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给苏锦年打过电话,说我现在水深火热还必须忍着,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鬼才嫁给他妈的金奎!

  苏锦年敷着面膜躺在躺椅上,沐浴着午后的柔和阳光,公寓小区里花园是百花芬芳,她在接到席恩和电话之前,都觉得这一切是这么美好,但是席恩和的声音把这一切都毁了。

  “你为什么要忍着呀,和你婆婆打啊,你以前不是还琢磨着帮我出头么,说什么婆婆就是驴,不拿鞭子抽不走,太温柔这辈子也别想抬起头,你现在怎么不为了你以后能昂首挺胸做人努力了呀?”

  席恩和默默无语的看了一眼手上握得紧紧的保证书,闭目咽了口气。

  “要不是为了这个,老娘才不跟他们低声下气呢,我告诉你,自从我见到了金奎的妈,我才知道何以轩的妈多么光辉伟大圣洁,人家算是这世上最好的婆婆了,你当初受的那点气算什么啊,你看看我,大半夜跑出去给那老侉妞儿买双皮奶,人家以为是女人上面挤出来的奶呢!”

  苏锦年噗嗤一声,把脸上的面膜都吹掉了,她一边低头哎呀哎呀的心疼,这是九十多块钱一片的顶级水润面膜啊,才敷了不到五分钟,另一边埋怨席恩和,“有说自己婆婆是老侉妞儿的么,你让金奎听见还不和你掐架啊,老太太没吃过双皮奶,你就给买一份尝尝呗,我发现你丫是抠,金奎娶了你也是倒了霉了。”

  席恩和回头看了一眼从卧室里风风火火跑出来的婆婆,她拿着一个鞋架子满世界找地方,席恩和愣了一下,冲着电话嚷嚷,“先挂了吧啊,那极品婆婆捡破烂去了,我得教训她两句。”

  席恩和说完了话直接就把电话挂断,踮着脚尖走过去,一把拿过老太太手里的还粘着好多垃圾韭菜的鞋架子,气得五官都冒烟。

  “妈哟,您可真行,这是我昨儿扔出去的,您怎么又给捡回来了啊。”

  老太太听了这话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了,“这么好的东西才用了几年啊你就给扔了?我还纳闷儿呢,早晨遛弯看见这架子,我说是谁们家这么浪费把这么好的东西都扔了,我寻思捡回来放碗筷呗,厨房里那碗橱都放不下了,我拿来好多盘子碟子的,塞半天都没弄进去,我还不知道把这个搁那儿呢。”

  席恩和捂着脑门痛心疾首,“妈这是鞋架子你打算装碗筷啊,那能用么,你儿子那臭脚穿的鞋,我闻一下都要死,更别提还用这东西装那入嘴的东西了。”

  “洗洗就干净了么,你自己老公你还嫌弃,再说了我拿洗洁精一涮就好了,怎么不能用啊,可不能这么瞎糟践东西啊恩和,以后都要报应在身上的,你看小奎他爸,年轻时候糟践野菜玉米面,四十岁就走了,老天开眼的呀。”

  老太太说完了提着鞋架子进了席恩和和金奎的屋,又是一阵叮叮咣咣,席恩和气得连喘气都不匀了,厨房地儿小也不能去卧室刷吧?那地板一下子白沫子怎么擦啊。

  席恩和这一天被老太太搅合得头晕脑胀,没到金奎下班呢她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来打电话,那边刚一接她嗷一嗓子就急了,“姓金的,我给你下最后通牒,你立刻回来管管你亲妈,我受不了了,等你们把房子折腾好了我恐怕都等不到过户那一天就红颜薄命了!”

  金奎听了这话赶紧报告上级请了假,风风火火的赶回家,进门的时候听见老太太正拿着炒勺喊呢,“盐,哎呦你们这日子怎么过的啊,盐都长毛了?”

  金奎推门进去正看见席恩和捂着耳朵痛不欲生的窝在沙发上,看见他回来俩眼都直冒光,蹭一下子蹿起来揪住金奎的衣领就往厨房里面推,“去去,把你亲妈给我顶替出来,我他妈快让奇葩老婆子折磨快疯了!”

  金奎一边安抚着席恩和一边招呼老太太,她听见儿子声音笑嘻嘻的迎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盘炖猪皮,“小奎你快尝尝,妈给你下午新做的,我看恩和也不会弄饭,平时吃不上吧?”

  这炖猪皮给席恩和恶心的翻江倒海,还没张嘴呢就跑到卫生间一阵大吐特吐,金奎急得直跺脚,“妈我忘了嘱咐您了,恩和她闻不惯猪肉的味儿,平时我们家里都不见一点和猪有关的东西,连买回来的日历上面有猪那一页的我都给撕下来!”

  金奎说完了赶紧跑到卫生间去看席恩和,老太太愣了一下,接着就笑了,也跟着挤进去站在门口,“恩和,你头晕么,犯困么?”

  席恩和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镜子,“我晕,我一看见你就晕。”

  金奎赶紧捅咕了一下席恩和的胳膊,回头笑着打圆场,“恩和说看见镜子就晕。”

  “那就赶紧撤了,不要那玩意儿,我看着一别扭,你说洗澡的时候老照镜子我都不好意思,恩和你犯困么?”

  席恩和忽然也明白过来什么,猛地回头嚎了一句,“我推迟半个月了!”

  席恩和被金奎和婆婆一左一右架着去了医院,大夫抬起眼皮就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就开始开单子,婆婆在旁边没完没了的嘚波,“大夫这要是怀孕了就不能着急生气吧,这要是吃什么吐什么是不是打点点滴多输点葡萄糖和维生素保持体力啊,大夫你看我儿媳妇儿这么瘦是不是对胎儿救不好呀,您看孕妇吃什么合适啊?”

  大夫不耐烦的抬起头,皱着眉头,“还没确定有没有身孕呢,我看不太像是,你们先做个检查看看吧。”

  婆婆被大夫撅了一下也没好气的哼了声,把单子交给金奎,拉着席恩和走出了病房,交完钱去查体的一路上老太太还没忘了刚才那脖子灰,越想越生气,最后破口大骂。

  席恩和捂着耳朵咬牙切齿的踩金奎的脚,金奎也为难,自己的妈难不成说两句话当儿子的还得拦着?可是老婆最大,他就跑了两步走在最前头,估计现在老妈看在席恩和疑似有孕的份上也不至于和她动嘴。

  可是这个激动心情还没维持半个小时,就在结果出来的瞬间破灭了。

  看◎(正*e版|3章$●节上J:酷“匠'5网

  检查结果成阴性,也就是说根本没怀孕,老太太高兴了一上午最后得来的是个神经兮兮的结构,当时一盆凉水浇下来,把老太太弄得五雷轰顶,她握着化验单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最后看了一眼儿子,闷沉的喊了一声“回家!”就领头出了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