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两天,苏锦年跟着顾念琛穿梭在巴黎的清晨和黄昏里,从佛罗伦萨到巴黎,再到最边缘的工业小镇和市中心的华人街,她精疲力竭,他却兴致勃勃。

  他说,苏锦年,这是我在法国的商业帝国。

  她惊愕的站在玄铁公路轨道旁边,任凭远处的轻轨呼啸而过直奔她冲过来,顾念琛一把拉过她,无奈的搓着手,“我预感,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会在法国丧命,你热爱佛罗伦萨的美丽和梦幻,所以要与它长眠么?”

  商业帝国,三十岁的他,拥有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里最繁华的城市所有耀眼的一切。

  如果他没有未婚妻,是否法国的女郎,都会因为争夺他而酿成惊动世界的血案。

  苏锦年觉得自己撞大运才认识了顾念琛,因为急着要来法国不顾一切,她在网上和一个临时有事去不了的人换了票,从经济舱转到商务舱,一分钱都没多搭,她只庆幸自己捡了便宜,却没想到会遇上更大的便宜——顾念琛。

  苏锦年第一次见到顾念琛的未婚妻,是在他的跨国集团法琛国际公司里,她坐在会议室和他的女秘书聊着天,女秘书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甚至在很长几分钟里,苏锦年都觉得自己特别落伍,很多网络词语她竟然一个都不知道,而那个在佛罗伦萨大学主修经管副业中文毕业的女秘书,竟然比她掌握了更多祖国内幕。

  比如哪个女明星怀了二胎超生违法罚了一百万,中央领导人在自己的卫生间不小心下了一个裹着粪便的鹅蛋,大马路上发小广告的很可能是富二代出来体验生活,你打扮漂亮点温柔接过来写着八折做流产的优惠单还以一个灿烂微笑就极有可能将本来锦衣玉食却突然尝尽人情冷暖心内落差万千的富少爷俘虏了顺利嫁入想都不敢想的豪门。

  苏锦年睁大了眼睛像听故事一样,女秘书金发碧眼比法国明星还漂亮,惊奇的看着苏锦年,“苏小姐都没有听过么?”

  苏锦年觉得自己不仅被男人抛弃被岁月遗忘,连这个社会都将她踢到了世界边缘,她尴尬得笑着,真恨不得这种被巨额理石铺着的地面会突然被打开出现一个地下室,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然后再也不出来。

  之后顾念琛就带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娇小的身躯瘦弱的腰肢,鹅蛋圆的白皙脸蛋,不薄不厚的红嘴唇,气色特别好,笑容特别甜。

  脑残。

  苏锦年脑海中忽然闪过席恩和在学生时代对自己的评价,不同于花痴,而是一种连花痴都不会的智障级别群体。

  这就是他的未婚妻,顾念琛的女人。

  苏锦年默默低下头,全世界都在晒幸福秀恩爱,只有她形单影只感受着异国冬天飘雪的寒风。

  他的未婚妻叫白闺碧,人如其命,大家闺秀的出身,小家碧玉的娇秀,清清白白,让人觉得连靠近都是亵渎。

  她对顾念琛的情之所终似乎到了让所有女人都望而却步的地步,她不愿错过他的一举一动,在她和苏锦年并肩而坐的一个小时里,她的眼里除了顾念琛的笑就是顾念琛的沉默。

  一颦一笑为了男人而存在,这终究会是女人的劫难。

  曾经苏锦年何尝不是这样对待何以轩,他把她当成手心里的珍珠,可是她经过的月华如洗鹬蚌磨砺都是他给的,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和所谓点滴宠爱包容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苏锦年是何以轩最初的赢家,也是这场不对等的爱情里最后的输家。

  苏锦年如愿以偿进入了念琛国际公司,成为了一个工作清闲打扮时尚的前台,和一个法国女孩一起,她惊讶的发现那个法国女孩是整个公司最有气质和信仰的职员,她懂得世界上所有的爱恨情仇,却还能保持一开始的纯真。

  顾念琛在电子邮件里告诉苏锦年,想要遗忘过去在一个全新而陌生的世界生存,你需要彻底把介怀的扔掉,改造自己成为人生的赢家,而不再唯唯诺诺,依附那个根本不值得信任的人,尤其是男人。

  苏锦年笑着回复给他一个笑脸,底下是一句“包括你么?”

  在苏锦年的邮件发送成功之后,公司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该死的停电。

  她窝在前台和那个法国女孩掏出手机照亮,心里突然觉得特别急促,顾念琛会回复什么,成了她的疑问。

  这个疑问一直到两年后苏锦年回到中国时才被解开,她走下飞机,站在秋天最萧瑟的风里,烁烁凄雨落在手机屏幕上,眼底亦是一片湿润,彻底模糊了清晰的字迹。

  ——包括你么?「2006年12月3日11:32」

  ——当然,我也是男人。「2006年12月3日18:47」

  ——还记得你问过我一个问题么,苏锦年,现在我想重新回答你,我会欺骗所有人,包括白闺碧,但是你不会,因为现在,我爱你。「2008年3月18日00:05」

  那天在六个小时后来电时她已经忘了问顾念琛的这句话,而且一忘,就是两年。

  最新3◎章J《节上*酷W(匠n网M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