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成为了法国巴黎时装表演晚会上最备受瞩目的女人。

  顾念琛似乎知道她的尺寸,那套天蓝色的晚礼服把她最完美的身材优点毫无遗漏的衬托了出来,玲珑有致的勾画,浅色系的纯淡妆容,苏锦年挽着顾念琛的手臂出现的时候,她集结了所有的摄像机和男人的目光。

  她小声在他耳边笑,“顾先生,你的眼睛是精确到纳米的科学机器么?这件衣服刚刚好,知道么,我一尺八的腰围一直是我的自豪。”

  顾念琛保持着一贯温和从容的姿态,那种风度让所有女人都痴迷。

  “我顾念琛带出去的女人,一定是最好的。”

  他的自信在苏锦年的眼里有种不可一世的高傲,但是这份高傲让她深深的陷了进去,和最初的何以轩在球场上傲世群雄的自负是那么想象,舍我其谁是男人永恒霸气的风度。

  ——顾念琛,你不要这样完美,我会掉进去粉身碎骨的。

  苏锦年那天晚上的艳冠群芳成为了巴黎国际酒店最经典的一幕,她在T台上和那些主办方请来的专职模特一起走秀,优雅的蓝色长裙,流波轻转的温婉目光,樱色薄唇潋滟风姿,连轻柔的呼吸带动胸前此起彼伏的弧度都成了一剂销魂蚀骨的蛊毒。

  在此之前顾念琛从来没见过这么纯净的女孩,她的笑容比那些虚伪的面对镁光灯闪烁假惺惺的明星模特都更要自然,像是水晶的珍贵和玻璃的透明,眉宇轻蹙,唇角微扬,动人在霎那,遗忘在一生。

  法国老外聚在一起喝酒畅谈人生,这个以商业利益为背景的聚会看上去却那么平和慈善,没有张口闭口的金钱和连眼睛都急红的交易渴望,这是欧洲奔放的男人和女人在某些领域唯一的含蓄的一面,却是含蓄的亚洲人在丑陋面前最奔放的虚伪。

  顾念琛坐在VIP的贵宾区域,周围是各种看上去让苏锦年特别别扭的大鼻子,他们的眼睛都是蓝色和绿色的,指着台上和模特们展示服装的苏锦年,用法文惊讶的尖叫,苏锦年有些惊慌,她听不懂的法文却也看不懂的眼神,好不容易挨到下台,她迫不及待的奔向始终挂着微笑的顾念琛,她问他们说我什么?

  顾念琛仍旧那么绅士,竖起拇指,“他们说看那个穿蓝色长裙的女孩,惊艳闪亮的中国小姐。”

  苏锦年忽然爱上了这种光鲜亮丽让人痴迷的生活方式,在镁光灯下有一种醉生梦死的感觉,可以把人变成张狂的欲望魔鬼。

  ,6看正0¤版章1节f…上酷#匠网

  她靠着顾念琛,说下次你还带我来么?

  顾念琛点头,恍惚中苏锦年以为自己看错了,他那一瞬间的表情,像极了男人对女人的宠溺。

  “为什么不会,你惊艳了我,真的,锦年。”

  “为什么不带着白闺碧?她应该最名副其实跟着你来。”

  苏锦年这句不合时宜的话把顾念琛推向了尴尬,他默默的盯着脚下发光的理石地面,很久才说,“如果我爱,我会。”

  之后这个时装晚会进入了最后的宴宾阶段,苏锦年跟着顾念琛周旋在各种他说对法琛国际有用的外国人身边,她被敬酒,他起初会笑着点头,她就一饮而尽,苏锦年此前很少喝酒,她可怜的酒量让她觉得没有面子,而今天,她却怎么也醉不了。

  也许之前都是心先醉了,所以人也跟着醉了,而现在,她清醒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自己适合什么,所以这一份清醒在酒面前,却更加强大。

  苏锦年不记得那些满口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的老外到底怎样不停的劝酒,她之后想过,或许这就是法国巴黎这座全世界最浪漫梦幻的城市对人们的尊敬和喜爱,这个闪亮的中国小姐,让他们想靠近接触,于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她就只能一杯接一杯。

  苏锦年只记住了在她脸上浮起微微红润的时候,顾念琛替她挡去了所有的敬酒和笑谈,她朦胧的双眼如同蒙上了一层清霜,看不见大厅里所有的光怪陆离,她的耳朵也被空气堵死,听不见所有的喧嚣繁华,唯能看见顾念琛谈笑风生潇洒自如,他的侧脸是勾魂的一幅画,把所有看见的人都葬身在深渊里。

  “为什么替我挡酒,我是你的助理,不对么。”

  将近十二点晚会才刚刚结束,苏锦年被顾念琛抱着放进车里,她醉眼朦胧,午夜月光笼罩下的巴黎城,繁华得像是一场梦,做了就不愿意再醒过来的梦。

  瞧,苏锦年,你还是醉了,刚才太喧嚣,你醉不起来,现在安静了,天地只有稀稀疏疏的斑驳月影和沙沙作响的叶子,还有你和顾念琛,于是你一醉解千愁,争气点,不要不省人事,他不是你的。

  顾念琛关好了车门,系上安全带,他看着坐在旁边的苏锦年,她的姿势太奔放,那隐隐约约的胸口朝着月光最亮的地方,他情不自禁恍惚失神,然后清醒过来别脸去,不自然的咳了一声。

  “闪亮的中国小姐,在保守的中国成长,来到奔放浪漫的法国,你终于入乡随俗了,我还以为你会不适应。”

  他说完再次扭头,苏锦年不解的咬着嘴唇,忽然灌进车里的凉风把她吹得一激灵,他伸出手,轻轻划过她温热滚烫的脸,向下蔓延,最后停在领口的位置,手指忽然灵活的一转,将抹胸的界限往上提了提,这一连串的动作把苏锦年的脸羞得通红,她做好了身体微微偏向车窗的方向,有些仓促的语气。

  “你好好开车,不该看的别瞎看。”

  顾念琛颇有深意的笑着,“我不会看作你是在勾引我,因为这种最小号的你都要往下掉,我无法想象你勾引我的本钱是什么。”

  他说着却忍不住的笑,今晚的心情真的很好,法琛国际因为一个最不起眼的苏锦年被所有人铭记,她带给自己的震撼远远多于那些今晚第一次见到她的人。

  在法国,很多女孩为了做豪门梦,都不择手段的挤入各种商业酒会,为了结实有钱有地位的男人,这一点和中国一样,确切的说,对金钱和地位的渴望全世界都大同小异。

  顾念琛从骨子里特别反感这种梦想不劳而获的女人,她们有大把的青春去奋斗,却在纸醉金迷的欲望都市里沦陷了自己的灵魂,再堕落到最深的迷途。

  但是苏锦年,她的不经意疏忽都带着浑然天成的娇憨和迷茫,那种似懂非懂的眼神,似笑非笑的唇角,还有隐隐约约的神秘气质,都把顾念琛对爱情最初的幻想唤醒了,他忽然忍不住想,如果,只是如果,这个苏锦年的出现是被宿命安排好的经过,那么撞在一起的相遇,是否美轮美奂足以点燃整个人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