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打死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丢人现眼,本来悉心打扮的妆容和价值好几万的赞助旗袍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雨搅得乱七八糟,秘书也忘了带伞,而司机开车又实在太快,把苏锦年放在倾盆大雨中狼狈不堪的哀嚎,妆花了不算,身上的旗袍被淋湿了全部贴在身上,玲珑有致的曲线被勾画出来,看上去虽然诱人,又何尝不符合她万千瞩目的身份。

  秘书急得不停打电话,问赞助商还能不能再立刻送过来一套,那边说的什么苏锦年不清楚,但是秘书放下电话时的脸色她也能看出来一二。

  “来不及了是吧?”

  苏锦年和秘书一边往大厅外面的房檐下跑,一边气喘吁吁的问,“那我一会儿怎么进去啊?这一身打扮太奇葩了,莫非我每一次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都要成焦点么,还都是反面的。”

  苏锦年垂头丧气的站在那儿,等着到时间开门的保安目光也来回在她身上打转,那眼神分明是把她当成了外围女。

  好不容易挨到了宾客都到的时候,大门被打开,苏锦年等到最后几乎都没什么人进去的时候才走过去,刚要迈进门,保安立刻拦住了。

  “您好,去宾馆的话可以到对面的世纪宾馆,现在是宴会时间,他们都不找作陪的。”

  苏锦年愣了一下,旁边的秘书也急不可耐,“你说什么呢,这是我们苏总,你没在电视上见过啊?”

  保安不可置信的上下又打量了一番,还是鄙夷的笑,“我没见过?你见过哪个在大街上穿成这样的女人是公司领导啊,嚣张的外围女我也见过,但是为了挣钱傍名流这么嚣张的我还真没见过。”

  苏锦年气得直攥拳,“我不是那种女人,法琛国际你没听说过么?”

  保安又愣了一下,“法琛顾总?我认识,经常来,各种宴会座上客,您是傍他的?”

  苏锦年觉得自己和这个保安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根本就是鸡同鸭讲,她正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呢,忽然被一阵刺目的灯光晃了眼睛,秘书搀着她往旁边挪,那辆本来还耀武扬威的车忽然停在了旁边,走下来一个打着伞的男人,西服革履分外潇洒,银灰色的服装在大雨倾盆之下不但不显得拖沓反而很英挺,那个男人站在苏锦年面前,车灯暗下去的时候她也睁开眼,四目相视竟然同时叫了出来。

  ——苏锦年!

  ——程佳尚!

  “你怎么在这儿啊?”

  程佳尚跟发现了什么奇闻似的,指着苏锦年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苏锦年还觉得委屈,扁着嘴护着胸,“我想进去,这保安不让,说我是外围女。”

  苏锦年说这话的时候都不好意思,脸也红着,声音越来越小,程佳尚也心照不宣的打量她,憋着笑,“你怎么混成这样了,我听说你接手了法琛?总公司么?”

  “消息这么不灵通,你公司要倒闭了啊,总公司给我等着黄吧,就是一个小分公司,和你的公司不远,几分钟开车就到了,我就是个傀儡,随时等着上司吩咐调遣,搞不好就回法国了。”

  程佳尚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他甚至在电视上看到关于苏锦年的消息一度以为只是一个和她长得像的女人,没想到竟然就是她,她从一个小秘书变身公司的总裁,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三年时间,而且还是法琛这么誉满国际的集团,他觉得以前太小看了苏锦年,她身上的能量让人惊愕,这不是运气,更是她对宿命的认真和世界对她的怜悯。

  保安听着两个人寒暄问暖,心里也有点打鼓,怯弱的打断了一下,“苏总,您是法琛的法人啊,您请进,我有眼无珠了,您别计较。”

  苏锦年唉声叹气的摆摆手,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湿透的旗袍,“不怪你,我这打扮是够雷人的,国内的天气预报这么不准,还设立什么啊。”

  程佳尚想了一会儿,转身进车里翻出一件长款的白衬衣,他拿起来比划着苏锦年的身子,她太娇小瘦弱了一件男式衬衣竟然差不多过了膝盖,他笑着递给她,“去车上换了吧。”

  苏锦年狐疑的低头看了一眼,“这么简单,会不会他们有人把我当成服务生啊?”

