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你忘不了她的温柔

  何以轩之后几天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时光。

  他每天都难以入睡,然后在夜晚起床走到阳台上抽烟,一盒接一盒的抽,早晨盯着黑眼圈去上班,接连多日愁眉不展精神萎靡,公司上下的人都以为他婚姻出现了危机,基本上SK的内部员工都知道他是齐琦的丈夫齐市长的女婿,所以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而何以轩千方百计隐瞒的过去,也被大家在不同渠道了解到了。

  ——叱咤风云的何总,竟然是干销售发家的。青蛙男遇上了凤凰女,所以这一切都在别人眼中形成了一抹不屑的风景。

  其实何以轩过得并不好,正因为他难以启齿的过去,所以公司上下的人表面上尊敬有加,却在背后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把他比成小白脸的都是好听的,甚至有人还说他如何恬不知耻的下跪痛哭抛妻弃子为了娶到齐琦达到成为人上人的目的。

  这样的生活把何以轩弄得心力交瘁,而齐琦在婚前百般讨好的温柔也终于在婚后露出了真面目,骄傲的千金做派,娇纵的小姐脾气,还有看什么什么不顺眼的何以轩,她总是阴阳怪气的捧着红酒杯一边在浴室里做蒸汽按摩一边发牢骚,“我当初鬼迷心窍非要嫁给你真是瞎了眼,你吃我的用我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最后还被别人说成是我勾引你小三上位,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有什么值得我齐琦穷追不舍?小白脸么,我在你身上花的钱足够去找十个顶级的小白脸了!”

  何以轩为了躲避这些污言秽语,就开始夜不归宿,反正他有大把的钱,去宾馆住,或者在酒吧里喝酒通宵达旦,转天再回家睡觉,齐琦一大早就跟朋友约会上街,只有这个时候何以轩才能感觉到这个家还属于自己,自己的男人尊严还存在着。

  这天晚上齐琦一直没回来,何以轩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踪影,打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最后索性就关机了。

  公寓门口的迪士酒吧新推出来的鸡尾酒何以轩喝过两次,调酒师说喝了能忘忧,何以轩调侃问是刘德华的忘情水么,调酒师说心照不宣,人们感情不顺图的不就是一个寄托么。

  ——寄托。

  何以轩觉得这个词语说的真好,爱情是婚姻的寄托,可是婚姻一定有爱情么,不一定,比如他和齐琦,所谓交易在最初充满了欲望和肮脏,现在当那种得不到的感觉破灭,彼此完全相向,随之而来的就是厌倦和对自己失去的审视。

  何以轩在这个酒吧里遇到过一个外围女,他那天晚上喝的特别多,但是头脑却格外清醒,他点了一个长得不算漂亮但是据说才做这一行的还是干净姑娘的外围女陪他,哪个女孩有点拘谨,什么都不会,点烟手都是抖得,这反而把何以轩心里潜藏的压力释放了出来,他那天晚上提到苏锦年的时候忽然没出息的哭了,那时候法国还是白天,苏锦年正在车轨上数着时间往公司赶。

  他说我深爱我的前妻,从来都是。

  她说那为什么会离婚?

  他说这个现实的世界,容不下只有爱情的婚姻。

  她愕然,很久都没有再说话,直到何以轩又干了两瓶红酒,她才有点着急的抢下他的瓶子,“你难过还有用么?说不定人家都过上新生活了,你的错还来博取别人对你的同情,这种男人最可耻。”

  何以轩惊讶的看着那个女人,她的脸有点红,是因为愤怒和急促,胸前剧烈起伏着,一霎那的感觉,何以轩觉得她是苏锦年,固执坚持口不择言带着点倔强的苏锦年。

  “我错了么。”

  “你如果对,你来干什么?”

