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苏锦年也不知道程佳尚从哪儿打听来的自己离婚的消息,每天早晨开车到家门口等着她下楼一起去公司,中午午休他保准是第一个叫她去吃饭的人,晚上再照常给送回家,有时候苏锦年加班,他就安安静静的捧一杯咖啡在旁边坐着等,而轮上他自己加班的时候,他会先把苏锦年送回家自己再折回来。

  公司内部的员工凡是和他们亲近点的都知道怎么回事,闲的时候就会拿程佳尚打趣,说程总您这么不遗余力的付出也快抱得美人归了吧?

  程佳尚抿唇不语,侧头看向坐在一旁忙着打印的苏锦年,笑得连自己都觉得腻。

  苏锦年从来没想过有过一次婚姻而且还这么不幸福的女人竟然能得到像程佳尚这种男人的青睐,而且用席恩和的话讲,他一点也不像心血来潮。

  苏锦年觉得困惑,就把这段时间程佳尚对她怎么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席恩和,她咂着嘴抱着枕头握在床上吃零食,苏锦年就不好意思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摆弄着手机。

  “说啊,我找你来不是看你在床上怎么性感魅惑的,你给我开解呀。”

  席恩和笑得前仰后合,“我不是用眼神告诉你了么,这点默契都没有,还好意思说多少年的闺蜜?我要是抢你的男人你不到死都蒙在鼓里啊。”

  苏锦年不明所以的扁扁嘴,“你告诉我什么了呀,我现在毛骨悚然了都,你说程佳尚那么好的条件,就说他不喜欢明星吧,最起码像齐琦那种身份背景的名媛他想要几个有几个吧,当官的有危险,当老板的一辈子风雨无阻的,他非得对我一个被丈夫抛弃过的离异女人穷追不舍的,我能不嘀咕么。”

  “有意义么,多少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你迷糊什么啊,要我说就是你一直以来命太好了,以致于很正常的事儿在你的思维里都有点无法接受,他条件好不好,到底只是一个男人,男人对于女人在某些方面的吸引力你无法预算,有时候你以为自己邋里邋遢的,在他眼里就形成了一种特别慵懒的美好,这是存在于地球引力之外的另一种无法解释的吸引模式,很值得恭喜,苏小姐,你被点中了。”

  苏锦年觉得自己就快疯狂了,何以轩作为丈夫没做到的竟然被一个认识不到一年的上司做的那么淋漓尽致的,她现在成了全公司女人都梦寐以求想要嫉妒的典范,无论是单身的还是已婚的包括和她一样离异的,提起苏锦年的大名无不咬牙切齿锥心刺骨的,可是在她的意识里,女人喜欢有经历的男人,男人喜欢没历史的女人,这种穷追不舍,很大情况下隐藏着一个男人对充满了故事的女人的好奇心,而不是爱情。

  “你猜我昨天晚上看见谁了?”

  苏锦年自己琢磨得天翻地覆,被席恩和一句带着神秘色彩的话搅得瞬间醒过神来,她摇摇头,“你前男友?那个在法院当副法官的小孔?”

  席恩和翻了个白眼,“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他都跑意大利去了我哪儿遇见他啊。”

  “很多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么,男二号漂洋过海来看女主角,发现男一号在她旁边守了很多年在知道女主角得了绝症也离开了,男二号生死不弃的陪伴着女主角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你现在不是有男朋友了么,他属于男一,那位小孔,就是男二。”

  席恩和听完苏锦年的臆想冲下床连鞋都没顾得上穿,直接两巴掌抽在她头发上,瞬间就和刚入完洞房的新娘没什么两样了。

  “你咒我死啊,老娘活的好好的得什么绝症啊,当初小孔为了出国把我抛弃了我都没难受几天,现在我犯得着么,是我看见何以轩了,自己从佳人酒吧里出来,穿的一身名牌,人模狗样的,不过喝得醉醺醺的,感觉过得不太如意,我走过去还喊了他一声,他说不找小姐,他奶奶的,把老娘当鸡了啊!”

  席恩和说得义愤填膺,苏锦年却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沉默。

  或许她可以理解为,他过得并不好么,连办离婚证都被人跟着,那种和囚犯一样的滋味儿就算锦衣玉食也是食之无味吧,苏锦年以为一个月的时光足以把一段感情描得淡了点,即使一辈子忘不了,最少应该不再像最初失去那样刻骨铭心的疼,但是怎么听到他的名字就把所有的坚持和勇气击得溃不成军了呢,苏锦年,你就痴情到这个地步么。

  席恩和捂着嘴发觉自己说错了,她尴尬着掐了自己两下,然后走过去抱着苏锦年,“有什么啊,猪狗不如的东西,老娘以前瞎眼了才喜欢他呢,你上过一次当了还不回头么,程佳尚多好啊,他你不喜欢有的是好男人,实在不行我把小孔给你?”

  苏锦年扑哧一声笑出来,推了她一把,“滚吧,那个说话都磕磕巴巴的,书呆子一个,你自己留着当备胎吧,我看你和现在这个也长不了。”

  席恩和抱着苏锦年在脸上亲了一口,弄得一脸的口水,“真好,你还想着我呢,留备胎的女孩太缺德了,你的青春是人家男的青春就不值钱了啊,我才不干那种事,不过锦年,我特别想知道,如果他过得不好,或者齐琦发现,她并不是真的喜欢他,只是那种不敢失败的心思作祟,让她想从你手里抢过来,你还愿意接受他么?”

  愿意么,苏锦年。

  她低下头,两边的碎发散下来,贴在脸颊上,窸窸窣窣的发痒发热,她紧紧攥着掌心,湿热的汗意渗出来,让她恍惚间还以为是何以轩握得太紧。

  曾经狂风暴雨走在街上他把唯一的伞打在她头上,自己淋湿了全身,还笑着说男人身体壮,其实他发烧刚好,脆弱得还不及半个苏锦年。

  曾经他为了给她过生日两个月在单位没吃午饭,攒下的钱买了一束红玫瑰一件连衣裙,苏锦年握着他的手觉得瘦了好多,她背过身去哭,整张脸泪水纵横,他装作没看见,懊恼的躲进卧室里,嫌自己没能耐,一束花都把她感动成这样,其实他不知道,那是心疼。

  曾经他背着她去广场看白鸽,她偷笑自己每次打赌都赢,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背着自己走,但是忽然目光落在他长出来的白发上,笑容一瞬僵住,变成红了眼眶。

  多年前意气风发,全校女生为之疯狂,多年前阳光潇洒,骑着单车背着球拍是多少美术系女孩眼中不可复制的风景,苏锦年当时那么恨自己,如果没有耽误他,他也许不会这么累,自己一个人生存总比拖着一个累赘要好。

  这样一座失去了爱情的空城,没有投奔的地方,街角霓虹,乱了人的眼,迷了人的心。

  曾经他忙碌奔波,唯一的信仰是她,曾经她忍气吞声,唯一的执着是他,现在身边换了某某,早忘了当初承诺的细水长流。

  如果他回来。

  苏锦年闭上眼,窝在席恩和的肩窝里,她忍不住啜泣,席恩和就陪着她,哼唱青春时光里的那首歌。

  z5酷A匠8a网唯9o一:I正版R,其他V都0是盗{版

  ——何以轩,如果你回来,十年里,我都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