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算离婚了?”

  何以轩握着手里的离婚证,不过三两重一厘米厚,却像是绑在一起的生命都承载不了的重量。

  苏锦年平静的望着街上的人海,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她记忆里都不记得最初相识的那一幕。

  恍惚印刻着是一个夏天,他在操场上意气风发,演绎着所有爱情小说里最纯美的潇洒,她在看场上校服明媚,捧着一本琼瑶的爱情小说《窗外》,席恩和拉着她的袖子不停的嚷,说你看,7号像不像林志颖?

  那是她二十多年人生里最美好的画面,此去经年山不转水转,她再没有那种惊心动魄却要小心翼翼的感觉,把他迎风奔跑脚下掀起的一粒沙都当成珍珠去珍惜。

  “岁月不饶人,都说时间能把一段爱情埋葬,我看是遗忘。”

  何以轩转过身子,默默的注视着苏锦年,“你会把我遗忘么?”

  苏锦年摇头,心里蠢蠢欲动的想哭,可是却要强逼着咽回去,与其失去了一切,不如把尊严留下。

  “我已经遗忘了,不然下一段爱情,我还得不到我想要的结局,不过何以轩,我的确没想过,我们会走到今天,我以为生活再难,只要咬紧牙关就能捱过去,没想到你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你生活中的一部分,我看错了人,但我希望下一次,我能擦亮眼睛。”

  何以轩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这番话对他的打击多么深刻,他何尝那样背信弃义,他不是不爱,而是爱不起。齐琦的家世他可以融入进去占为己有从而成为一个配得上她的男人,但是苏锦年的高贵和冷傲,仿佛把这个世界上所有和她并肩而立的人都变得那么渺小狭隘,这个社会永远接受不了遗世独立的人。

  “我们去找个地方喝两杯吧,算是散伙饭。”

  苏锦年看着何以轩,愣了一下,其实没有这个必要把两个已经分道扬镳的人再聚到一起感受一下岁月的残酷和婚姻的莫名其妙,越是藕断丝连,越是放不下舍不掉。

  苏锦年还是执拗的选择了跟着他去,即使心里所有声音都在拒绝,但是他在她眼里还是存在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让她沉迷在他的背影里,每一步去往深渊,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巴黎印象在A城最繁华的商业街,街头热闹得连夜晚都是喧嚣,街尾安静得如同这个人间天堂最与世无争的角落。

  以前何以轩带她来过,但是东西太贵了,他们只是干坐着,聊了很多,这一次终究物是人非,他随意掏出一张卡里面的数字足够把这里包下来一年,何以轩尴尬得收起钱包,苏锦年抿唇低下头。

  原来果真她能给你的,我永远给不了。

  但是何以轩,总有一天你还会知道,她不能给你的,我早就义无反顾的交到了你手上。

  “干一杯吧,就当敬往事一杯酒。”

  蓝色的鸡尾酒把两张脸都映得愈发苍白,多年前他们一干二净,在这个被欲望斥满的城市,为了生存,为了幸福,挣扎着努力着,本来以为所有的付出都为了多年以后的白头偕老,原来还是最终在人山人海走散,于是相忘于天涯。

  苏锦年紧紧攥住自己的裙摆,这条裙子他不记得了,她十八岁生日,他省吃俭用外加兼职三份工作在风情街买来的,三百七十二块,是苏锦年那个柜子里面最贵的一件,可是他看见的时候只是漠然,压力压垮了他的激情,留下在岁月里的一抹叹息,曾经信誓旦旦的叫嚣着不离不弃,同甘共苦,终于被现实的诱惑伤得体无完肤。

  _)酷Jz匠)3网;@唯2一正版f:,其他“{都是:盗版

  “其实我一直都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咱楼下抱着的男人,是谁。”

  何以轩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天,还是问了出口,他不想把这个遗憾带到下一段生活中,他放不下,即使明天,甚至此时此刻,面前再熟悉不过的的女人,已经和他无关了。

  苏锦年仰脖将酒一饮而尽,辛辣带着点甜,裹在喉咙,怎么也咽不下去,所有的五味陈杂,以后都要一个人坚持,多么残忍的诀别,世间最可怕不过悲欢离合了。

  “你说我们的婚姻败给了什么?”

  她没有回答何以轩,却换了一个话题,这句话把他问的一愣,从来没想过,婚姻败给了什么,信任,了解,还是诱惑?

