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没想到自己的婚姻会是这样。

  她以前总是讥讽苏锦年遇人不淑瞎了眼,嫁了个男人还配着那么一个极品奇葩婆婆,苏锦年挺不高兴的,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你早晚会知道的,我早婚所以我早几年体验了而已,难不成你打算一辈子当老姑娘?

  席恩和说我发誓自己绝对不会遇到何以轩他妈那样的婆婆,我这眼光稳准很,到目前为止我找的男朋友基本都是死了妈的。

  没想到一语成缄。

  当席恩和站在夜幕中握着十块钱满世界去找双皮奶的时候,她真恨不得把全世界看着不顺眼的人都骂一通,尤其是现在在家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傻笑的二百五婆婆。

  深更半夜跑回家提着大包小裹的,一身碎花裙跟进城卖鸡蛋的老村姑似的,一口因为年轻时候爱抽大烟留下的黄牙根,趿拉着一双平板拖鞋怎么看怎么毁市容,竟然张口就大言不惭的我想喝双皮奶,你活了六十来年知道什么是双皮奶么,从那儿听来的词儿进屋就张口要,你也不看看双皮奶是你这种人喝的么。

  席恩和愤愤不平的穿着睡裙在马路上游荡,有俩开出租过去的女司机经过她的时候踩了一下刹车,在看见了席恩和还敷着面膜的一张脸时又嗷一嗓子猛地踩了油门绝尘而去,席恩和耳边回荡着那句惊天地泣鬼神的“女鬼啊——”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还女鬼,真正的老鬼在我们家里呢!”

  席恩和跑了一大圈也没找着半夜十点多还卖双皮奶的地儿,悻悻的回了家。

  一进门儿婆婆腆着大脸盘子过来躺在沙发上就问,“买回来了么?”

  席恩和鄙夷的笑了一下,走过去一屁股做在旁边的椅子上,盘着腿揉脚,“哪有啊妈,您再凌晨让我买去,大街上除了我都没第二个人了,您别想一出是一出啊,还有这双皮奶您吃过么,这儿从哪儿听来的啊,就是真吃上了您也未必喜欢,那我都不爱吃,又甜又腻的。”

  老太太听了这话有点不吃味,这明显就是挖苦啊,她从鼻子里哼哧了一声,“怎么没吃过啊,我年轻上山下乡遇见小奎他爸那时候,我们每次在稻草垛子后面约会都吃那个,不就是奶么。”

  席恩和越听越觉得别扭,捂着嘴忍不住笑,谈恋爱的人在稻草垛子后面“吃奶”倒是挺正常的,可是那时候吃双皮奶就不可能了,那年头发明双皮奶的人都还没出生呢,这老太太胡说八道起来连脸都不红。

  金奎从厨房里走出来端着一盘西瓜,还带着点冰碴儿的,递到老太太面前,跟伺候慈禧皇太后似的,那派头看着席恩和直翻白眼。

  ——农村活了一辈子六十岁才随儿子进城,卖了老家的房子贷款买了俩独单,还摆什么谱儿啊。

  “妈您今天怎么来的呀,打车啊。”

  “离得近,这走路才多长时间,花那冤枉钱干啥。”

  老太太这话把金奎和席恩和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从老太太住的地方到这儿坐公交都足足有四十分钟,老太太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竟然是走来的?

  “妈您说真的假的?”

  老太太扬着脖子还挺自豪,“你妈身体你还不知道,我走来的,中间就歇了一次,在公交站牌那儿坐了会儿,还有好心人要捎我一程,我拒绝了,咱不能麻烦别人啊,我全当锻炼了。”

  席恩和觉得脸上都发烧,那个公交站牌附近的人她都认识,她原先上学都坐了十几年,这老太太要是因为今天一举成了名人,将来被人知道这抠神是自己婆婆,她的脸面还往哪儿放啊。

  “妈,那您这回来打算住几天啊?”

  ‘…最新}(章8节X上酷2匠%1网

  老太太一边吐着西瓜籽儿一边抬头,“住下去了,不走了,我已经把那套独单给了中介让他们卖,到时候我再贴补你们点儿把这个独单换成偏单,我就跟着你们住了,有了孩子我也好帮着带,你们不已经把生孩子列入计划了么?”

