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前,苏锦年打死都想不到,席恩和这样的女人竟然会选择那么务实的男同胞当恋人。

  之所以说他务实,是因为在苏锦年的记忆里,从来不会有人拿着两部手机不停的联络客户,而且说的话还是各地的方言,席恩和说我喜欢他有才,全国那么多城市,每个城市的方言土语你会么?整个A城才有几个人能信手拈来啊。

  苏锦年点头微笑,“没错,如果哪天你们抄家的时候他不经意蹦出几句河南话,你还有心思吵么,会不会笑喷?”

  席恩和嫌她不懂情趣,她说生活就得有人充当调和剂,我觉得他挺好的,踏踏实实本本分分,对我也好,你知道我发烧39度多,深更半夜的我没有人可以求救,你丫还滚去法国了,等我给你越洋长途我都死好几天了你也未必赶得回来,这时候远亲就不如近邻了吧?我当时和他才认识几天啊,翻来翻去手机联系人里也就他还能找,我给他打了电话,没半个小时他就风风火火的赶了来,抱起我打车就奔医院,你知道女人在最脆弱无助的时候得到一个男人这样的关怀,那种心思多么百感交集么?

  苏锦年点头说我知道,我在法国遇到顾念琛,就是这样的感觉,他拯救了我一颗破碎到泥土里都变成粉末的心。

  席恩和眯着眼撇着嘴,笑嘻嘻的,“跟你那位比不了啊,人家是跨国公司大老板,我们就一小屌丝,反正我喜欢,收垃圾的我也愿意,看男人不能只看现在,绩优股不多,潜力股更适合咱们平民百姓的口味。”

  苏锦年喝了一口咖啡,眼睛不经意的往坐在席恩和旁边正专注的拨着电话的小金脸上看了一眼。

  “金奎是么,名字挺洋气啊,有点能成就大事的感觉,现在做什么呀?”

  “搞销售的啊。”

  销售。

  这句话给苏锦年由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刚刚还说他确实不错现在就成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何以轩曾经就是搞销售的,风里来雨里去,每天累的要死要活,付出的确有回报,这句话以后可以找何以轩代言,他的回报就是凭借一张比小白脸都好的脸如愿掳获了齐琦的芳心,一跃从A城最底层的小员工便成了千金女婿,那么席恩和的小男友呢,比她小四岁,长得白白嫩嫩高高瘦瘦,这种男人不止席恩和喜欢,她苏锦年也喜欢,所有女人都喜欢。

  “咱俩单独谈谈吧,恩和。”

  苏锦年低下头,看着地面,席恩和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拍了拍她的手,苏锦年就躲开,还是固执的摇头,席恩和叹了口气,冲着金奎笑了一下,“你先去忙工作吧,别陪着我在这儿打发时间了,我和我姐们儿聊会天就回家。”

  金奎早就不愿意在这儿耗费青春了,他外面的客户一个一个的催他,再坐下去他会发疯,于是就跟捡了什么宝贝一样笑意吟吟的和席恩和道了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朝着苏锦年点了下头,很快背影就消失在了A城最繁华的西街尽头。

  “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小金又不是外人,我男朋友不是我情夫啊,你说话背着他多见外啊。”

  “他是搞销售的呀。”

  苏锦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席恩和,席恩和就点头,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气得把咖啡杯往苏锦年面前一推,就好像破罐破摔一样。

  “不是苏锦年你自从和何以轩离婚以后就跟神经了似的,搞销售的怎么了,你不能因为销售界出了何以轩那么一败类就否决所有靠着这一行自己动嘴动手吃饭开创幸福美好生活的上进男人吧?这也太让他们委屈了,我都替他们打抱不平,受过婚姻创伤的女人真可怕,你以为自己能当感情咨询专家啊。”

  “反正我是为你好,信不信由你,你不觉得他和何以轩是一种人么,这种天天在外面跑业务几乎都没时间回家的男人,长得再好看点儿,对于别的女人是多么大的诱惑,你单纯的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女人才能插足别人的感情么,男人一旦出轨了,那种打击对婚姻是致命啊。”

  席恩和不耐烦的捂住耳朵,朝着苏锦年比划了一个打住的手势,“我以为你去了法国这两年能蜕变成多么胸怀大志包容苍生海纳百川的女强人,敢情你的脱胎换骨只是因为傍上了一个特别有钱的男人得到了一个公司然后换了一身名牌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发号施令,其实你还是耿耿于怀在你曾经被人挖过墙角这件事上。”

  “别说的跟你自己多透彻似的。”

  苏锦年笑着把餐巾纸扔到席恩和的胸口,“我和顾念琛是最纯洁的合作关系。”

  “拉倒吧。”

  席恩和不屑一顾的撇嘴,那眼神中的不信任把苏锦年看到如坐针毡,她确实心虚,但是她还嘴硬,这毛病一直没改过,延续到现在苏锦年二十六岁,她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连她自己都不敢回顾。

  “你有病男人也有病啊,还合作关系,你有几斤几两别人不明白我还不清楚?你连何以轩都玩儿不转,拿什么去套住顾念琛那种身经百战的男人?人家和你合作,就成心乐意赔钱呗,你能为他带来什么效益?说白了,一开始人家想做点慈善事业积积德,把你留在法国还给了你一碗饭吃,后来呢,在无形之中蕴育的不伦之恋就此悄然发芽,直到开花结果,他娶不了你,因为人家有老婆,只能给你一个公司作为补偿,对于那种在世界富豪榜上排名前一百的土豪,这点钱还不是小意思?也就咱们没见过世面的当个天方夜谭。”

  苏锦年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自从回国到今天,A城的大街小巷凡是知道法琛国际的没有不对她和顾念琛之间的关系议论纷纷,各种版本的故事她听了不下十几个了,连为顾念琛流产的奇闻各路妖魔鬼怪的记者都编的天花乱坠,她心力交瘁之余其实还有隐隐约约的成就感,如果所有人都这么说,是否意味着顾念琛心里,自己也有很重要的位置,即使不如白闺碧,能超过别的女人,也是好的。

  “锦年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和顾念琛是婚外恋还是正常恋还是不伦恋?”

  “你好奇?”

  苏锦年抬眸笑了一下,抿着嘴唇故作深沉。

  “对,我特好奇,我想知道你都作为一个离异的单身女人,还是被抛弃的,你虽然因为年轻没到黄脸婆的地步吧,但是比那刚毕业的水嫩嫩的黄花小姑娘还是有差距的吧,为什么顾念琛那种男人都沦为你的裙下臣了。”

  酷I匠=*网☆3首发~

  苏锦年哭笑不得,去过法国才知道中国的风土人情多么世俗鄙贱,一件本来再正常不过的事竟然被炒成了比娱乐界八卦绯闻还不可思议的神话故事,为什么就没人想过是因为自己卓尔不群的能力得到了顾念琛的赏识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而不是靠着那些让人不堪入耳的潜规则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

  她虽然这么想着,心里也觉得自己异想天开,苏锦年啊苏锦年,你连法琛的财务报表都闹不明白,还妄想自己的能力迷惑了顾念琛那么精明的人物么。

  ——顾念琛,到底为了什么,你让我也陷入了无法理清的矛盾,是相见恨晚,还是无爱不欢?我忽然觉得,遇到你,是我继嫁给何以轩之后,第二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