你就是这样,我不想看见你,可你还不停的出现来恶心我!”

  苏锦年说得义正言辞,但是也太撕心裂肺了,这中感觉蔓延到何以轩的心里,撕扯得浑身血液都要凝固起来,痛得连呼吸都停止。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最后的希望被浇灭,他紧紧握着拳,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追过来,明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已经被自己伤得太深,又怎么可能回头?而自己作为全A城都知道的市长的女婿,拿什么来给她救赎?从妻子到小三儿?没名没分的让她接着受苦?何以轩啊何以轩,苏锦年的出现,让你彻底慌了手脚,你做的什么,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我过得不好,一点也不好。”

  他许久才咬着牙,像是追述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那深沉凝重的语气把苏锦年的身子引得一颤。

  “我曾经错误的以为,有了钱才能得意,你知道那样的生活我多么厌弃,可是靠我自己,我哪辈子才能出人头地,那时候我也想过,我能昂首挺胸的站起来,才能养活你,我希望你跟着我过好日子,而不是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喜欢什么算计半天。我但是糊涂了,我混蛋,我抛弃你背叛婚姻娶了齐琦,她给我的是我一辈子挣不来的,可是我最后发现,我失去的,是几辈子也再也碰不上的。锦年你说我傻不傻?”

  他的眼底泛红,晶莹的波光在眸中徜徉,带着一丝落寞的惆怅。

  7√酷匠.‘网7'永|#久Q免x费r“看H小w}说AE

  她不语,可是心如刀绞。

  她在回国之后,有意无意的也听到了很多关于何以轩的传言,有说他吃软饭,靠着做小白脸抛弃以前的糟糠之妻娶了市长千金,从此一马平川平步青云,可是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靠女人上位的男人,无情无义。还有说一开始他们会一起出席很多活动,一起在众人面前高调的秀恩爱,可是看上去总也貌合神离,现在干脆都不在同一个场合出现了,有人说婚变,有人说齐琦腻了看上了别的男人,他的地位不保,很快就要被扫地出门。

  于是他喜欢叹息,开会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甚至连独自吃饭的时候,他总是眉宇紧锁,眼眸黯淡,薄薄的唇虽然紧抿着,还是能听到不住的叹息。

  他没笑过,以致于很多人笑着把他比成了褒姒,说只有齐琦看见过他微笑,用一个集团的代价,换来了他千金难买的一笑,祸国殃民蓝颜祸水。苏锦年看见这些铺天盖地的新闻只是忍不住发笑,荒诞无稽,她想或许何以轩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也会莫名其妙,他们那么幸福恩爱,为了齐琦,他甘愿把一切都抛弃,苏锦年也以为这是爱,是一个在前一段爱情被婚姻的围城剿灭,被时光做旧,从而遗忘和厌弃,而齐琦拯救了他将灭的激情和青春,唤醒了他潜藏在心底深处的热烈和对爱情的冲动,从而一触即发难舍难分。

  现在看来,苏锦年甚至在嘲笑自己,你果然是典型的多愁善感的南方姑娘,这么狗血的剧情,全天下除了琼瑶,也就只有你能描摹得这么栩栩如生。

  “你不傻,是生活太残酷了,把你打磨得太冷血,所以你得不到最初想要的,你觉得你的付出和收获没有成正比,所以你怨恨,何以轩,怨恨生活的人,得不到好下场。”

  这句话全世界或许也只有苏锦年才配说,她经受了那么多,即使命运把她伤得千疮百孔,她仍然顽强的活着,而那些死去的青春年华和爱恨纠葛,她又何尝不撕心裂肺。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冷酷吗,在你心里我冷血无情?”

  何以轩忽然一阵冷笑,镜子里倒映着他颤抖的肩膀,比三年前,瘦了那么多。

  苏锦年忽然咬着嘴唇,可是即使这样克制,也没能把酸涩的感觉咽回去,她别过头,抹了一把眼泪,她以为他没看到,可是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失去的的确这辈子也换不回来了,苍天有眼,报应在我头上,不该有怨言。”

  他低下头,从口袋里拾出一个丝绒小盒,蓝色的绒带绑在上面,精致而高雅。

  “这是我们结婚时候我给你买的钻戒,那时候穷,买的最便宜,我一直有愧,我照着那个样子,定制了一个新的,你走的那天还给了我,可是这本就属于你,即使我们没有坚持下去,但是毕竟拥有过,你连纪念都不想留下么?”

