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人海和未来相逢【1】

  苏锦年没想到,在法国那么忧伤的深巷和街道,在林立的欧式风情建筑物和早晨让人觉得晕眩的温和阳光下,她能坐在观光巴士上再次遇到那个飞机上笑容绅士的男人,他穿着适合这个国度的白色衬衫和蓝色运动鞋,戴着海伦的墨镜,拿着最柔和光线的照相机,她意外成为他镜头中的风景,飘扬的长发和忧郁的眼神,都被他在一声叹息中固定成了永恒的一幕。

  “原来是你啊。”

  对苏锦年来说,这种在一天之内两次相遇的感觉是奇妙而暖心的,异国他乡千山万水,偶尔一次万花筒的绚烂重逢,都像划过天际烟花一般凄美。

  她拍了拍马身,喊着停车,驾车的老头用生涩的中文说了一句“姑娘”,苏锦年没等车彻底停下就跳了下去,和男人面对面站着,带了点儿陌生的羞涩。

  “苏锦年。”

  他点头,扬眉一笑,有时光的味道。

  “顾念琛。”

  他把她拉到自己的观光车上,指着四周曲折却宽阔的法国梧桐,说佛罗伦萨的古镇一年四季都望不到尽头,很像中国的北京,在遥远的城墙下,有金发碧眼一掠而过的女人,穿着热情奔放的热裙,戴着一顶将时光都凝固的草帽,那是法国最美好的天气,没有时空隧道的时明时暗,没有春夏秋冬的交替变换。

  她说我来自A城,离开时撕心裂肺万念俱灰,如果不是踏上飞机遇到你,我在法国或许和任何人都不会说一句话。

  他惊讶的看着这个女孩,淡淡的忧伤,明媚的浅容,安静的坐在观光车上,她看的是风景,却不知道自己也落入了别人眼中,成了一道无法言说的美好。

  “苏锦年?贫僧看你面相,听该是繁花似锦啊。”

  顾念琛忽然捋着胡子笑,苏锦年愣了一下,也跟着笑起来。

  “有没有人说过,你一笑,很美很美?”

  苏锦年被突然打过来的一束阳光迷了眼睛,朦胧的光圈带着异国风情的涟漪穿梭在空气中,她失神的瞬间,耳畔回想起了多年前那个也在霎那动了她心弦的男人,他明眸皓齿,白衬衣白球鞋,背着蓝色的羽毛球拍,一句话恍惚了她的岁月。

  ——苏锦年,是三班的那个爱哭鬼么,你原来笑起来这么好看啊。

  何以轩,你当初不经意而来,如果知道多年后给彼此的都是伤害,会不会宁愿不告诉我这个笑起来很美的秘密,也不会把单车停在我面前?

  “苏锦年!这儿,这儿有你喜欢的白莲!”

  如果不是那个漫山遍野花草盛绽的夏天,我们即将各奔东西,我拿着五百七十二分的中考成绩,站在你指给我看的那一片池塘里盛开的白莲花,你迎风笑着,我逆光而立,清秀长发,瘦高背影。

  你说苏锦年,其实我喜欢你,你知道么。

  我傻傻的摇头,“你不是喜欢席恩和么?”

  你嗤之以鼻,回头看着那个和一群女孩叽叽喳喳逮蝴蝶的绯闻女友,不屑一顾的说,“我喜欢安安静静的女孩,那么疯的女孩我降不住。”

  那年你十五岁,我十四岁,我义无反顾跟着只考了四百二十一分的你去了最普通的私立高中,只为了那一句“你喜欢我。”毫不犹豫的堵上了我的青春。

  在和你牵手走进校园的一刻,我庆幸自己没有看到我们的结局,不然你一定会逃,只为了多年后不在我心上割下一道疤,而我或许也会离开,哪怕不情不愿,至少好过缠绵悱恻的伤口,跨越漫长的1997年。

  “你在想什么?”

  顾念琛看着苏锦年的侧脸,她失神的时候都安静得美轮美奂,一张只是秀气的脸,却能收起这个世界上最风情万种的忧伤。

  “想我的初恋,你有过么?”

  苏锦年才问出口,忽然恨自己的幼稚和愚蠢,一个三十岁的成功男人,身上完美融合了中国的保守成熟和法国的绅士浪漫的男人,怎么会没有过轰轰烈烈的初恋呢。

  顾念琛愣了一下,脸上微微闪过一丝潮红,“有过吧,记不清了。”

  “怎么会记不清呢?”

  苏锦年觉得他真特别,发生过的事情竟然都能遗忘,他抿着嘴唇望向远处起伏的古板石子路,赶着马车的法国老头还戴着一顶海花圈起来的草帽。

  “她死了吧,在一座海滨城市,我没见到最后一面。”

  阳光下他的侧脸闪过一丝忧伤,深邃的眼眸里淡淡波光,那是他对青春的岁月带着点懊恼的忏悔,不是遗忘,而是每每提及,便痛彻心扉,何必让自己活在阴影里,于是选择绝口不提。

  “对不起。”

  苏锦年尴尬的低下头,她不经意看见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钻戒,她惊讶的抬起头,“你结婚了?”

  顾念琛只是耸耸肩,举起自己的左手,愣神望着那在明媚光芒下烁烁发光的钻石,呓语似的,“我有未婚妻。”

  法国和中国是不一样的,他们可以不结婚,但是一定要订婚。

  所以苏锦年在下一刻又释怀了,也就是说,那一天何以轩在和她领离婚证的时候,带着的钻戒未必代表他已经娶了齐琦,也许只是一个承诺。

  瞧,我选择了你,选择了平步青云。

  佛罗伦萨的冬天会下雪么,记忆里的A城,冬季漫长得像是一个世纪,夏天来得快,却也走得悄无声息,那么法国的冬天呢,雪花烂漫还是北风朔朔。

  ——何以轩,我带着最后的坚持和最初的信念来到了昔年你说要带我度蜜月的法国,佛罗伦萨的冬天很暖,阳光不刺眼。姑娘穿的很少,没有厚重的棉衣,但是她们身材不好,你说你喜欢安静的女孩,来这里吧,你会知道其实我有多么好。

  ——A城,卢浮宫的壁画穿越了千年的历史,每一幅都带着逆回了年轮的光束,人山人海被它描摹成了一座皇宫,可是金碧辉煌,不如你寒夜的一盏灯,给我安心以待的流年。

  /最新●,章TM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