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的男人,都他妈窝囊得比废物还出众。”

  席恩和踩着一只高跟鞋一只拖鞋站在商场的电梯上,一边愤愤不平的骂着金奎,一边冲着周围人不解的目光发飙。

  “看什么啊,没见过个性的女人啊,A城需要个性,You明白?”

  周围人被她逗得捂着嘴笑,大街上还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个性的女人呢,穿着不同鞋拎着塑料袋子头上还插着一根鸡毛,最重要的是衣服扣子也系拧了,还狂放不羁的骂骂咧咧,长了一张这么漂亮脸蛋怎么口出不逊呢。

  苏锦年接到席恩和的电话赶紧打车到了国际商场,她进门就给席恩和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她急了,发短信过去,说你死哪儿去了,商场这么大我知道去那儿找你啊。

  席恩和光顾着叫嚣气愤,那儿感觉得到手机震动啊,半天才有点知觉,拿起来一看都十一个未接来电了。

  “锦年,你上二楼,我在二楼电梯口呢。”

  苏锦年抬头看了一眼面前围堵的人群,有点发怵,拧着眉毛,“我进不去啊,电梯被堵死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今儿是不是有商演啊。”

  席恩和有点不好意思,在角落蹲下,压低了声音,“没商演,他们都围着看我呢,我今天造型挺大咖的,他们以为是明星,你挤上来吧。”

  苏锦年听了这话心里头还挺激动的,看这火爆程度他们一定以为是章子怡或者林青霞啊,她赶紧一边嚷嚷着说里面有我朋友一边伸手去推堵住去路的群众,好不容易挤上去看见盘腿坐在椅子上正朝自己挥手的席恩和,苏锦年的脸瞬间就绿了,她真恨自己没有扭头就走,竟然还那么大声嚷着自己认识这个败类,群众们的确把她当明星了,但不是章子怡,而是憨豆先生。

  “你说什么时候抽风不好,单赶今天礼拜六,正是人山人海的时候,大家都出来逛街旅游,高峰期啊,你要是赶礼拜一半夜这么造我也不嫌寒碜,你以后再有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儿别找我,我好歹现在算个商业名人吧,都让你把名誉毁掉了。”

  苏锦年捂着半张脸都不敢露出来,背过身去冲着墙壁,回手摆着,“赶紧穿鞋,把扣子系好了,脑袋上的鸡毛拿下去,你这造型出来你老公没告诉你一声啊,虽然说结婚的人了吧,但是最起码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然男人还是有可能会跑的。”

  席恩和没好气的嘟囔着,从俩塑料袋子里翻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悻悻的抬起头,“我要是有鞋还能走投无路找你么,你给我进鞋店里买一双吧,我不好意思进去,说实话,刚才连地摊上的看见我都不卖给我,以为我是要饭的,怕我穿脏了没钱买。”

  苏锦年哭笑不得的走过去,抬起席恩和穿着高跟鞋的那只脚,看了一眼鞋码,粗鲁的放下,然后转身进了对面的笨女人鞋店,连半分钟都没有就拿了一双出来,扔在席恩和脚底下,席恩和看了一眼鞋盒,惊讶得张大了嘴。

  “这款要八百多吧,我在门口溜达了好几圈都没舍得买,我还真喜欢这款的样式,多洋气的。”

  说完了又谨慎的抬起头,“你不要我还钱吧,你是大老板我就是一女屌丝,你知道这双鞋的钱我得挣好几天。”

  苏锦年无奈的摇头,拿皮包把脸档上,她突然很懊恼,以后要记得凡是席恩和风风火火的找她出来都要戴上墨镜,至少丢人不能太明显。

  “不找你要,我全当做慈善了,像你这种奇葩满大街也没几个,影响市容。”

  席恩和默不作声红着脸把些换上,又把扣子系好,掏出化妆包补了个妆,顿时又跟魅力女郎搭上了边,周围人以为这俩姑娘演舞台剧呢,都在席恩和换装完本爆发了热烈的掌声,给苏锦年惊得一愣一愣的。

  席恩和走到电梯口跟哄鸡似的,“都散了吧啊,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看这么长时间饿了吧,回家吃下水去,我这儿没富裕钱请你们吃烤红薯啊,有病吧都,没见过漂亮女孩另类打扮啊,我乐意这样行么,市井小民,有这功夫挣点钱去好不好,在这儿瞧热闹浪费青春干嘛。”