  苏锦年身子忽然不稳,眼前几秒钟的剧烈黑暗使她一个踉跄向前面栽倒,本来以为要跌在冷冰冰的地面摔得头破血流,没想到却跌入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她抬起头,渐渐恢复清晰的视线里竟然有一张脸,程佳尚的脸。

  她愕然,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拖住她的腰,冷淡的回头去看何以轩,“你对她说什么了?”

  她死死抓住程佳尚的手腕,“没有,和他无关,我自己身体不好。”

  她忽然反应过来,诧异的摆脱他的怀抱,“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程佳尚不语,面对她诧异的目光也不躲避,冷静得让苏锦年以为,自己好像从来没认识过他。

  “从你辞职那天,我就打听过了,你的前夫是何以轩,A城没有人知道,只有我有办法查的出来。”

  她颤抖得更厉害,原来他都知道,只有自己辛苦隐瞒得像个傻子一样,还沾沾自喜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一起掩埋进黄沙,岁月怜悯她,不曾昭告天下让她在A城更难熬,原来,在程佳尚这里,一切被按下,她苏锦年,从来没靠过自己,都是在程佳尚的保护下,一直挣扎到了现在,看似辉煌的时候。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一个人自导自演?”

  她握着拳,这两个男人把她包围在中间,尴尬得如坐针毡,她转身要走,却被何以轩抱住,她挣扎着,却越来越没了力气,如果不是程佳尚出手,她或许又一次要沦陷了。

  “你没有资格抱她!拿开你的脏手!”

  程佳尚猛地一拳挥舞过去,何以轩没防备的正中一招,顿时鲜血涌出口鼻,苏锦年只剩下仓皇而逃,甚至在离开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他狼狈如斯的模样。

  “你就有资格?程佳尚,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何以轩回过神来,猛地站起身,哪里肯吃这个亏,他抬手也是一拳,砸在程佳尚的胸口,他一阵咳嗽,扑上去和他厮打在一起,门口闻声而到的记者不住的朝着他们闪烁灯光,笔尖飞快的篡改真相,一连串妙笔生花的故事落在纸上,程佳尚用整个身子扑过去把门挡住,何以轩一停止了争斗,他望着程佳尚已经没有力气瘫软下来的身子,“你有本事做,没本事让他们知道么?”

  程佳尚抹了一下唇角溢出来的鲜血,冷冽笑着,“你有家室的人都不怕,我怕什么?我私心反而愿意他们爆出来,但是不行,因为我没有你那么自私,你爱苏锦年,是霸占和无情的,我爱她,是保护和脆弱的,我不能让她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还成为媒体和大众娱乐的目标。”

  何以轩忽然愣住,他看着程佳尚,目光中是从来没有过的诧异和震撼,他一直以为自己爱苏锦年,即使他抛弃她,可是这颗心却没有变,他对齐琦的好,还不及给苏锦年的十分之一,但就是这样,当程佳尚不顾一切扑过去用自己已经奄奄一息的身体挡住那些不停捉拍的媒体镜头,他忽然明白,他对苏锦年的爱,败给的不是现实和人生,而是那种足以把一切都变得永恒的真挚的勇气。

  “你凭什么爱她?”

  “凭我对她比你对她真诚,何以轩,你太虚伪了,你一直说你爱她,说你抛弃她是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可是你现在看到了,苏锦年和我们并肩站在一起,靠的是她自己,而不是你,你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你自己!”

  程佳尚的话戳中了何以轩心里最隐蔽的深处,他攥着拳头,下一刻爆发的怒吼,伴随他风一样的离开一起隐去在那些记者惊愕的目送中。

  ——程佳尚,你没资格这么说我,我爱苏锦年,一直都是,你怎么知道,一个被诊断是胃癌晚期的人,能坚持三年为了什么,你又怎么知道,我如果拖累着她,我会还不如死了痛快。

  这种压抑太苦了,锦年,如果有下辈子,我都不想再遇见你,因为情之所起不知多深,所以宁愿了无牵挂,走得更安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