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这法国的街道,原来也有匆忙的身影。

  苏锦年站在枯黄的路灯底下,今年的冬天这么漫长,春天被缩得那么短,一眨眼就是春去夏来,苏锦年都还没做好准备,法国的夏天就带着泥土的芬芳和花草的绽放挤进了她单调一冬的世界。

  半年的时光,她渐渐偶尔忙碌起来,已渐渐遗忘这是在异国的街头,在车厢很短还被成为长轨的车上,她习惯了这里短暂的白天,有时候夜幕还没降临,巴黎街头的夜生活就开始了,她很想不顾一切的冲进人海里,学着她们的放肆把青春都挥霍掉,还这么年轻,何必作茧自缚画地为牢。

  顾念琛仍旧在生活上帮着她,本来合同上定好的四千三百块法郎的工资,每个月到她手上从来不会低于六千,那一次听见中层管理在员工餐厅议论自己五千八百的月薪根本养不了家了,全球经济危机把法国搞的天翻地覆,一个商业口令有可能拯救一片公司,也有可能摧毁整个产业链。

  苏锦年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被顾念琛怜悯了这么久。

  她的自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打击,她飞奔出餐厅一口气跑上二十二楼,当她大汗淋漓的站在顾念琛的办公桌前面看着他不可思议的一张脸时,她忽然想起来这个公司有两个观光电梯,她竟然是徒步一口气跑上来的,中间都没有歇息。

  她觉得何以轩说的真没错,当一个人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失无所失,就是逆境爆发求的生存的时候,你所有的潜力都将爆发,而你却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你竟然多才多艺到了这种地步。

  “你怎么了?”

  顾念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苏锦年汗流浃背的样子让他确信她是跑上楼来的,他递过去一张纸巾,她却一把推开,“顾总,我的工资,是不是多给了?”

  顾念琛一愣,“是这个月的么?”

  “每一个月,从我开始工作领第一个月的薪水到现在,半年,我至少多拿了工资八千法郎,你不知道么,财务没有报备?”

  顾念琛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他的沉默和冷静让苏锦年几乎都要发狂了。

  “顾总,沉默是金,可是不在沉默着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你没听过么?”

  “锦年,你一个人在法国不容易,无依无靠,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你,仅此而已。”

  ^h最4新章E节-上|酷#匠dL网x

  “可是全球经济危机,咱们法琛国际也未必能幸免吧,我知道顾总你能力卓越,但是也不可能掌控全球的经济命脉,我不需要在公司也存在难关的时候再占公司的一分钱便宜,我是不容易,可是我本来能选择回国,是我自己不愿意,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拿的已经很多了,我知道我本来不配这个职务。”

  苏锦年说完在顾念琛诧异的目光中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可是她给顾念琛的惊讶远远没有结束,他在晚上五点下班之前的前几秒钟,意外收到了一条来自国际银行的信息,他的帐号上凭空多了八千块法郎,而转入帐号显示的开户名,正是苏锦年。

  顾念琛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她的莽撞固执还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毅力让顾念琛觉得自己都不得不佩服,她把很多事都看成了不应该,而不是理所当然,她的正直有些执拗,他觉得如视瑰宝。

  其实苏锦年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动的女人,对何以轩是,对程佳尚也是,没想到逃出了中国,她却再次陷入了法国更来势汹汹的偶遇,这种奇妙的缘分在最初给苏锦年的震撼和惊喜无法形容,可是渐渐的她只觉得惶恐不安。

  顾念琛。

  她惊奇而意外的发现了自己迷恋上了顾念琛。

  他的背影、他的举手投足、他的每一句话,她都不想错过,只要是面对她所表现出来的,她会反复回味,在夜深人静霓虹闪烁的午夜,她站在十七蹭的公寓窗前,俯瞰巴黎这座欲语还休的神秘城市,脑海中会情不自禁浮现出她在法国记忆犹深的事,而这每件事的男主角,无一不是顾念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