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没想到自己不过在法国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从冬天漫雪纷飞到夏季阳光明媚,再到轮回冬季,最后的春日温和。

  她竟然要离开这个国度,这座让她刻骨铭心的城市。

  顾念琛在员工大会上也有些惋惜,他说你们都是跟着我出生入死在法国拼天下的员工,我们形同左右手,你们都是我的生死兄弟,但是不得已,我在中国的两次考察告一段落,我发掘到了很好的市场和相当不错的商机,但是我们念琛国际的主流市场在法国,这是在十年之内都不可能变化的,所以我必须留在法国,而把最熟悉中国环境以及我最信任的员工派遣到中国公干,为期三年,待遇翻倍,有谁愿意可以到我的办公室申请。

  因为念琛国际一向遵循自由人性化的管理模式,所以这个出公差是自愿不强迫,而作为在法国生活很多年甚至出生在这个国家的人,他们大多是不愿意离开的,这就好比每个人对自己的国家都有留恋和依赖,除非经历生死都能看淡的打击,不然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成为一个漂泊流浪的人。

  苏锦年坐在办公室门口,一直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都没见到一个人走进顾念琛的办公室提及这件事,而他从最初的信心满满到最后的无奈叹息,苏锦年知道,中国的市场是他绝对不甘心放弃的,可是他更离不开法国这座让人痴迷的国度,因为他属于这里的浪漫绅士,更因为那个叫白闺碧的女人,随着他漂洋过海,他要给她一个漫长到整个世纪的诺言。

  苏锦年犹豫了很久,知道时针指向了五点,再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而顾念琛仍旧落寞的等在哪里,望着窗外宽敞寂寞的街道出神,她闭上眼,仿佛下了多么大的勇气,毅然敲门走了进去,每一步都带着锥心的疼,每一步都像是慷慨赴死的凛然,让顾念琛都觉得震惊。

  “顾总,他们都是生长在法国的,谁会愿意去那么远的国家,即使对公司再忠心耿耿,他们也还是有顾虑的,但是我来自中国,我知道顾总的念琛国际分公司就开在A城,我愿意回去,如果顾总觉得,我还能胜任执行官这个职位的话。”

  顾念琛忽然觉得特别惊愕,苏锦年每一次的出现都带给他太大的震惊和欣喜,他难以想象她小小的身躯里到底蕴含着多么大的勇气,能够将那些七尺男儿都超越,宁可站在高处不胜寒,也不愿和卑微肮脏的世界同流合污。

  苏锦年是不属于这个社会的,她的与世无争和纯净自然,把这个世界衬托得太丑陋,太让人厌弃。

  “可是,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法国,如果A城有让你不想见到或者见到了会痛不欲生的人,那么你可以留在法国,我会派遣别的人去,你知道我们念琛很多员工都可以为了公司利益而牺牲的。”

  “顾总等了一天,有人进来过么?”

  苏锦年温润浅笑,语气确实不容置疑的斩钉截铁,何以轩一愣,默默的抿唇垂眸,她忽然觉得面前的男人让她心疼,无以复加的心疼,他到底是虚伪还是真实的,为什么苏锦年那么想要靠近看清他,却一次次被现实阻隔在门外,眼看着他的一切变得越来越神秘,还是束手无策。

  顾念琛,如果你知道我迷上了你,会不会希望,我彻底消失在你的世界里,那么此时此刻,你的挽留,我是否该珍惜铭记。

  “我愿意为了公司回国,A城有我的一切,我的青春我的回忆我的家人朋友,我心甘情愿,不是所有事都能逃避一生一世,我终究要回到我的故土,而不是一辈子漂泊在外,顾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相信我会为了念琛国际在中国开启新的一个序幕。”

  ——其实,顾念琛,我又说谎了,我何止是为了念琛国际,如果不是因为你,念琛国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顾念琛,我只是不想看见你紧皱的眉宇和深锁的双目,你合该笑得温润如玉,法国的巴黎属于你,最美的佛罗伦萨也属于你,我只是偷偷占有了不到两年的时间而已,我该还给时间,我该送给岁月。

  ——其实,顾念琛,我第一次觉得,除了何以轩之外,竟然还会有一个男人能够让我义无反顾的为了他而牺牲,至少换回来的是我心安理得,觉得我把一切都还回去了,顾念琛,我不再欠你的,即使巴黎,有我那么不舍的。

  看正Y√版cm章!i节上/酷◎匠网

  说到底,顾念琛,还是你给了苏锦年一个最美的梦,只是一开始做,就注定醒来的时候溃不成军。

  但是如果重新来过,我还会睡过去,安然的做这个梦。

  只因你是顾念琛,把巴黎的阳光明媚和冬雪纷飞,撑着时空的伞,挡去了我最害怕的风雨。

  ——苏锦年,离开了A城,你是法国的苏小姐,虽然你不能一直都做被顾念琛保护的Miss苏,但是至少,你的回忆留在了佛罗伦萨的小镇,还有那架马车。

  ——苏锦年,再次回到A城,请你争点气,遥远的国度不相信眼泪,你没有资格把自己的人生演绎得那么脆弱,楚楚可怜给谁看呢,何以轩么。如果你觉得值得,那么苏锦年,你不配喜欢顾念琛,不配拥有他将念琛都交给你的信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