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奎先生作为一个销售员对待事物的敏感嗅觉让席恩和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每天下班回来第一句话就是——今天你喷的橘子味洁室膏?

  席恩和茫然的点头,对金奎的鼻子五体投地。

  “你属狗?”

  “属猪。”

  席恩和瘪瘪嘴,铁拐李骑的是神猪,那只神猪转世投胎就是金奎,他做销售实在委屈了,应该专门做试吃或者试闻的技术工,那才是尽其所长。

  金奎的工作环境比一般的员工都要有艳福,他们做的香水销售,大部分都是女员工,长得本来底子就不错,再加上会打扮,每天漂亮得跟电影明星一样,几个人一起在柜台推销,或者是卖场搭棚子,一混就是一天。

  有一次席恩和心血来潮带着寿司去卖场看金奎,赶上是午休,他正被一群女销售围在中间将故事,那些女销售穿的可以用也就是“把隐秘部位刚遮上”来形容,白花花的大腿和傲人的胸脯喘起气儿来此起彼伏的,给席恩和看得怒火中烧,女人尚且心潮澎湃,何况男人能不七窍流血么?

  她走过去一嗓子“金奎”把周围人吓了一大跳,女销售提着尖尖的嗓子撒娇似喊,“这人谁啊奎哥,那么暴力,哪个台子的销售啊。”

  席恩和眉眼乱飞,“老娘是公关!专灭伪美女,就你们这样的,卸了妆被八戒似的,换上唐僧的袍子顶多也就一孙猴儿。”

  金奎被她们吵得头昏脑胀,拉着席恩和躲到休息室坐下,“你跟她们闹什么啊,一群小姑娘出来赚钱都不容易,大热天的你坐在有空调的屋里人家还在外面晒着买香水呢,况且人家没招你没惹你的,你这样无理取闹我怎么和人家共事啊,还得在一起好几年呢。”

  “什么?好几年!”

  席恩和顿时觉得五雷轰顶,那个一口一句奎哥奎哥的叫着的小妖精,一看就是个狐媚子,说话拿腔捏调的,席恩和能放心他们一起共事么?

  为了捍卫自己才半年不到的纸婚,席恩和回家之后的接连两天,没白天没黑夜的指定了一系列保卫计划,什么全天陪同上岗,帮忙叫卖搭台子另外还是义务劳动,金奎看不下去就让她回家,她眯着眼就笑,“你们老板来视察看见我不是还表扬你了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些女销售哪有你老婆漂亮啊,你看着我不就更有干劲儿么,再说了,你一人活儿咱俩人做,到时候做得好你提成也多啊,兴许还能升值什么销售经理呢。”

  金奎被席恩和异想天开说得哑口无言,老板当然高兴了,多来一个人干活儿还分文不收,他要是老板也乐意多找几个这样的傻子来。

  时间长了席恩和发现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金奎工作就是一辈子好几十年,自己莫非也陪他好几十年?男人不嫌累,这是他们的责任本分,可是女人呢,衰老快体能差,她还没怀孕生孩子呢。

  对了,怀孕!

  席恩和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年头多漂亮性感的女人想长久的拴住一个男人都不能靠美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打败你婚姻的女人到底有多么优秀,或许她没你漂亮,但是比你会勾引,比你更新鲜,或许她那儿都不如你,但是比你有钱,比如齐琦和苏锦年,她们论外形大部分人会说苏锦年更胜一筹,只不过齐琦的千金气质把她塑造得更让人惊艳,但是她有钱,足以让被生活现实压垮的男人神魂颠倒。

  人就是这样,如果有办法使你平步青云,谁都不愿意辛苦奋斗十年。

  这是女人的悲哀,也是世界的悲哀。

  苏锦年输得纵然漂亮潇洒,但是又何尝在最初不是一败涂地被人惋惜,如果不是顾念琛的瞎猫碰上死耗子,那么现在的苏锦年,兴许为了谋生活已经在哪个饭店当上小服务员了,席恩和必须防患于未然,这年头已婚男人的阅历和成熟对85后90后小姑娘有致命的吸引力和诱惑力,她们不谙世事对爱情婚姻充满了幻想,老男人的一举一动能满足她们的全部期待,哪怕只是昙花一现。

  席恩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始了最疯狂的造人计划,只要有时间她就拉着金奎在床上做运动,各种姿势各种氛围,还会偷偷的在金奎的稀饭里放一些使精力更充沛的药,苏锦年好几次八点多给她打电话她都气喘吁吁的回了句“正忙着呢”就挂了,后来苏锦年知道了原委,强压着笑意问她,“那我找你在什么时候方便啊?”

