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见到顾念琛未婚妻那天,她站在租住的华人街十字路口上怎么也打不着车,一共为她停下了三辆,第一辆和她说了半天,谁也没有听明白对方的语言,第二辆看了她一眼,就直接开走了,苏锦年自己想也许他没见过外国人,以为是不怀好意的美国又要打利比亚派来法国的间谍。

  在她最无助的一颗,第三辆车就这么停了下来,顾念琛。

  他露齿浅笑,带着醉人的酒窝,以前在苏锦年的认知里,凡是男人有酒窝都特别没有气概,就是传说中的有点娘,可是她在今天突然发现,顾念琛改变了她对酒窝男人的看法,相反,因为顾念琛,苏锦年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幕,就是带着酒窝的淡淡浅笑。

  “我去公司,我在法国的公司,你住的华人街,是我每天的必经之地。”

  苏锦年听顾念琛云淡风轻的说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遇到她的理由,她瘪瘪嘴,心里一窝没由来的落寞。

  ——又是一个被上帝给予的幸运宠坏的男人,和程佳尚一样。

  苏锦年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好运气都给了身边遇到的男人,而她自己却惨不忍睹被岁月戏弄。

  就连和她原本一个世界里的何以轩,也因为宿命的眷顾,成为了A城最受瞩目的男人,苏锦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呐。

  在苏锦年来到法国之前,她无数次的憧憬和向往,何以轩陪着她坐在穿梭巴士里经过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园和佛罗伦萨灿烂明媚的古镇,在许愿池里落下一枚硬币,想着永不分离。

  今天终于一个人完成了跨越了多少年的梦想,苏锦年扭头看了一眼安静开车的顾念琛,陪伴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在飞机上意外认识又戏剧性重逢的男人。

  真是造物弄人,人终究无法和天抗争。

  苏锦年和顾念琛路过法国巴黎盛景北海的城西,在手机相册里留了一个纪念,她笑着靠着路灯,旁边站着有点拘谨的顾念琛,他埋怨着说女孩子怎么都这么爱照相啊,我今天早晨出来得匆忙没洗头。

  她抿嘴笑便成了咧嘴哈哈大笑,她说顾先生,你即使很多年不洗也一样帅气。

  他脸有点红,说在我的印象里,中国女孩那么含蓄,你这么不吝啬对别人的夸奖,怎么还会有男人愿意错过你呢。

  酷匠网Y首*发c

  苏锦年低下头,眼眸里闪过一丝把世界都凉透的哀伤。

  ——法国这么浪漫,让我为之倾倒,即使我寂寞,也愿意伴随它的清晨狂欢。

  ——不知道法国巴黎的黄昏,普罗旺斯的午后,是否也像现在这样带着点温暖的忧伤,至少在陌生的国度,每个角落的空气,都有强势的禁锢自由的霸气。

  比如苏锦年的现在,她的心里只有零点一分的距离,却还要装作逞强,把自己看得和埃菲尔铁塔一样高大宽广。

  顾念琛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多愁善感的女孩,她的一颦一笑一低头一仰面,都那么让人心凉,仿佛岁月给予她的,除了摄人心魄的忧愁,再没有别的什么。

  “你对法国不熟吧,我记得昨天在飞机上你跟我说,你第一次离开中国?要不跟着我一起去公司吧,我中午就休息了,陪你去逛逛巴黎的橱窗,然后到咖啡厅里坐一会儿,我知道一家的咖啡烹得特别棒。”

  席恩和说特别绅士的男人所发出的邀请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拒绝,尤其是单身的,受过情伤的女孩。

  法国的浪漫多情再一次印证了那个自诩为摧残辣手和民间情圣的席恩和到底有多么未卜先知,苏锦年有些沦落在顾念琛近乎完美的眼神里,深邃的瞳孔能把人吸进去,再绞成碎末。

  她皱着鼻子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眼神里可怜兮兮的目光把顾念琛的心都揉碎了,他说能赏脸允许我请你么?

  苏锦年笑着点头,连心情都是明媚的,她犹豫了一下,说顾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让人想要靠近的男人。

  鬼知道苏锦年从来没有这么煽情过,从小保守的母亲灌输的思想就是女孩要矜持,尤其在不熟悉的男人面前,可是苏锦年也觉得莫名其妙,这个男人就是有一种让她想要忘记世俗和流言的念头,那种勇气,从何以轩之后,她再没付出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