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那段时间觉得金奎特别神秘,她总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见他拿着手机站在卫生间门口打电话,态度暧昧神色诡异,于是席恩和突然觉得人生就是百密一疏,你千算万算不及老天一折腾。

  怀孕的希望落空那两个月折腾得天翻地覆,金奎似乎还真是审美疲劳了,接连半个月没再碰她一下,而婆婆每天忙着见买主倒腾房子也没空和她打架,生活忽然就这么空虚下来,席恩和甚至有点别扭落寞,金奎渐渐的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有时候一个电话过来甚至夜不归宿,她的神经质也随之爆发到了极点。

  那天周末,金奎早晨七点多就起床进了卫生间洗漱,等到出来的时候婆婆把早点做好了摆在桌子上,出去遛弯买菜,席恩和捧着牛奶看着他,他有点不自然,抖了抖肩膀,“我得出去一趟。”

  说完话还没等席恩和说什么他就拿起包走到了门口,“你中午别等我吃饭了,和妈吃吧,我恐怕得下午回来。”

  “你站住!”

  席恩和一嗓子把都开门要走的金奎吓了一跳,整个人都顿住了,席恩和走过去一把揪过来他手上的包,冷笑着扔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可是语气比冰块都冷。

  “你出去干嘛啊,今儿加班么?加班的话我陪你去公司,我在家也没事儿干,中午我给你送饭。”

  金奎抿了抿嘴唇,“不是单位的事儿,我自己出去见个朋友。”

  席恩和眯着眼睛,跟审贼似的,那目光让金奎特别不自在。

  “你看什么呀,你多想了啊,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么,咱们俩结婚到现在也十个月了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骗的还少啊你,我告诉你,我闺蜜的老公,比你疼老婆,特别会装,跟四好男人似的,结果呢,外面那小富婆刚招一下手,他颠颠儿的就跑过去了,他们结婚好几年了,我闺蜜为他打了个孩子,那才多大啊,结果怎么样呀,跟你们男人谈感情,狗屁!”

  金奎扯了扯领带,脸上有点不悦,“恩和咱别无理取闹行么,自从我妈来咱们家里住着你这脾气突飞猛进的,她也没怎么着,不就是岁数大点儿了爱唠叨几句么,咱们当晚辈的体恤一下,也就过去了,和外人还相逢一笑泯恩仇呢,咱们自己人包容一下有这么困难么?”

  “拉倒,别跟我扯跑题了,我提你妈了么,我现在说你!”

  席恩和斩钉截铁的把头儿有牵了回来,她不傻,眼下老公都疑似出轨了,她还有功夫提婆婆?

  金奎重新坐下来,眼睛扫了一眼桌上的早点,牛奶面包火腿肠,鸡蛋煎饼果子和豆浆,他笑了一下,“你不让我出去,我问你,你吃的这些是怎么来的啊,拿钱买的,你以为大风刮来的?我也跟似的,在家里哪儿也不去嘛也不干坐着吃个零食吹个空调追个韩剧,那没有生活来源咱们干瞪眼饿着是么?日子是要奋斗去过的,不是在家里等着掉馅饼。”

  席恩和把桌子上的东西往边儿上一扒拉,,眉头皱的跟拧钢筋似的,“别跟我绕远,大礼拜天你哪儿奋斗去啊?一个月两千块钱日子也能够,你想挣百八十万的是你这身份能弄来的么,你丫坐屋里异想天开我不及时提点你一下让你跟你妈一样站在灶台前面拿着馒头幻想是鳗鱼寿司一起做梦啊?你直说吧,外面谁等着你呢,坦白从宽,我跟你一起去,你表个态度断干净了,家里随时敞开门等你回来,不然你滚蛋!”

  金奎被席恩和的话有点激怒了,他冷笑着抬起头,唇角扬起了一个略带讥讽的弧度。

  “恩和你别忘了这可是我的房子,凭什么你张口说一声滚蛋我就得麻利的照做啊?”

  “夫妻共同财产,出轨背叛的一方应该净身出户,就算告到法院上,你也不占理,金奎你已经暴露了,你确实跟我想的一样,对么?”