  程佳尚噗嗤一声笑出来,果然是本性难改,身份再高人的性子都变不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啰嗦唠叨。

  “你以为记者是傻子啊?人家早把今天晚上的宾客长相烂熟于心了,再说了,虽然简单,简约之美是很多女人追求的毕生最高境界,相比这套旗袍是缺少点女性美感,但是这种衣服更能衬托你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你总不希望所有人都把你界限于顾念琛的小蜜上位吧?”

  苏锦年愣了一下,迅速的钻进车里换好了衣服,再出来的时候清爽动人,程佳尚以前见过她这样,所以不那么惊讶,但是他也发觉在国外的两年把她历练得更成熟了些,相比以前的小女孩气质,她现在的韵味足以驾驭各种摄像头和服装,保安和秘书都是一愣,在这样的位置上还能保持最初有些少女纯净的风格,恐怕也只有苏锦年了。

  宴会大厅在二楼,乘坐观光电梯到达时,出口之外就是六十米的方形红毯,两侧服务生统一着装捧着托盘紫色香槟,每人身后都有一束鲜花,开的特别鲜艳夺目,头顶的天花板吊着旋转的王室欧式复古吊灯,白色的如同钻石般闪亮澄澈,站在最面前的记者正不停的闪烁着镁光灯为每一个佩戴了嘉宾领花的人照相,见到有新人进来,无不蜂拥而至,这阵势把还不算久经沙场的苏锦年吓得不轻,她站在原地微微有些退缩,身后的秘书死死顶着,她退无可退,只能原地不动。

  “您好,请问是法琛国际的苏锦年小姐对吧,您好程佳尚先生一起出席活动,是想向我们宣布,法琛和程先生的公司要打成战略合作意向么?”

  苏锦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向了风波深处,她错愕的站着,要不是程佳尚神态自若的替她挡了,苏锦年觉得今天晚上A城一年一度的慈善晚会,就是她苏锦年这个新人的出丑大会。

  “合作目前还没有确定,但是法琛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能够成为合作伙伴我也觉得很荣幸,希望以后有机会合作。”

  “关于今天晚宴的拍卖物品大多是NK集团何先生捐献的,请问苏小姐在回国之初就和何先生有过合作,而何先生是近年来A城的商业大亨,却也是第一次主办晚宴,那么您是否要出高价为其捧场呢?”

  苏锦年在听见何以轩名字时头脑“嗡”地一片空白,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秘书在身后不停的小声提醒着她,她却还是如同踩在云端一样,许久才说,“仅代表我个人,我觉得没必要,如果是公司之间,那么我作为分公司的法人,为了公司利益相关的事,不能全权做主,需要向远在法国总公司的顾总上报,所以今天晚上只是来凑个热闹而已,谢谢。”

  “苏小姐…….”

  苏锦年强压着心里的翻江倒海微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就不顾身后记者的诧异和叫喊飞奔出了大厅,径直跑到二楼尽处的卫生间,打开水管不停的往脸上拍水。

  1酷匠网!正GN版=(首{发9

  她忘了谁说过,这是最有效的使自己保持清醒的方式,她却从来没试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耳边仍旧不停回荡着记者的问题,还有咄咄逼人的灯光闪烁意图捕捉到她最脆弱慌张的表情,只有何以轩,只有提起他,她才会张皇失措,这辈子最深的死水,以为再不会激起波澜,其实只是没有去触碰而已,一旦为它撒下一丝微风,仍旧涟漪漫波。

  “锦年。”

  一声男人浑厚低沉的叫喊让苏锦年一惊,她迅速回过头,看到的却是今晚最不想看到的人。

  ——何以轩。

  脸上水珠一行一行滚落下来,眼底微微的酸涩忽然瞬间包容蔓延,他瘦了,比两个月之前见面的那一次还要瘦,削瘦的下巴还有侧脸如同雕刻一般的棱角分明,可越是这样,越显出他的憔悴和苍白。

  过得不好么,何以轩。

  我说过的,此去经年,你好与不好,我都还在,今时我还在,爱恨却都少了那么多。

  他递过来一张纸,唇角挂着一丝苦涩的笑意,“你是为了躲避我么,我才进去,你就跑出来了。”

  苏锦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没看见他进去,但确实为了躲避关于他的话题,她把自己会忍不住,这样的场合,这样敏感的记者,她不希望那段陈年往事再以任何形式被挖掘出来昭告天下,于是仰起头,故作镇定。

  “我一直害怕人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事都过去多少年了,还有必要躲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