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琛国际和SK集团的合作项目在一夜之间被敲定下来,法琛全体员工忙上忙下几乎昼夜赶班为了迅速拿下这个过亿的合同,而苏锦年握着文件坐在办公室里,却魂不守舍。

  何以轩。

  没想到他在齐琦的帮助下两年之内竟然将SK集团发展成国内业界的佼佼者,每年三四个亿的年营业额几乎赶超所有企业的年总和,而他其实对金融方面和苏锦年一样,本来一窍不通。

  她觉得很奇怪,在她对何以轩的认知中,他并不适合掌管这么多的企业资金,他不是像顾念琛一样的男人,能够被时势逼迫得逆水行舟,苏锦年是个女人,她有足够的细心和耐力将公司按部就班的推行着,那么何以轩呢,他暴躁和焦急的脾气,对任何事物缺乏耐心的执拗,他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两年内就把SK发展到这么辉煌的程度。

  苏锦年拿起电话将客户部的秘书小李叫到办公室,客户部就在总裁办公室的楼上,没有五分钟的功夫小李就拿着SK全部的资料赶到了办公室。

  “苏总您找我。”

  “我想问问关于SK的行业内情,你知道的多么?”

  小李笑了笑,把文件递过去,“苏总您看看,我已经把全部资料都带来了,顾总曾经将一些企业骨干单独安排在一起开过秘密会议,他告诉我们不管现阶段是否出众的企业,只要商业的敏锐嗅觉能觉察到他们未来会有发展,并且是不可估量的,那么就一定要安排我们法琛自己的人驻扎到他们企业内部,随时向我们自己公司传达行情,知彼知己才嫩百战不殆。”

  苏锦年惊愕的抬起头,“你的意思是,SK集团里,有我们法琛国际的人?”

  小李点点头,“苏总没听顾总说么?他吩咐过我,凡是您对客户部好财务部的事有什么疑问,我们就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您内情,但是公司大多数的人都是不知道的,因为顾总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运筹帷幄在其他劲敌公司安排眼线,那么其他公司也很有可能在我们不能掌控的范围内安排对我们不利的人,所以比如我和财务部的张娜,都是一开始就跟着顾总的,顾总对我们的考核也是用了很久,所以才能这样信任我们,我们都是得到了顾总的调遣令在您之前来到了A城的法琛分公司,为了迎接您,以免出什么错漏,包括那天的记者包围,都是我们提前放出去的话。”

  “什么?”

  苏锦年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完全不能掌握预知的旋涡里,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她虽然是执行总裁的身份,但是她所了解的,还远远不及一个得到顾念琛信任的员工多,她明白这是顾念琛对她的保护,对她一颗从来没有被商业黑暗洗涤的心的保护,但是她还是有些触动,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所身处的领域,已经超过了她所能接纳的领域一万倍还要多。

  “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了解媒体的提问习惯,如果那天我说错了,把我原本以为是句好话,但其实对法琛很不利的说了出去,那怎么办?你们对我的临场发挥也太信任了。”

  “顾总的吩咐我们只能照做,虽然您是法琛分公司的执行总裁,但是一切也都要一总部为基准,我认为既然顾总这样做,肯定是了解您的,一旦您在媒体面前表现的太好太从容,恐怕对那些对我们虎视眈眈的集团会有一个警醒的作用,您再做什么方案都会被他们了如执掌,真正可怕的就是一个表面懦弱的领导但实则强大的幕后团队,这也是敌人最不容易发现的。”

  果然,顾念琛是个商业的老油条,他有和自己年龄极其不相符的老辣沉稳,还有让人惊叹的谋略,苏锦年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太肤浅片面了,她完全沉沦在他的温文尔雅和绅士风度里不能自拔,却忽略了他作为一个商人的奸诈和阴险。

  那么何以轩呢,他现在也变得这么腹黑强大了么。

  “进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小李喊了一声,把陷入沉思的苏锦年也喊回了神,她看了一眼走进来的秘书,微微笑了一下。

  “有事?”

  “苏总,SK集团的法务宣传部向您发来的邀请函,他们的总裁何先生请您针对我们商谈好的这个合同进行一次全面深入的访问交流,就在今天下午一点,他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

  秘书说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苏总,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分了,您的准备时间不多,恐怕需要立刻换服装。”

  苏锦年在听到何以轩的名字时,一颗心都仿佛要跳出来,在沉淀两年多之后,在此去经年岁月荒凉的今天,她还是没有办法将回忆彻底从自己的脑海深处删除,以为的遗忘和执拗的坚强,在听到何以轩三个字时,眼前浮现出他的那张脸,在五月底的阳光尽头浅笑温润的面庞,都会情不自禁的再度沉沦下去。

  ——你总是有这样强大的能力,把我所有的勇气,击败得溃不成军。

  “让法务部的赵经理替我去吧,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下午两点不是还有一个内部的员工会议么。”

  “苏总。”

  小李看了一眼进来的秘书,点了点头,秘书心领神会的把日程表放在苏锦年的办公桌上,然后轻声走了出去,在关上门的瞬间,小李走过去站在距离苏锦年最近的地方,阴沉着一张脸小声提醒她。

  ct酷|:匠)网V正YF版;、首iZ发》

  “苏总您要知道孰轻孰重,公司内部会议任何部门的中层干部都能代替您主持,但是和SK何总的见面会谈别人却代替不了您,因为何总对法琛的态度始终都是不冷不热,在顾总为此事特意回国那几天SK的高层都没有任何举动,顾总打电话过去询问,他们的接待人员也没有给一个准确的洽谈时间,虽然我们法琛的影响力远远高于他们SK,但是SK这两年在业界的口碑相当不错,何总和A城市长有姻亲,所以在事业上也有贵人保驾护航,既然他们主动邀请了我们公司,那么十有八九这单合同基本是敲定了,您必须亲自出席,因为签字是需要企业法人的,不然不具备法律效力,如果您派遣别人代替您,那么给SK何总的想法就是我们法琛不重视这单合约,也会将顾总之前的努力完全抹杀了。”

  苏锦年沉默下来,她看着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一多部分都是关于SK和法琛合作的这单项目,而顾念琛的用心之重,仅仅在这些亲信员工的表现上就能看得出来,顾念琛是她的恩人,他帮助她重生,给了她重新的姿态崭新的身份回到A城,她才不至于举步维艰,如果和何以轩是冲着她的缘故才发布了邀请函,拿下这单合约也算她报答顾念琛的恩情了。

  苏锦年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语气坚定,“备车,十二点半之前务必赶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