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我真要离开了。”

  苏锦年坐在席恩和对面,看着她一声不响的绣花,心里都凉了。

  “我说我要走了。”

  “你说了半天主旨是什么?”

  她抬起头,放下手里的针线,原来是一个许字,苏锦年恍惚记起来,她新找的男朋友,就姓许。

  “这么小家碧玉,你真恶心,人家大男人几个喜欢这种东西啊,你还绣了个红色,他戴那儿呀。”

  “揣在口袋里,放在内裤里,有的是地方,只要想收起来。”

  席恩和沾沾自喜的继续拿起来绣,厨房里的水开了,哗哗的响,苏锦年拧着眉头进去替她倒水,嘴里嘟囔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明明是来找个安慰的,还当起了苦力。

  “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啊苏锦年,你要去哪儿呀。”

  一个小时后席恩和终于绣完了那个许字,她看着窝在沙发里几乎昏昏欲睡过去的苏锦年,才想起刚才没说完的话。

  “我要去法国。”

  苏锦年睁开眼,默默的看了眼时间,低头穿上鞋,“本来打算请你吃顿饭,就当散伙饭了,结果把时间耽误在看你绣花上,我傍晚的飞机。”

  席恩和看苏锦年来真的,也傻了,“你去法国干嘛啊,你有钱么,你去那儿拥抱自由女神像去?”

  席恩和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苏锦年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自由女神像是法国的么?我觉得在A城继续呆下去我会发疯,程佳尚那个没见过女人的极品上司,还有即将举办的齐琦和何以轩的世纪婚礼,你觉得我留下来是自己把自己虐死么?”

  席恩和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穿好了鞋,她的头发又长了,之前看的时候还是利落的扎了一个马尾,她说你散下来好看,苏锦年说他喜欢我这样,清纯。

  现在跌跌撞撞被生活的无情洗刷,她也累了,再也懒得把头发扎起来取悦一个男人,说走就走的一颗心和会被时间打败的爱情,她终于看透,知道不要也罢。

  “你刚才进门就说和程佳尚一夜情了?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别告诉我是真的。”

  苏锦年哭丧着一张脸,本来她迷迷糊糊窝在沙发里一觉醒过来都把这件事忘了,席恩和一句话又勾了起来,她垂下头,“算是吧,我没感觉,可能喝死过去了,但是他没穿内裤,你说如果什么也没做,他把内裤脱了干什么?”

  席恩和扑哧一声笑出来,她觉得这么严肃的一件事被苏锦年说出来和小孩过家家一样,那无辜的表情和闪烁的眼睛或许是所有被现实历练过的男人都无法逃避的漩涡,程佳尚就是,从这种角度来看,他绝对比何以轩对苏锦年更真心。

  “为什么不留下来呢,一个在商场沉浮经历过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成功男人,不会选择逃避他应该负的责任,你人都是他的了,装什么矜持少女啊。”

  “我不想用这种方式牵绊一个男人,我和何以轩就是这样,难不成我的下一段婚姻还要用这样的方式开始,我不想一辈子在男人面前都是未婚先爱的荡妇。”

  苏锦年站起来走进洗手间,用冷水洗了半天脸,她感觉自己好像清醒了点,席恩和追到卫生间门口,倚着门框看着她笑。

  “婚前试爱你不懂么,男人好这口,凡是不愿意没结婚就上床的,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跑,他说娶你了么?”

  苏锦年把冷水拍在脸上,微微抬起头,从镜子里看着席恩和,点了点头。

  “你他妈傻啊,何以轩给你恶心懵了是不是,他哪儿比不上那个负心汉啊,这么痴心一片的男人,竟然把你给吓跑到法国去了?”

  苏锦年承认,席恩和说得对,换了第二个女人,在面对程佳尚这样的男人都是没有免疫力的,女人都希望嫁一个好归宿,无论她在事业上有多么大的成就,她最终的港湾永远都是家庭和男人的背后,阴盛阳衰可以出现,但是绝对不会占领这个时代的潮流。

  程佳尚多金有才风度翩翩绅士气场,他集结了苏锦年对男人所有的美好幻想和期待,可是爱情不是一场赌注游戏,把一生的幸福系在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好奇上,必输无疑,何况还是苏锦年这样的女人,她已经输过一次,不能再输了。

  “我找我妈借的钱,最近妇联福利挺好的,我爸的业绩也上去了,他们有富裕钱借给我,我就全当去法国散心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不想沉湎在过去,不放空了怎么走出来啊,难不成我这辈子都只有缅怀的命?”

  席恩和无话可说,她可怜苏锦年,她那么好的女人,怎么命运这么不济,很多次在她抱着自己哭的时候,席恩和都觉得上天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这个连人都不忍心伤害的女人,神就不知道保佑呢。

  “我送你。”

  “别,机场人那么多,凡是去欧洲的都为了倒时差赶在黄昏走,今天人多得吓死谁,你双鱼座的吧,送人家出差都跟生离死别似的,我受不了。”

  苏锦年笑着躲过席恩和伸过来的魔爪,一闪身进了客厅,开始收拾自己的包。

  “看见没,我这张卡上好几万呢,足够我溜达一圈,兴许我命好还能发展一段异国恋,我也算华裔太太了。”

  席恩和从背后抱住苏锦年,紧紧的抱着,她曾经一度贪恋青春的味道,那是一段再也回不去的岁月,而身边的人,她惊奇发现苏锦年身上还带着这种类似玻璃般的美好,她视若瑰宝,也是为了这段纯粹得让她近乎执念的友情,她甘心放弃了何以轩,其实她爱何以轩,一点不比苏锦年少。

  苏锦年也知道,深深的埋在心里,不能说不能问,何必去伤害一个自始至终是配角没有得到过想要的女人呢,在齐琦的事出来以后,苏锦年一度宁愿那个女人是席恩和,最起码她的愧疚少一点,最起码面对她的时候,苏锦年能理直气壮的仰起头,说席大小姐,我可不欠你的了。

  女人和男人都一样,都有让人窝心的疼。

  “还回来么?”

  席恩和松开她,静静的把她送到门口,“什么时候回来打个电话,别嫌跨国长途贵,要是真能嫁个法国大富豪,你这辈子就算衣食无忧了,我还能借你点光,回来去找何以轩显摆,我猜他伤了你,早晚有女人把伤如数还给他,冤冤相报不都是这样么。”

  苏锦年笑了一下,知道她极力把窒息的氛围变得轻松一点儿,其实她一点都不希望何以轩会被别的女人伤的如她这般体无完肤,她希望他过的好,如果齐琦真的是他最好的归宿,苏锦年会觉得自己再难过都是值得的。

  爱情自私,可是无私起来让人都恨得牙痒痒。

  “当然回来了,难不成我还死在国外,估计钱花没了,就是我回来的时间。”

  ——其实我只是想逃避,程佳尚那么好,我也怕我会喜欢上他,虽然我爱何以轩,但是爱和喜欢,从来都不是一回事。

  爱是我宁愿用生命去付出和维护,喜欢是在某个时间,他给予我的让我割舍不下。

  B酷●匠网o唯R'一正版Yc,n其他}都h是EU盗{8版“

  或许就是那回忆牵肠挂肚,或许就是那拥抱温暖如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