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接到席恩和电话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敷面膜,难得的假日,难得的爽朗天气温和阳光,好好享受才是王道,可惜就被席恩和嗷一嗓子彻底毁掉了。

  “什么,相亲!”

  苏锦年蹭一下子坐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墙,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嚷嚷什么啊,相亲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现在凡是条件好的女孩最后都剩下了,像你这种离过婚还不着急的都属于斗战胜佛了,你还想不想在何以轩面前扬眉吐气啊,弄得就跟嫁不出去似的,我给你找的这个对象,绝对是风华正茂才情洋溢,为人幽默,阳光大方,用过的都说好,哦不,是见过的都说好。”

  苏锦年咽了口唾沫,“这么好的你会好心介绍给我,你自己还不留着当小白脸啊。”

  席恩和吓得赶紧捂住手机,扭头看了一眼坐在阳台上喝奶的金奎,“你丫喊这么大声干嘛,我都结婚了我包谁啊,再说了我要是有钱还用你说?地点就在上次你回国第一次咱们见面的咖啡厅,穿红衣服的,靠着橱窗,自己找去!”

  “我不去,你脑子有病也连带着我啊,我相哪辈子亲呀,我现在上班忙的焦头烂额,你知道什么叫笨鸟先飞么,就是我这样的,我不懂商业,就得勤能补拙,所以我现在就忙着补充知识养料呢,我没工夫谈恋爱。”

  “谁让你谈恋爱啊,你看上眼了直接结婚啊。”

  苏锦年被席恩和呛得差点吐血,“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如果你不去,我就去你公司嚷嚷你喜欢顾念琛的事儿,一个是分集团老总,一个是总公司大拿,你觉得你现在有没有手脚冰凉四肢发酸头晕目眩恶心难受?这是不是未婚先孕的征兆?孩子他爹是何以轩还是顾念琛,都能引起不小的波澜吧,啊,苏总?”

  苏锦年这下还真是手脚冰凉了,她咬牙切齿的回骂了两句,奈何席恩和已经磨练得厚脸皮了,她笑着飞了个吻,喜滋滋的挂断了电话,金奎闻声回过头来,“你闺蜜不愿意去啊?”

  “差不多吧,但是我给糊弄去了,你还不知道女人心么,就算想也得拿着点劲儿,能表现得那么恨嫁么。”

  金奎闲步怡然的走过来,坐在席恩和旁边,搂着她肩膀,“你闺蜜喜欢顾念琛?你刚才说那俩男的,就是商业时报上十三期和十六期的封面吧?”

  席恩和捂着嘴咯咯的笑,“告诉你吧,我闺蜜人不可貌相,A城风云人物她都搞过,外表清纯内心闷骚最让男人魂不守舍了。”

  金奎笑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舌尖逗弄着她的头发,“小妖精,你不就是么?”

  再说苏锦年放下电话迅速洗了脸换好了衣服,根本就没顾上打扮,直接打车去了席恩和说的咖啡厅,一路上她在心里把席恩和祖宗十八代都光顾了一个遍,也恨自己怎么嘴这么快,把这么机密的隐私都告诉了她,以后不定怎么威胁呢。

  N酷_/匠Vh网r永}久《免,费看/z小F说U(

  而此时此刻的红衣服小宝正在咖啡厅里和服务生因为十块钱的小吃打了起来,从天到地从马到驴,尽其所能多难听的话都扔了上来,周围人指指点点,服务生也面红耳赤,苏锦年戴着墨镜踏进门去的时候看见这一幕顿时心就凉了一大截。

  本来她也没对相亲抱有希望,说白了她硬着头皮来就是为了堵上席恩和的利嘴,她才不相信相亲能撞上狗屎运掉到金龟婿呢,而她心里除了觉得世上唯有顾念琛玉面温润再没有能看得入眼的男人了,当然,还有何以轩。即使时过境迁,这个名字都将成为苏锦年一辈子的烙印,再难抹去。

  苏锦年掏出钱递给服务生,转头走到小宝面前,“你是来相亲的啊?”

