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佛罗伦萨不悲伤

  苏锦年觉得爱上一个人需要很大的勇气,而在顾念琛身上,她知道了坚持下去其实需要更多的信念。

  她在早晨的阳光里走出这座繁华而落寞的公寓,身后的汽车一排一排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忽然觉得在法国,人与人之间没有贫富的歧视,如果何以轩和她都是法国人,会不会就能厮守到最后。

  然而事实是她站在花园已经停了很久的喷泉前面,顾念琛的黑色豪华跑车就那么出人意料的开到了眼前,就像当初他不经意的闯进苏锦年的生命,然后把平静的步调搅得乱七八糟。

  她惊愕的看着他从车上走下来,逆光的脸庞是那么清和俊朗,怪不得国际名模都是混血儿居多,现在苏锦年终于明白,上帝对每个人都未必公平,世界上的男男女女那么多,他顾不过来,有时候随手多给了一个人什么,他就变成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优质人,比如顾念琛。

  a=更O$新/p最快:=上酷k@匠网

  他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和举手投足间让人迷惑的风度都足以使整个法国为之疯狂痴癫,而苏锦年,她已经确信自己完全沦陷了进去,在风情万种的异国浪漫城市,陷入了一种叫恶性循环的爱恨纠葛里。

  “昨天你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同游佛罗伦萨,我以为那个时间你在说梦话,苏锦年,我现在才发现,你是夜猫子一族的,你难道就不能错过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么?我是要睡觉的。”

  苏锦年忽然觉得顾念琛这番话让她感动得想哭,他还是来了,在自己早晨醒来以为佛罗伦萨又一次要在自己眼中陷入孤独的世界里,他的出现点亮了漫长的阴天,呼唤来了最灿烂的晴空。

  ——巴黎,你可不可以对我残忍一点,这样我会无法离开,在很多年以后,死在这个使我万劫不复的地方。

  顾念琛是为了法国的浪漫多情而生的,他没有过多的修饰,却能让人过目不忘,苏锦年像是被控制住了灵魂一样,她看着顾念琛,连眼神都是水做的。

  他只是云淡风轻的笑,“锦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盯着一个看上去风度翩翩但很有可能是个衣冠禽兽的男人看,会容易引发事故的,莫非你想尝一下男欢女爱?”

  苏锦年被说得一愣,她恍惚从头顶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花痴失神的眼光,经不住脸红了起来。

  “顾先生,你这么拿人打趣,难道不知道走夜路会很危险么。”

  “原来你平时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啊,这话听上去像是30年代纵横上海滩的黑老大才能说出来的,苏锦年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顾念琛的笑声特别性感,不狂妄不浮夸,还带着一点让人痴迷的浑厚的低沉,他说话虽然特别清朗,其实仔细一听,还有些嘶哑,这是成熟男人最让女人着迷的地方,低沉的声带是男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必杀的利器。就好像女人有一双能挤出水来的眼睛,楚楚可怜,颠倒众生。

  “我记得昨天凌晨……你旁边有个女人说话?”

  苏锦年更记得自己在挂断和顾念琛的午夜电话后,一直耿耿于怀再难入眠,他那边的电话里传出女人打哈欠和喊念琛的声音,她几乎愣住,咬着牙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感觉连月光都是冰冷刺骨。

  顾念琛听到苏锦年这么问也是一愣,他抿着薄唇并不说话,有点逃避的目光在闪烁,可是车内的空间这么狭小,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苏锦年无比关注的眼神里成为了足以定格永恒的一幕。

  “是小碧吧。”

  小碧。

  白闺碧。

  苏锦年的眼眸在瞬间沉了下去,她抿唇别过头,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在不停的变换,从一排排的寂寥孤立的树到人山人海和高楼耸立的十字街口,陌生的法国,给苏锦年的记忆增添的更多还是温情一笔,唯有在此时此刻,她觉得陷入了循环往复难以控制的窒息里,她紧紧握着安全带,掌心的热汗和她冰凉身子都不像是一个人的。

  ——顾念琛,你那么爱她,所以当你在一个只是朋友范围内熟悉的女人面前提起她,都会情不自禁的喊小碧。

  这个名字真好听,那么宠溺,那么温柔。

  你们住在一起,这么美丽梦幻的巴黎,这么灯火阑珊的夜晚,那该是多么温存多么风情的一夜。

  ——白闺碧,鬼知道我多么嫉妒羡慕她,她拥有这么多,高贵的出身,完美的外表,还有一个足以让全世界女人羡慕得发疯的未婚夫。

  顾念琛你可知道,我所有的羡慕和嫉妒,只是源于你。

  “你停车吧,顾总。”

  苏锦年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句,声音不大,可是很清晰,顾念琛愣了一下,“你不是说要去佛罗伦萨么,我早晨新加的油,估计晚上也到了。酒店我都定好了,是一套海景房,很漂亮,人工海滩,你会爱上那里的。”

  “理由。”

  苏锦年看着顾念琛,漆黑的眼眸有些戾气。

  “你陪我去佛罗伦萨的理由,员工嘉奖?我工作业绩并不出众,你寂寞难耐想找个人一起自驾游?你有白小姐,而不需要一个下属,那么你定海景房陪我去我想去的地方,为了什么?”

  顾念琛觉得今天苏锦年突然的愤怒让他无所适从,他困惑之余也领略到了这个女人的倔强和固执,他最初就知道,只是没想到,苏锦年执拗起来,带着愚公移山的执着。

  “你自己一个人在法国很不容易,我作为上司我觉得我应该照顾你…….”

  “每个人都没有对另外一个人完全义务的尽职尽责,除非他们关系匪浅,顾总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不要再给我徒增烦恼和压力,你知道的公司现在都在背后议论什么,我受宠若惊。”

  苏锦年斩钉截铁的语气没有什么感情,顾念琛渐渐减慢了速度,最后停在一个商场门口,他默默无语的看着苏锦年拿起包走下车,然后站在将近中午的阳光中,逆光的温柔和五彩缤纷的橱窗折射将她的身影都笼罩得像梦一样,他恍惚失神,然后在她决绝的那句“谢谢顾总浪费时间在我这个小员工身上,不耽误您了,再见。”

  苏锦年的背影越来越小,直至最后蜷缩成了一个点,苍茫一线,天地都变得冷漠。

  顾念琛皱着眉头,反复回忆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是表情还是言论,是语气还是动作?为什么她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顾念琛握紧方向盘有些不知所措,女人果然很麻烦,她们并非至于一个月的那几天才暴躁不安,很多女人一年没有几天柔情似水,她们每天都活得异常愤怒,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她们一样,这样愤世嫉俗的冲动很不好,女人还是娴静恬淡些更让男人依赖。

  顾念琛低头看了一眼来显,将耳机塞进耳朵里。

  “喂,小碧。”

  “我怀孕了,念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