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觉得夜晚总是特别爱迷惑人,尤其这样一座被欲望填充和压迫的纸醉金迷的城市,到处都是诱惑的酒临肉池,到处都是让人蒙蔽双眼的灯红酒绿。

  酒后乱性凄美别离,似乎都和这样的夜晚牵连到了一起。

  一开始程佳尚自己自斟自饮喝红酒,时不时的抬起头说锦年,你离婚了还打算嫁人么。

  苏锦年气得快要发疯了,她说我不是富婆,我不嫁人莫非还要出家去当尼姑么,我自己养活不了自己,虽然我不想靠男人,但是非靠不可。

  他就咯咯笑,比划着手上端着的酒杯,红色的透明液体在玻璃杯里缓缓流动,暗红色的一层晶莹,看着如同被岁月沉淀一般。苏锦年没想到平时义正言辞面色深沉的程佳尚,一个三十岁的男人竟然也有像孩子一般的阳光固执。

  b最}A新i章L…节P上酷匠网

  她就问你你平时在公司里的风度翩翩,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啊。

  他摇头,笑得颇有深意,“你没听说过,男人多大多老都是小孩子本性,只有在最挚爱的女人和亲人面前,才会恢复他的本性,而不是用虚伪当面具掩饰。”

  苏锦年愣了一下,她明白程佳尚这句话中最挚爱的女人是谁,于是只能选择沉默,沉默很多时候并不是爆发的前兆,而是彻底归于寂然逃避的方式。

  “锦年,如果我娶你,你愿意么?”

  “不愿意。”

  苏锦年斩钉截铁,把程佳尚说得一愣。

  “为什么,我能养活你,而且我不会像你前夫那样,最后背叛你。”

  苏锦年看着窗外的流光溢彩和高楼耸立,这座城市果然迷幻得不真实,街上擦身而过的也许就是多年前爱的死去活来的人,但是最终形同陌路,让人唏嘘。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太虚伪了,曾经我们也山盟海誓,现在他把给我的一样给了别人。”

  程佳尚看着她的背影叹息,她那么固执倔强,或许这个社会给女人的安全感越来越少,所以她们开始寻找独立的生活,渐渐和男人疏远,最后道不同不相为谋。

  后来苏锦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也跟着喝起酒来了,眼看一瓶红酒已经见了底儿,俩人也都醉醺醺的没了意识。

  次日清晨,八点。

  窗外八月份的第一束阳光缓缓照进室内,朦胧的白色窗纱透过明媚的橘黄色暖晕,轻柔落在波斯凉毯上,女人肌肤白皙娇媚,轻轻依靠在身下的男人胸前,男人古铜色皮肤健美精壮,起伏的呼吸带动得胸前亦是此起彼伏。

  女人微微动了动,被刺目的阳光惊得身子一颤,慢慢睁开眼,下意识的去摸旁边的空床,自从搬出来她都是自己一个人睡,每天都是空的,今天却突然多了一个人,她愣了一下,睁开眼,在看见还在昏睡的男人瞬间猛地坐起来,一声尖叫。

  ——啊!

  男人被吓了一个机灵,坐起来,看见只穿着内衣的苏锦年也愣住了,他低头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竟然连内裤都没有穿,他惊讶得张大嘴,想着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脾气一向温和的苏锦年面对这个局面也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暴躁,她拿起地上散落的衣裤朝他扔过去,“程佳尚你个混蛋,你昨天晚上来就是别有居心的!”

  程佳尚觉得冤枉,不停的打着自己的脑袋,他试图唤起关于昨晚的回忆,他知道换了任何人看到这副场面,都不会相信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酒后误事。

  苏锦年懊恼的盘着腿坐在地上,头紧紧埋在双腿的缝隙间,她忽然特别想念何以轩,如果他在,他会不会抱起自己离开,然后说,锦年你真让我失望。

  她有什么资格对于他的出轨和背叛耿耿于怀呢,原来一直觉得固执己见的自己,也会在情不自禁时意乱情迷做出悔恨终生的事,何况是一向被生活压得直不起身子的何以轩呢,他其实没错。

  苏锦年紧紧的闭着眼,越来越激烈的想哭的冲动在瞬间湮没了她,程佳尚安静的穿好了衣服,走下床靠近她,静静的搂住她的肩膀,苏锦年抗拒着,却挣扎不过他巨大的力量和不容她闪躲回避的霸气,她只能不情不愿的纵容自己短暂的沉沦,一个得到了身体的男人,即使没有占据心灵,也是抹不去的疤痕。

  “锦年,我愿意负责,我娶你好不好。”

  曾经,何以轩也这么说过,在苏锦年走上手术台的前一秒钟,他紧紧握着她的手,亲吻了她的额头,说对不起锦年,我没想到我的不能克制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答应你,二十岁我一定娶你。

  这话似曾相识,却不是出自一个人口中,苏锦年该庆幸自己幸运还是不幸,在落魄危难的时候总有人出手帮助,在一切原本应该安然进行的时候却被无情打破。

  苏锦年固执到这样的地步,席恩和知道,何以轩知道,甚至那个破坏了她幸福抢走她男人的齐琦,也知道,娶我,我怎么嫁给你呢,我残破不全,我碎了一地,我所表现出来的坚强不过只是为了遮掩我已经遍体鳞伤,披起婚纱再为人妻,我做不到。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我辞职。”

  程佳尚搭在苏锦年肩膀上的手顿了一下,接着又不甘放弃的紧紧抓住。

  “我陪你熬过去,女人别这么坚强,脆弱一点,是你的权力。”

  “你走!”

  苏锦年抬起头,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程佳尚看着她瘦弱的身躯忽然不安的颤抖起来,他抿唇站起身,从床上拿起她的外套,卿卿披在她背上。

  “我可以走,但是我还会回来,锦年,我相信你早晚都能接受我,你越是抗拒证明你越是动摇了,我等着,多少年也等。”

  多少年也等。

  曾经何以轩说,锦年,除非你不嫁人,不然和你并肩站在教堂里的男人一定是我。

  现在我还在,回忆历历在目,誓言清晰如初,身边是程佳尚,不是你。

  何以轩,如果你听到了我选择别人的消息,会不会推迟你的世纪婚礼,会不会突然如梦初醒。

  我还知北城的摩天轮每晚都在转动,我还知你的心,始终没有停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