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离开租住的公寓那天,是一个晴朗无云的黄昏。曼陀大街由南向北刮着萧瑟的秋风,没有温柔的阳光,没有清幽的月亮,只有一望无际的橘黄色天际,还有低沉盘旋的孤雁。

  是时候了,连大雁都要飞到遥远的地方,温暖的国度去过冬,偶尔掉落队伍,他们也会惊慌,那么自己呢,孤身来往,在欲望成河的世界,没有尽头,没有终点,只有一站又一站的陌生车牌和驶向更陌生的列车鸣笛。

  顾念琛的身影在苏锦年越来越模糊的视线里忽然出现,就像当初那么迫不及待而毫无预料的闯入她的世界,搅乱了她原本平静的步调,她顿下本来就已经很慢的脚步,直直的望向他走过来的方向。

  那是这条街道最宽阔的一个路口,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人烟簇簇,看不到一丝缝隙,没人知道苏锦年最害怕人多的地方,像是下一刻就要把她吞没包围,让她连呼吸都窒息。

  果然是顾念琛,他飞奔而来,身后是呼啸而过的车海,司机探出头担忧的看着他,脚下踩慢了刹车,这是在法国,这个讲究人情化的国家,如果是在中国,冷漠的人会探出头来大骂,甚至叫嚣上你的爹妈,苏锦年低下头,想着自己国家无情缺乏教养的人民,再看着一如既往绅士温和的顾念琛站在自己面前,她咬着牙,想哭的冲动肆意蹿出来,把她整个身体都激得禁不住颤抖起来。

  “锦年,今天的机票?”

  顾念琛半天才喊出来她的名字,如鲠在喉,他忽然发觉喊一个人的名字竟然也有这么困难的时候,他默默的伸出手,一点一点搭在她肩上,再往下面滑落,直到停在掌心处,回手一扶,正好握住了苏锦年的手。

  她一颤,顿时涌出了无数的热汗,她一度懊恼,嫌自己成不了气候,不就只是签一下手,没有任何寓意的举动,竟然紧张得心理翻江倒海。

  她点点头,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仰起脸,轻颦浅笑,装作轻松。

  “我走了,欠你的钱,可没有了啊。”

  顾念琛被她逗得也笑出来,摇头,“不要了,况且你帮我这么大的忙,你不止不欠我的,而且我还要付给你双倍工资呢。”

  ——苏锦年,其实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知道,原谅我一开始小人之心了,我对你的突然出现甚至一度想做会不会是可以安排的商业间谍,我下令让他们翻查了你所有在国内的背景,我惊奇的发现,你不只是在感情上受过创伤,你竟然离过一次婚,是他背叛了你,娶了A城的市长千金,你伤心欲绝,才有了法国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我突然特别恨自己,真的,锦年你也许不知道,我活了三十一年,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女人而这么懊恼自责过,你这么纯净美好,我竟然把你连同肮脏的商业间谍想到了一起,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我宁愿做抛弃未婚妻的负心汉,我想告诉你,其实我爱你。

  但是这个时候,小碧告诉我她怀孕了,天知道我从和她在法国定居我都没有碰过她,除了我喝醉的那一晚。

  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一个不完整的残破的我,如何配得上你的完美动人。

  我不喜欢听你总是自怨自艾,你不知道你在外人眼中有多么美好,我害怕如果你继续留在法国我会忍不住伤害你,因为我无法控制感情,也无法选择你抛弃已经有了身孕的小碧。

  ——苏锦年,当你提出你要为了我去A城掌管我的念琛国际,我百感交集,那种酸楚的滋味儿几乎让我这个男儿汉都落泪,你怎么可以这么让我揪心。

  “顾总今天是来送我么?”

  顾念琛愣了一下,有些歉意的低下头,“我想送你去机场,可是公司今天有一个重要的早会,我一会儿就要回去,我起了一个大早想来再看你一眼,你……给我一张照片吧,留个纪念。”

  苏锦年抿唇摸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忽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照片来法国,唯一的一张,还是和何以轩的合影。

  “我没有,我在你的公司,就算不是每天和你在一起,我一个星期要给你汇报一次工作,越洋视频吧,照片……太伤感了。”

  顾念琛也笑了一下,“也对,苏总还在我的念琛国际,你这样的人才如果流失了我会遗憾终生的。”

  ——顾念琛,谢谢你给了我新生,给了我勇气回到A城,一个全新的身份,一段崭新的人生。

  顾念琛,如果不是遇到了你,我会不会死在异国他乡,会不会法国在我的眼里,就变成了另一番景象,不再如此温和浪漫,不再如此动人心弦。

  苏锦年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了公寓,又怎样和顾念琛辞行,当她再度从自己多愁善感的哭泣中回过神来,出租车停在了机场外面,而她也走上了候机厅。

  巴黎国际机场法航446还有十分钟起航,通往中国A城,时间十一个小时,机场来往的乘客和送别的家属站满了整个候机厅,从这头到那头,没有空隙,没有熟悉的人。

  苏锦年回头,望着澄净的落地玻璃窗,A城现在的念琛国际应该手忙脚乱的召开员工大会,迎接她这个即将去公司执掌一切的苏执行官,可惜她只是一个菜鸟,阴差阳错遇到了顾念琛,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最闪闪发光的人。

  不知道A城是否变了模样,席恩和两年没见可否还笑得灿烂,她的爱情兜兜转转能否在这一年修成正果,而何以轩和齐琦,是否那场举世瞩目的世纪婚礼把所有人都震撼。

  曾经住过的地方,何以轩说给了她,可是钥匙苏锦年忘了换,是否回去会被告知此房已售,那她只能住在公司里,身居高位,年薪惊人,苏锦年知道自己很快就能靠能力支付自己在A城的一切开销,还可以把妈妈接来,她已经荒废了太多的青春和岁月,若再不珍惜,此生都寂寥而过。

  以后再不会爱得天昏地暗,痛得撕心裂肺。哪怕顾念琛,她也知道自己赢不了那个陪他生死与共同甘共苦的白闺碧,即使苏锦年清楚,如果最初陪在顾念琛身边的女人是她,那么她会比白闺碧做的更好,因为她莫名的觉得,这个世界上也许再不会有人如她这般为了爱情生死不论。

  ——苏锦年,回到A城,你要脱胎换骨,和从前断的一干二净,别再纠缠在过去,把自己都伤得体无完肤,你何曾不明白,这个世界,几时可怜过你。如同那些在人生路上走得辛苦艰辛的人,他们如果不坚强,命运就要把他们彻底抛弃,连活都活不下去。

  最后一次仰望巴黎的天空,此时黄昏,彼时天堂。

  那一天,最初的佛罗伦萨,冬天,雪花簌簌,落在鼻尖和肩膀,你冻得瑟瑟发抖,你在十字街头等候一辆车,忽然明白了人情冷暖是一个多么残酷的词。

  V)更新最快上酷!8匠网

  现在,你来不及回去看一眼昔日的佛罗伦萨古镇和街道,巴黎美得像童话里的城堡,苏锦年,你是幸运的,能够遇到他,能够活下来。

  ——顾念琛,如果我苏锦年的人生里,何以轩弥足轻重,那么请你记住,在我的岁月里,你是最唯美没有留下黑暗的男人,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永恒,最后一句,我爱过你。请记得,请遗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