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觉得自己有些自虐。

  她以前的确没发现这个毛病,在她还和何以轩固守在婚姻围城里跌跌撞撞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说话都唯唯诺诺的,尤其是面对那个彪悍人生过惯了看见谁都拿人家当情敌的婆婆,苏锦年觉得自己比保姆还可怜,至少保姆还拿着薪水忍气吞声,可她却要低眉顺眼的给别人白使唤。

  现在苏锦年觉得她更加迈向了一个高层次的级别。

  她认为女人喜欢上已婚男人或者是已经有未婚妻的男人就是一个完全不顾后果的飞蛾扑火,等同于自虐。

  比如苏锦年对顾念琛。

  她一开始觉得自己不过一时的感激,就如同男人对女人在某一个特定时间环境下的新鲜感是一样的道理,可是渐渐的她发觉没有这么简单。

  ——她会有意无意的在公司食堂搜寻顾念琛的身影,会在给他发完信息询问明天工作安排后不停的关注手机来显,会不会有他的电话和回复,会在经过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想尽办法进去溜一圈,哪怕只是多余的问一句,“顾总,你今天吃了么?”

  ——她会想尽办法搞到顾念琛的QQ号,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他空间搜寻哪怕一丁点有关他私人生活的痕迹,她从来没看到过白闺碧的出现,从来没有找到过他对私人生活的丝毫陈述,可即使这样,她仍旧乐此不疲。

  苏锦年开始了她最厌恶的事。

  第三者和写日记。

  她觉得前者是愚蠢女人的行为,后者是没长大的期期艾艾的小女孩的幻想,说一些无病呻吟的话来恶心所有人,看得头昏脑胀都找不到内涵,但是不可否认,这算是一种精神高度紧绷和压力山大的时候最完美的发泄释放。

  ——顾念琛,这是我第一次写下关于巴黎的点点滴滴,我从未相信过缘分,即使那段在我的青春岁月里举足轻重的婚姻,我仍然觉得不够完美,至少和上天注定的相遇,还差那么多。

  ——顾念琛,我曾问过你,是否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保质期就是一个新鲜感的维系。

  你说苏锦年,男人都如此,我也是。

  我瞬间黯然下去,我想要的不是这句话,而是你能信誓旦旦的说,好男人不会,顾念琛是好男人。

  你说我傻不傻,顾念琛。

  ——我突然发现我特别喜欢叫你的名字,在心里或者纸上,甚至把画板点开在电脑屏幕上全部写下这三个字,然后傻笑,陷入我自己自导自演的电影里。

  有点狗血,像台湾的言情剧,但是我那么珍惜,弥足珍贵。

  ——顾念琛,如果你告诉我,白闺碧是你一生所牵,我会离开,但是你说,我们只是彼此的慰藉,在意乱情迷纵情声色的法国。

  顾念琛呐,你知道巴黎让人不坚强,尤其我还是苏锦年,一个多愁善感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女人。

  苏锦年写的忘乎所以,席恩和笑得前仰后合,她在法国的凌晨打电话过来,说我们这里阳光明媚白日清新。

  苏锦年看着电脑屏幕,眼睛都花了,她打着哈欠说好,你享受阳光吧,我要睡觉。

  席恩和拦着她,说越洋长途这么贵,至少你不能让我白花钱吧?

  苏锦年握着手机愣了一下,点开自己的记事本,看了一眼这个月的账户余额,“我把话费给你打过去?”

  “那倒不用,我发现你现在特别会避重就轻,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啊,在朋友网上无病呻吟滥煽情,你以为你还是90后刚恋爱的小姑娘啊,恶心死了。”

  苏锦年咬着嘴唇傻笑,说你不会不看么,我又没让你帮我品鉴。

  “我倒是想不看,我一登录进去朋友网页面,满篇都是你,什么顾念琛这个顾念琛那个,我纳闷儿了,你以前都不玩儿的小女孩东西,现在这么狂热啊,顾念琛是谁呀?”

  苏锦年按捺不住自己的心跳,她忽然有点懊恼愤怒,二十五岁的人了,怎么会对一个男人这么脸红心跳,她觉得自己太过高调了,连席恩和这个大嘴巴都知道了,下次同学聚会自己就算不去也必然名满天下。

  “你别上外面给我胡说八道乱八卦去啊,我们就是同事关系,人家有未婚妻。”

  “得,明白了。”

  席恩和躺在宽大的床上沐浴着外面的阳光,秋天的天空总是特别高特别蓝,空旷悠远得像是一幅画,水墨彩迹,看得人心都温暖柔和起来。

  ——可惜苏锦年你看不到了,巴黎都把你迷醉,你早已遗忘了A城的风雨。

  “看来小三儿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可耻的人,齐琦插足了你的婚姻,你虽然表面上输的完美精彩,但是转身回去怀恨在心,别人抢你老公,你就抢别人老公,对吧?而且苏锦年我现在特别佩服你,你是中国的好女儿,你不选择坑中国女人,跑国外欺负人家洋妞儿去了,我告诉你,一般法国男人审美观看不上你,胸平得跟锅底似的,你没有诱惑人眼珠子的凸起高峰你拿什么当小三儿黯然销魂啊?”

  苏锦年的脸猛地红了起来,她低下头,看着手上送给顾念琛的生日礼物,那是上个星期他三十一岁的生日她买来的手表,花费了她在念琛国际七个月积存下来的工资,她买了一对,男款的送给了顾念琛,女款的自己留下了,她现在一看都会不好意思,心理想着苏锦年,你竟然在这么热情的法国也冷不下去了。

  “我没有那么缺德邪恶,我只是自己干动心不行啊?再说了,他没结婚,未婚妻你听不明白么,一切都还没有注定,谁规定了有女朋友的男人外人就不许打主意了,这年头中国都流行小三儿了,何况是与生俱来就开放梦幻的法国,哦对了,我可是在巴黎。”

  ——巴黎的浪漫刻骨铭心,巴黎的爱情让人奋不顾身,巴黎的街道带着英伦巴黎的古老和旷野,巴黎的小镇,有温柔的地板和宽大的梧桐。

  “苏锦年,我真没想到,和何以轩爱的轰轰烈烈的是你,把他忘得彻底的还是你,也好,人总要往前开,但是你扪心自问,你做好准备开始下一段爱情了么,你真的遗忘了,也就你自己骗自己。”

  席恩和放下电话抱着枕头忽然想睡过去,她觉得所有的人生都物是人非了,从最初的坚持和信仰,到现在的时过境迁,自己选择的不是最开始动心那么多年的人,苏锦年也选择了抛弃回忆的可悲,开始异国的追逐。

  ——苏锦年,席恩和说得你心口疼么?

  苏锦年怔怔的望着窗外的夜景,巴黎和香港是一样的,每一个夜晚,都有无眠的人。

  何以轩这个秋天就要过他二十七岁的生日了,她在遥远的法国,他在更遥远的中国,他于她是翻山越岭再不可能触碰到的彩虹,她于他是百转千回终究失去错过的人生。

  何以轩生日快乐,我怕到了那一天我会忘记,法国和中国的时差我还没有倒过来,每天都浑浑噩噩,我宁愿这样不清不楚,至少好过我明白每一个日子和昼夜颠倒的时辰,如同置身在没有反过去的东西半球。

  Of酷8G匠◎F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A城晴空万里,法国也是如此。

  巴黎很美,佛罗伦萨呢。

  苏锦年闭上眼,在心里默念。

  ——佛罗伦萨,明天周末,黄昏时分,街头小镇,我们不见不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