  何以轩看着苏锦年,同样默不作声,沉默是回击一厢情愿的人最好的答案,也是将一段两情相悦的爱情沉入大海最不能复生的冷漠。

  “我们的婚姻败给了生活,仓促的开始,平淡的过程,怀疑的结束。”

  “你忽略了幸福。”

  “有幸福么,何以轩,你过得幸福么?”

  苏锦年毫不犹豫的反问回去,于是就陷入了第二次沉默,无边无际。

  “婚姻和爱情不一样,太多现实的因素而不再是花前月下,所以你会累,在婚姻围城里主导生存和未来的那个人,会很累,挺过去了柳暗花明,败下阵来了就是我们这一步,其实还是坚持过去的多,可惜我们太不成熟,这几年其实你不幸福,即使最初我们刚在一起没有婚姻的时光,你依然觉得累,那时候两个人的世界没有完全融合,你要把握一个方向带着我一起,我知道你艰辛,但是婚姻都是这样,相比那些自始至终不曾说放弃的人,我更觉得我们活该。”

  苏锦年说累了,就喝一口酒,何以轩挺累了,就也喝一口酒,从中午阳光明媚万籁俱寂到下午黄昏未央沧海桑田,时间斑驳投下影像,在流年的画卷上,一笔一下仓促,一句一段忧伤。

  “锦年你还爱我么,像曾经那样。”

  苏锦年没想到何以轩会问这样一句话,她愣了一会儿,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还爱么,不爱了,怎么会变得那么快呢,世界末日的传言还要经过几万亿年的腐朽才能得到最后同归于尽的壮烈,何况在漫漫人生短短几个月中的变迁,可是还爱么,她就算长情,却也抵不住山崩地裂的信仰。

  “那你呢,你还爱我么。”

  “抛开现实,我还爱。”

  “算上现实呢?”

  苏锦年穷追不舍,于是何以轩就开始逃避,他别过头,望着橱窗外面等候多时的司机,司机脸上满满的都是不耐烦,但是面对这个市长千金的爱人,他只能等待不能放肆,于是苏锦年在他的眼神和无声中明白了他想告诉自己的答案。

  男人为了所谓对自己有利益的婚姻,只能舍弃他最初单纯的爱情,因为前者捆绑着人生,后者只是一个夜晚来临香甜一点的梦。

  女人为了所谓的爱情甚至可以不理会给于自己名分的婚姻,于是追逐在那些光点圈线的世界里,越来越被束缚,前者是她的呼吸和生命,后者是她的信仰和天堂。

  女人注定输给男人,因为输给了太认真,男人注定赢了女人,因为赢在了最无情。

  “我不后悔嫁给你,真的,但是我后悔我太认真太计较了,你说我们总共才有多少年去荒废,我到现在什么也没有,你却找到了最好的人生。男人总是比女人见识深远,大概就是体现在这上面吧。”

  苏锦年脸上尽是苦笑,仿佛对岁月都傲慢嘲讽,何以轩迁就的是他残存的懊悔和内疚,所谓还爱不爱,都是退身的借口。

  “我后悔娶你了。”

  何以轩忽然红了眼眶,窗外的微风洒进来,窗帘也被拂起,他捂着脸,连身子都在颤抖。

  “我以为我给得了,如果早知道最后还是要放开,当初我死也不会把你牵得那么紧,如果你嫁的是别人,锦年,你比现在要幸福得多,齐琦说给你钱补偿你,可是我知道,你要的从来不是那些,我记得最苦的时候你把鸡蛋留给我吃,别的丈夫给妻子的是什么我都知道,可是我却连最简单的都给不起,你忘了我吧,我不是人。”

  何以轩哭的那么真,苏锦年闭上眼,却还是抵不住那汹涌澎湃的眼泪,一圈一圈在眼里激荡成涟漪,一行一行在脸上氤氲成汪洋。

  何以轩,其实有什么关系,就算你给不了我,我心甘情愿选择的是跟着你荣辱与共,你不懂我的心思,因为你一直以为我要的是那些,而不是你在身边就好。

  六年情伤换来一句对不起和一个离婚证,两千多天的风风雨雨被那个女人承诺的一句供你平步青云湮没在礁石海浪中,山盟海誓最飘渺无力,任世间一切诱惑都能把它变成狼藉一地。

  何以轩,如果你还爱我,如果多年后你不够幸福,天涯海角我都在原地。

  何以轩,如果你能忘记,如果多年后你安然无恙,春夏秋冬我留在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