  “老婆——”

  一声惊天霹雳从天而降,一侧的楼梯上飞快走上来一个男人,苏锦年仔细一看,是金奎,戴着摩托车的安全帽,一手拎着一双鞋一手拿着一个墨镜,气喘吁吁的站在席恩和面前,席恩和气得抬手就是一巴掌,正好打在金奎的脸上,苏锦年惊讶的捂住嘴,这一声“啪”凄厉刺耳,给路过的几个群众都惊到了,没想到金奎不但没生气反而连脸色都没变,仍旧蹲下身子给席恩和拖鞋,席恩和没好气的踢了他一下,“滚蛋,老娘新换的鞋没看见啊?等你跑来跑去都晚八春了,不知道出门儿多带钱么,要是你有钱直接买一双不就完了,还用跑回家拿么?老娘跟着你净剩下丢人了!你拿墨镜干嘛啊,给我戴上省得丢脸是吧,你在我旁边就没有比这个更丢人的了!”

  席恩和气得怒火中烧,她以前没发现,现在越看越觉得金奎窝囊丢人,压根儿都算不上一个男人,苏锦年觉得她实在有点过了,赶紧走上去拉着席恩和打圆场,“金奎你拿着东西回家吧,买点恩和爱吃的,一会儿中午我给她送回家,现在我陪她再转会儿,没事儿啊,她就这个性子,你别往心里去,爱之深责之切么。”

  苏锦年说完了就把席恩和连拖带拽的弄下了楼,直接进了旁边的必胜客,点了一个披萨俩饮料,相顾无言唯有怒气千行。

  “你跟你老公急什么啊,说句难听的,您都几手货了,人家接纳你不容易,还被你呼来喝去的,把你当慈禧太后伺候着,你哪儿不满意啊,还嫁给他委屈了,你想嫁给奥巴马,你干得过米歇尔么?”

  席恩和折腾了一上午又渴又饿,先抓了角披萨喝了半杯饮料,又喘了好半天的气儿,“你看他那倒霉德行,咱就不说人品怎么样,单说男人,何以轩是王八蛋,比他男人多了吧,最起码不会为了一块钱去和鸡打架吧?”

  苏锦年眨眨眼,“和鸡打架?我怎么听着这事儿像你的做派啊。”

  席恩和瞪大了眼珠子咽口唾沫,“来一阵风,把我拿在手里买水的一块钱吹跑了,正好人家饭馆养了几只鸡,其中一只给咬住了,他蹿过去抢,鸡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就跑,他就追,追上了就掐,弄得我脑袋上插一堆鸡毛,脚底下那只高跟鞋跟儿也折了,面上都是鸡屎,我可不给扔了呗,你是今天大好心情来逛街,结果弄成了马路名人,还不知道娱乐了多少A城大众呢。”

  苏锦年笑得前仰后合,她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感情其实真的很奇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席恩和和金奎照这么看,的确挺般配的。

  “你平时对他够狠的吧,刚才你扇那一巴掌他纹丝不动,好像平时受惯了一样,要我说男人不能这么死管着,他该有反叛心思了,这点跟青春期孩子一个道理,你得让他松口气,适当的面子也得给,刚才那么多人,要是换了第二个男人,早抽你了,还能那么逆来顺受?”

  席恩和咬着吸管没说话,她知道苏锦年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个道理也仅仅局限于她没和何以轩离婚之前,事实证明凡是柔弱带有自虐倾向的女人都不能把男人牢牢握在手里,唯有打打杀杀横行霸道的泼妇,才能让男人屈于她的威吓之下老实本分的当个小男人。

  “我的目标就是女主外男主内,大女人小男人,虽然这里不是上海,但是我们家,要过上海人的日子。”

  苏锦年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在手机上看到的一条咨询,赶紧掏出来点,然后无限放大递到席恩和面前,“上海男人出轨率位居全国第二,第一是花花世界香港,咱们比不了,事实证明,你的理解是错误的,把男人逼急了他们回馈给你的,就是找一个妹妹与你共同分担他的夜生活。”

  oz看5A正版%章E0节上酷F匠网f}

  席恩和张牙舞爪的抄起披萨仍在半空中,正好砸在一个路过的服务生的头上,豆大的肉块顺着脸颊往下掉,给苏锦年看得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敢,老娘废了他的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