  小宝愣了一下,对着苏锦年上下打量了一通,嗯嗯啊啊的,苏锦年摆了下手,“我来过了,咱俩不合适,钱我拿了,告辞。”

  苏锦年说完转身就要走,小宝哎哎的喊着,快跑了几步拦在她前面。

  “苏小姐吧,我认识你,电视上见过,你们商人时间宝贵我知道,但是最起码来了也得坐会儿吧,不谈谈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啊,错过了人生最合适的伴侣将来追悔莫及呀。”

  苏锦年扭头皱眉看着他,心里本来就反感,这下又添了一层。

  “坐会儿可以,但是你先把手松开。”

  小宝应声松开了苏锦年的胳膊,她站了一会儿,犹豫着坐下来,招手点了杯咖啡,面无表情的看着窗户外面。

  “苏小姐你戴着墨镜是怕人认出来么?”

  苏锦年没说话,小宝尴尬的咳了一声,“话说你比电视上还好看呢,我一直以为你们女商人都满脸横丝肉就跟唐僧他老婆似的,丑的掉渣,没想到你这么靓丽啊,你当上总裁是不是商业潜规则呀?那你们老板怎么样?有我好看么?”

  苏锦年被他说愣了,张着嘴哑口无言,他还是咄咄的喊着,把苏锦年弄得头昏脑胀,赶紧伸手拦他,“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小宝一看赶紧进入正题,抻了抻自己的衬衣领子,抿着嘴唇,“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宗宝,二十五岁,邵阳人,但是我很早来A城了,所以普通话过八级一点问题都没有,我现在和你闺蜜恩和姐的老公一起在外镇开酒吧,收入不菲,但是得省着点过,所以我比较节约,表现在方方面面上,比如刚才那十块钱风波,这还代表我人特别正义,我最看不惯宰老百姓的地儿,我一定要抗争到底。”

  苏锦年听着他说,忽然觉得跟看相声剧一样,这男的太逗了,好像全世界都傻子就他灵一样,“你叫张宗宝啊?佘太君儿子?穆桂英老公?”

  小宝愣了一下,“那都是恩和姐诽谤我啊,你别当真,我搞过这么多女朋友,就没一个姓穆的,穆桂英,这名儿耳熟啊,但是我确实没和她搞过,我觉得咱俩挺有眼缘的,要是你没意见,过不了太久我就是你老公了。”

  苏锦年被小宝逗得前仰后合,敢情这丫不只是一个二百五,还胸无墨点,中国人都知道的历史他竟然没听说过,和穆桂英搞对象,你抱着死尸啃去吧。

  她站起来拍了拍胳膊上的飞尘,看着小宝笑了一下,“你人不错,挺逗的,席恩和还真没骗我,但是你太逗了,我怕我降不住,你还是等待你的穆桂英吧,咱们也不用做朋友了,我没你那幽默感,咱俩肯定聊不到一起去,得了,我走了,你自便。”

  苏锦年说完也不顾小宝在后面怎么扯破喉咙喊,头也不回的出了咖啡厅上了车,眼看着汽车拂尘而去,小宝的心也折腾得七荤八素,他对苏锦年还真是动了心,这女的长得全模样虽然被墨镜挡着没看清,但是确实漂亮,不可否认气质也好,主要有内涵呀,一般人能当得上老总么,别管潜规则没潜规则,最起码看这皮肤经历的男人不多,但是苏锦年的表现让他挺懊恼的,这是什么意思呢,还有下文么没有啊。

  他掏出手机给席恩和拨了过去,她正握着手机等信儿呢,估计也差不多见完面了,没想到先打过来的是他。

  “怎么样啊,我闺蜜你拿下了么?”

  “没明白过来啊,恩和姐,够拽呀她,还没说几句呢,她拍拍屁股走人了,那小背影给拍戏似的,把我魂儿都勾跑了,可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啊,要不你替我打听下,看看她对我印象怎么样。”

  席恩和点头,说你甭管了,恩和姐替你出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