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和席恩和坐在冰激淋店里面面相觑,一人捧着一个粉色心情,但是其实比黑色还要深沉。

  席恩和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拍桌子怒吼,把邻座的一对小情侣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你丫让我怎么说你好!小宝那么优秀的男人你都瞧不上,你丫非得嫁给顾念琛当法琛老板娘才罢休是吧?你都是二婚了,你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也得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好吧,不是你做梦都能成真的,人家那种身份条件找个十七八岁的都没问题,你都快三十的女人了,你能有什么手段让人家心甘情愿娶个二手的回去啊?在你身上搜寻什么啊,搜寻上一个男人的体液啊?”

  苏锦年被席恩和大吵大闹吸引来的目光围堵得面红耳赤,她真恨不得找个地缝,不是自己扎进去,而是把席恩和塞进去,让这个世界着实清静一下。

  她捂着半张脸一个劲的往桌子上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丫小点声能死啊,你以为你在大街上揽客呢席头牌!”

  服务生捧着两杯凉奶昔走过来,放在她们面前,又别有深意的看了苏锦年一眼,犹豫了一下,语气温和的说,“小姐,其实不用这么尴尬的,现在离婚的女士特别多,有的前一天还是跟着老公一起来这儿坐坐,转天就换成了情人,这证明女士自身条件好,非常有魅力,我希望您可以多笑一下,保持良好心态,欢迎您常来。”

  苏锦年被服务生一番话雷得目瞪口呆,席恩和拍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行啊,怪不得你瞧不上小宝不乐意这么快就把自己嫁出去呢,敢情你出门儿去哪儿都是焦点啊,那么靓的奶油小白脸都被你拿下了,一句话没说,点单还是我点的呢,你就往这儿一坐,秒杀一众朝他放电的小姑娘啊,看来女人适当矜持一下是好的。”

  苏锦年长叹了口气,“我对奶油小生不感兴趣,不是我的菜,小甜点还凑合,可是我现在每天在公司忙得去厕所都得憋到一定程度不然都舍不得浪费时间,我从哪儿偷功夫谈恋啊啊?好不容易挤出点时间,还陪你来这儿坐着扯淡。”

  苏锦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二十四个未接来电,十一条信息,全都是宣传部助理和自己的秘书轮番轰炸的,无一不是为了明天的慈善晚宴,她都说八百遍了让法务部经理代替自己出席,可是小秘书一句话把她噎得直翻白眼。

  “苏总,您是这个分公司法人,您不出席咱们把谁弄去都没用,您还想不想为了咱们法琛积累人脉啊?”

  得,这么一句话把她说得跟多不负责任的老板似的,硬着头皮接受请柬吧,一看上面的联合主办方,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程佳尚。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名字,三年前他占了她便宜,具体过程苏锦年也不知道,她睡得昏死过去,又不是第一次疼得撕心裂肺能醒过来,兴许睡着觉就被他吃干抹净了呢。

  苏锦年是个相对而言比较保守的女人,即使结过婚也离了婚,她觉得那种事必须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才能激发出极致的美感来,不然就等同于禽兽繁殖后代,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在她的心里,那天晚上是她绝对不愿意提及的夜晚,不是噩梦,但是类似于一个出轨的一夜情,而她本质又特别反感,于是在难以启齿中吞咽下去,这种滋味儿好不容易忘了,又被一个扯淡的慈善晚宴勾了起来,而她问过秘书,是否A城有些脸面的人物都会出席,秘书说这个自然,于是苏锦年脑海中又闪过了何以轩的脸,两者合二为一,把她都快逼得崩溃了。

  “你翻着白眼想什么呐?”

  席恩和摘下发卡敲着苏锦年面前的桌子,把奶昔晃悠得七洒八洒,“我告诉你,女人需要事业这个不假,只有你有钱了,才能想要什么靠自己就能得到,不用低三下四的求男人给你,也显得腰板直,可是女人没有男人也不切实际,自己活着再风光无限,你回家的时候连个陪你激情云雨的都没有,你身心双重寂寞,会憋疯的!”

  苏锦年咬着舌头,冷眼看着席恩和,她的表情越是一本正经越让人觉得做作反感,席恩和长了一张天生就不适合当正经人的脸。

  “我不是你,不需要男人陪我激情云雨,你以为那个能当饭吃啊,趁着年轻耗费自己的肾上腺素,将来会后悔的,我知道男人重要,可也不能随便划拉一个就下嫁吧,那早晚还得离,我已经离过一回了,不管是不是我的原因,最起码我参与其中了,我可玩儿不起了,我得擦亮眼睛选一个适合的而且还要感情深厚的,不是说随便相亲一个当即就能拍板转天就扯证去,我要是对自己这么不负责任,我早就嫁出去了,还用等到现在?我连法国洋老外都给你领回来看了。”

  “哟哟。”

  酷O匠网》正_%版首n发`

  席恩和不屑一顾的撇撇嘴,一副小人得志,“养老外喜欢胸大的,你跟平底锅似的人家一手抓四个,能喜欢你?漂洋过海来跟一个锅过日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苏锦年平生最恨别人说她胸小,就好像一个男人被别人讥讽那方面不行,这是一个道理,都是象征那方面尊严的问题,她气得拿起奶昔杯子往席恩和身上挤,眼瞅着干净的一件裙子瞬间就溅了无数个黑点,席恩和不但没生气反而笑呵呵的指了一下,“没事儿,你随便,反正回家有人给我洗,我这种嫁出去的和你这样的斗战胜佛不是一个价值,我们有男人疼有男人宠,内裤小不小啊,你回家得自己拿手揉干净了,我不和你计较,寂寞难耐的少妇。”

  “你不用拿话激我,激将法我多少年前都吃腻了,我不着急,我有钱啊,我雇保姆,我找仆人,你用大把青春寻找一个一时半会儿为你当奴隶的男人,我用大把的青春找了一个金饭碗,每天坐在办公室小电脑一开二郎腿一翘,打扮漂亮点晚上端着酒杯和政界名流碰一下,源源不断的金银就涌了进来,你那个男人现在和你柔情蜜意是好,但是保不齐什么时候就变心了,可我只要有钱,这个不好了我再换下一个,永远有前赴后继用不完的人在排队等待我的召幸,女人目光短浅和放长线钓大鱼的粗鄙与精明,就在你我身上体现了。”

  “少咒我啊,我们婚姻天长地久,永远轮不到离婚的地步,你别自己遇人不淑就愤世嫉俗啊,我要离婚了我废了你。”

  席恩和捧着奶昔一饮而尽,眼睛直勾勾的盯在水吧制造饮料的小白脸身上,就是刚才那个对苏锦年激情澎湃的服务生,席恩和咂着嘴不怀好意的扬着唇角,“其实我一直觉得小宝不错,不知道你瞧不上他哪儿,要是觉得长得不够好,没事儿,我给你介绍这个。”

  苏锦年不明所以的跟着也回头去看,这一看登时就面色铁青,“那么雷人,你让我以后都和一个二百五生活在一起啊?”

  苏锦年扒拉开桌子上一堆乱七八糟的餐巾纸和广告宣传单,拿起包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席恩和。

  “我告诉你,以后给我介绍对象就免了,你要是实在闲的难受,你上街搜寻一点像人的来,别那种是不是人的都往我这儿扒拉,我不管解救人间疾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