  席恩和一听这话差点蹿上房,“什么?您跟着我门一起住?”

  金奎也吓了一跳,“妈不用,您那是一楼,多方便啊出来进去的,再说了我们不打算折腾,独单住的挺好,还换什么房啊,这房价这么高,再说了有了孩子哪能麻烦您啊,恩和也不上班自己在家就能照顾,再不行了我们花钱雇保姆,咱们这儿比别的地儿保姆价格都低,因为外地人太多了,好找。”

  老太太把西瓜皮扔在茶几上,一张脸耷拉得老长,“雇保姆不花钱啊?你一个月才挣多少,恩和还不上班,你们一家子都吃你一个人,就够呛了,还再添个保姆吃饭伸手,你有病啊?我来照顾,跟你们一起住,房价高以后更高,现在买了等着增值也挺好,我都决定了,以后跟着你们住,我老了,有个照应挺好的,我和恩和俩人一起在家里打点,你安心上班就得了。”

  老太太说完了直接走向阳台,这房子阳台特别大,足足顶一个小卧室那么宽敞,正好放下一张单人床,夏天通风两块,冬天还挨着暖气,席恩和冷笑着转身进了屋,这老太太都不定算计多长时间了,她还挺会找地儿的。

  金奎愁眉苦脸的跟着也进了屋,他知道今儿的暴风骤雨准是少不了,果不其然,他刚进屋把门关上,枕头猛地就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刚好砸在脸上,亏了是棉花的,要是荞麦皮的,金奎现在就得晕过去。

  “你妈什么意思啊?住这儿来,看着我啊还是怕你受委屈呀,我还以为你妈是农村人多老实呢,敢情藏着精啊,跟猴儿似的,你瞧她办的什么事!跟谁商量了,这么大点儿地儿还得挤出去一个阳台给她住,那是我练瑜伽的地方!”

  金奎赔着笑脸爬上床好言相劝,席恩和就别别扭扭的扭着身子不让碰,“手拿开,少嬉皮笑脸,又跟平时似的哄两声以为就过去了?这次不一样,我不同意,明儿早晨你想辙把你那极品妈弄回去,我一个礼拜见她一回都够呛了,你还打算让我天天跟她见面,我别说怀孕了,我自己都活不了!”

  “那你说她来都来了怎么办啊?”

  金奎都快被这俩女人弄哭了,都说仨女人一台戏,现在俩就够受了,要是再添一个金奎准保英年早逝,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我妈都说了,把她那独单卖了,我妈自己有养老钱,她开小卖部挣了点,还能贴补咱们,日子过得松点儿了有什么不好,我妈难不成还活几十年啊,到时候房子不都是你的么。”

  席恩和冷笑着扭头,“小算盘跟你妈打得一样好,别以为我傻子,那房子能写我的名儿?还我的。”

  金奎事到如今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上,“怎么不能写你的名儿啊,我做主,只要买了偏单,就是你的户主。”

  席恩和听了这话有点活泛心思,她瞪大了眼顶着金奎的下巴,“你说的?做不到怎么办?”

  “做不到我和我妈一起扫地出门!”

  席恩和喊了声“有魄力!”急急忙忙的蹿下床翻箱倒柜找纸和笔,趴在桌子上写了好半天,转身递给金奎,“看看吧。”

  “这什么呀……”

  金奎拿起来一看,五脏六腑都挤在一起疼,原来是“夫妻自愿过户房主协议书”。

  里面写的清清楚楚,尤其是他们俩人的名字写得比灯笼个儿都大,金奎皱着眉头叹气,席恩和就指着他,“后悔了是吧?你小子后悔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得盖个手印更显得正规。”

  金奎说完了这句话就恨不得伸手抽自己的嘴,你丫非得挖坑自己跳是吧。

  席恩和欢天喜地的找来了红印,拽着金奎的手抹了一大堆,然后按在了协议书上,“知道我这么做为什么么?”

  金奎躺在床上心都凉了,席恩和逗闷子他可没兴致,就含糊不清的咬着牙,“我哪儿知道啊,你和我妈都够极品的。”

  “错!”

  席恩和俩爪子在半空中一比划,“你看着吧,从明天开始,我要巧媳妇儿智斗恶婆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