  金奎搓着脸,都搓红了才抬起头,万般无奈的笑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我出轨了?我和别人在外镇那儿包了个酒吧,朋友出钱我出力,酒吧都是晚上忙,你白天去能看见客人么,礼拜天更忙,我不得早点到那儿盯着去,你以为最近我每个周末都拿千八儿的给你是在马路上捡的啊,你还说我异想天开,你的想法就现实么?”

  席恩和被金奎说得哑口无言,人生最大的悲哀在于你心心念念的事儿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你还信誓旦旦的把别人的心都伤得透心凉。

  金奎怒气冲冲的站起来,拿着包就往门口走,冷峻的表情阴沉的背影把席恩和都吓住了,她犹豫了一会儿,在金奎关上门离开的瞬间奔了出去,把脚一挡,可是金奎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动作,关门的力气不小,把席恩和的脚别住了,她嗷一嗓子喊出来,整个人都朝前扑过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金奎的后背,他无奈的回身抱住她,脸都白了。

  “席恩和你到底要干什么!”

  席恩和愣了一下,手还不小心正好掐在他的那个部位上,弄得金奎直喘大气,她趁势倒在他怀里,嘤嘤的哼着。

  “你别生气,你说走就走人家害怕嘛!”

  金奎虽然生气,但是席恩和一向那么暴力倔强,瞅不冷这么柔情似水的把他给震住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席恩和趴在他肩膀上冲着耳朵吹气,“我错了还不行么,老公进卧室吧,我给你赔偿。”

  金奎被席恩和的小把戏弄得飘飘欲仙,刚要抱起她来往卧室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老太太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走进来,看见这搂在一起的一幕登时傻眼了,菜筐子也掉了,嘴也张开了,眼珠子都快流出来了。

  金奎和席恩和尴尬得分开,俩人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找词儿搭话,“妈您回来了,这么快啊,我还寻思着抱着恩和下楼去接您去呢。”

  席恩和憋住笑,想着他还真有办法,这话堵得严丝合缝的,也跟着附和点头,老太太都有点不好意思,心里头琢磨着儿子你那嘴在你媳妇儿脖子那儿拱什么啊,你们这样打算下楼去接我,别让我在街坊邻居面前丢人了。

  老太太提着菜筐往厨房里走,一边走还一边说,“现在社会是开放了,以前我们那时候,想干点什么都得夜深人静把灯关了盖上被子聊半天才进入整体,提这事儿那脸都发烧,哪像你们现在啊,着年轻人路灯地下花园草地海滩椅子,哪儿都能来,上次我晚上回来遛弯在楼道里碰见俩人,我还以为打架呢,离近了一看那裤子都褪到小腿上了,弄得我一个大老婆子好几天都没好意思出门儿。”

  老太太在厨房里自言自语,席恩和和金奎在客厅里捂着嘴笑,好半天他在正经过来,沉着脸,“你以后还无缘无故瞎想怀疑我么?”

  席恩和赶紧摇头,一副比花都娇的笑靥,“不会了不会了,你晚上早点回来啊,我等着你。”

  席恩和虽然说晚上等着他回来,可是还没到中午呢她就坐不住了,早晨那激情明明都被唤起来了,眼看就是一场在劫难逃的床上大战,结果老太太回来把事儿全搅合了,席恩和早就说过,和婆婆住在一起太不方便了,你想在客厅沙发上打野战唤起新婚的激情,那老太婆来回晃悠把你一腔热情都浇得哇凉哇凉的。

  十一点半的时候席恩和拿着排骨汤出了家门儿,一路直奔外镇的新开业的酒吧,果不其然,金奎还真在里面忙活呢,她走进去把金奎吓了一大跳,瞪大了眼珠子还以为看错人了。

  “你跑这儿来干什么啊。”

  席恩和还没顾上说话,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的,迎面就是一句“来应聘公主么?上里面包间把衣服脱了,我们这儿有专人查验,看看你各部位形状皮肤什么的合格么,我们立志要在A城开一个媲美天上人间的夜晚天堂,对于陪侍公主要求特别高,我看着你还行,就是个头差点吧。”

  …》看^-正版\章8f节上l酷w匠g网aC

  席恩和被雷得头冒青烟,金奎回头拿拳头捶了那男人胸口一下,没好气的呛回去,“怎么不把你前女友叫来啊,我给她查验,你小子眼瞎啊,我老婆席恩和,没给你看过照片么,撂爪就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