  席恩和翻着白眼想了一会儿,“这个不一定,他什么时候有空我就没空了,比如他上厕所出来我们就有可能在沙发上来一次,睡觉前睡醒后都有可能,吃饭的时候也会突然在桌子上,还有洗澡和看电视,甚至我中午去他上班的地儿趁着午休的功夫在卫生间也会,总之,我基本没空。”

  苏锦年捂着眼睛觉得面红耳赤,夫妻间为了保持激情和新鲜感激情拼搏屡见不鲜,但是为了要孩子这么豁得出去的,她唯见过席恩和一人。

  席恩和是有洁癖的,为了怀孕套牢金奎宁愿在卫生间大战,这种精神恐怕只有被婚姻吓怕的女人才做的出来,席恩和真是拼了。

  其实也不光是为了牢牢握住婚姻主动权席恩和才这么拼命,更多的还是因为金奎的妈。

  老太太六十三了,生金奎的时候是二婚,快四十了才怀孕,又怀了十多个月生不出来,最后用的催产药,所以席恩和和金奎结婚以后老太太总说,我儿子可是奇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恩和你的抓紧生孩子,兴许孩子一来了金奎就转运了呢。

  酷:匠%网E正}F版#o首发

  老太太催得没完没了不亦乐乎,金奎总说自己还年轻倒是不着急,可是他上班去甩手六二五了,席恩和还在家里呆着呢,就挺老太太成天到晚的捞到这点事,烦得七窍生烟,与其为了孩子早晚生出来闹的婆媳不和引来街坊邻居议论纷纷,不如就顺应婆婆的心思做个乖儿媳妇儿,假如哪天金奎出轨了,好歹他亲妈向着自己,还有个孩子牵扯着,总好挽回些。

  席恩和把这话告诉苏锦年的时候,苏锦年由衷的叹了口气,她发现不管女人结婚前单身的时候多么骄傲清高,只要结了婚当了家庭主妇,都难免把从前的身价自贬得一塌糊涂,什么煲粥做饭洗衣扫地,只要她的手没抽筋,她就能干到手抽筋。

  女人的伟大在于把身体奉献出去的一瞬间已经完全信赖依附于这个男人,而男人的猥琐在于得到女人的身体一瞬间就想好了日后怎么抛弃和甩开这个麻烦货。

  所以女人在婚姻里越来越勤奋,看男人也怎么都是好的,可男人在婚姻里越来越懒惰,而且看女人还怎么都不顺眼,看外面的女人即使不如自己老婆也怎么都完美。

  席恩和的疯狂计划把金奎的身体都透支了,他躺在床上累的连喘气的力气都没了,看着仍旧精力充沛做运动的席恩和直求饶,“老婆,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啊,这都俩月了,你也没动静,是不是我们太频繁了反而不好怀孕?”

  席恩和一边翻着书一边比划着各个姿势,时不时看他一眼。

  “我已经很努力了,你就是运动几下撒点种子不就完了,你自己还舒服呢,我还得赶紧倒立,为了完全吸收,没看我出的汗比你都多么,你想不想当孝子了,你妈天天催命似的,我还嫌烦呢,赶紧生一个别管男孩女孩,好歹堵上你妈的嘴,我也过两天情景日子。”

  席恩和说完俯下身邪恶的笑着,掐了一下金奎的大腿,疼得他直龇牙。

  “告诉你,从明天开始直到我查出来怀孕为止,还得继续加大强度,趁着还年轻恢复快赶紧怀上,我现在不只是为了你妈能闭嘴,我还怀疑你背着我会搞外遇,有了孩子我就多了一个保障,不然正妻地位总觉得摇摇欲坠,搞不好无形之中都拱手让人了。”

  金奎被席恩和说的苦笑不得,他翻身一下把她压在底下,用手摆弄席恩和的头发,“你不就是小狐狸精,还怕谁抢你男人不成?”

  “男人要靠留,不能靠抢,我自认为我并非天山童姥,不可能永远童颜巨乳,哪天有比我好的勾勾手指你耐力有太差,我的婚姻不就彻底交待了?防微杜渐就从生活小事做起,有了孩子就等于多了一道防护栏。”

  金奎低下头在她耳朵旁边吹起,逗得席恩和咯咯直笑,“你不知道男人一次性喂饱了就容易出去找野味么,你这俩月把我喂得太饱了,我现在都没性兴致了。”

  “简单啊。”

  席恩和坏笑着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金奎,颠颠儿的跑下床从抽屉里掏出来一把剪刀,比划了两下,“你没兴致了是吧,为了防止你对别的女人产生兴致,我绝对给你下面废了彻底省心。”

  席恩和说完话刚要扑过去,突然一阵猛烈的砸门声把俩人都吓了一跳,“小奎,恩和,我是你妈,我搬来跟你们一起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