  “我就是想她了。”

  那个夜晚是何以轩在离婚之后第一次放肆的想念苏锦年,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所有好所有坏,从学生时代对自己义无反顾的承诺要陪着闯荡天下,到结婚那一天她圣洁婚纱纯白无暇,瘦弱的手戴着最便宜的钻戒,却还紧紧相握不肯松开一分一秒。

  何以轩觉得连路灯都在嘲笑,婚姻里容不下只有爱情和信念的两个人,那么就容得下只有金钱的两个人么。

  何以轩这次没有见到那么外围女,她不干了,回到了老家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何以轩去只从公关经理那里拿到了那个女人留给自己的一封信,心上寥寥几句话。

  ——我知道你还会来找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用行动告诉了你,女人所爱的男人是她的全部,男人如果也爱她,就不该用借口毁掉爱情,婚姻现实,但是现实的却不一定能相爱。我们终究要和一个人相爱过一生,而不是和现实对抗,孤独终老。

  房间里的灯亮着,何以轩站在阳台抽着烟,想着那些话,心如针扎。

  齐琦悄无声息的走进来,沐浴乳的香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何以轩皱着眉想要躲开,她的吻落下来,被他厌恶的推开。

  “别闹了,睡吧,今天很累。”

  齐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他走向床,一头扎下去,再也不说一句话。

  她握着拳慢慢松开,又变得更紧,“你去哪儿了今天?我回来没看见你。”

  何以轩翻了个身把被子蒙上头,如果她是苏锦年,一定不会这么冷声的质问,如果她是苏锦年,她不会用这么浓烈的香水和沐浴乳,让人闻着都刺鼻,她会用最浅淡的薰衣草和茉莉花香的香皂,会穿着白色的睡衣,像只猫一样的偎在他怀里。

  何以轩忽然特别想哭,为了这次见到的苏锦年再不是他记忆里的苏锦年而哭,为了那些错过的就一去不复返的时光而哭。

  “何以轩你还是放不下她对吧,我看过杂志了,她回来了,对么?”

  何以轩猛地坐起来,直直的看着齐琦,“你又去找她了?”

  “找不找的又怎么样,我还真佩服她,一个没人要的二手货,竟然能傍上法琛国际的老总,原先你因为没钱抛弃她,现在人家比我还有钱呢,你是不是后悔了,你唯利是图自私自利,最见不得自己算错了账走错了棋,现在百感交集吧,觉得自己太仓促了,应该看清楚谁是潜力股,顾念琛玩儿玩儿她也就算了,没想到把公司都给她开起来了,天下女人要是都能学到苏锦年那点勾引男人的本事,还能是成天只会哭哭啼啼的弱者么。”

  “你到底对她做什么了!”

  何以轩仍旧不肯放弃的盯着她,那种如同陌生仇敌的目光特别深沉冷漠,齐琦心里疼了一下,但是面上却只剩下冷笑。

  !}酷E匠}网v永久●/免=、费S看:&小%说9$

  “你至于担心成这样么,我现在是你的妻子,她不过一个前妻,我会自贬身价去找一个手下败将么?”

  “齐琦,她败给的不是你,是我混蛋!”

  何以轩站起身,打开柜子收拾行李,齐琦走过去去抢他的包,被她用力推到在床上,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走到门口,开门的瞬间他听见她说,“何以轩,只要你走出这个门,你一定会后悔的!”

  何以轩的身形有一瞬间的晃动,或许是在和内心放不下这奢华生活的念头在做挣扎,但是很快,他还是离开了。

  齐琦飞奔到阳台,他的身影接着出现在车库,她张了张嘴想喊住他,可是她在他的动作中,看不到一丝的迟疑。

  他已经想离开很久了吧,从自己披上嫁衣嫁给他的那天起,她就没有在何以轩的脸上看到过真正的笑容,就连宣誓的时候,他的每一句回答都那么勉强。

  那你为什么要娶我呢,为了钱,为了我给你的诱惑,为了把你压得喘不过气的现实。

  何以轩,走到今天这一步,我错了,你又何尝是对的,你想潇洒的离开,把两个女人的青春都毁了,我却不甘心,我不是苏锦年,我没有她转身就走的容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