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回到家的时候,婆婆正坐在阳台上泡茶,看上去无比悠闲,她看见苏锦年愣了一下,没好气的撇撇嘴,“还知道回来啊,夜不归宿像什么话,街坊邻居住着,还以为我们家娶了个不三不四的女人。”

  苏锦年停下脚步看着婆婆,攥紧的拳头又慢慢送了下去,无话可说,对这个家,对这个家里的人,她只觉得厌恶和憎恨,再没有一点感情,说什么都是多余。

  她转身推门进了卧室,翻箱倒柜的把自己没带走的衣服全都拿了出来,她听见门外客厅传来一句“妈,锦年回来了么?”

  窸窸窣窣的声响,熟悉的声音此时此刻却觉得莫名的恶心,忽然背后传来一种紧贴的温度,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便冷漠的挣扎着,何以轩紧紧抱着她,头埋在肩窝,浓重的呼吸却唤不醒她冰冷的心最后的温度。

  “放开我。”

  苏锦年面无表情的说了三个字,像是一盆凉水把何以轩浇得透彻心扉,以前她从来不会这样,只要他一抱住她,她就会被他的霸道掩埋,任性固执全都烟消云散,她说自己就是何以轩的小猫,只要他给一个眼神,她就能安好一整个晴天。

  现在呢,她竟然再没有从前的温柔和顺从,倔强而固执的表情,僵硬和冰冷的身躯。

  原来一个擦身而过,就是永恒的寂寞。

  “锦年,我已经和齐琦说清楚了,我不会和她在一起,我要我们的婚姻。”

  “可是我不想要了。”

  苏锦年沉默了很久,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这句话像是一颗巨石,把何以轩还跳动的心沉入了无边无际的死海。

  “你说什么?”

  “我说我累了,我愿意主动退出,婚姻那张纸,没有爱情维系,留着还有意义么?”

  苏锦年转过身看着何以轩,他的脸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她的脸上是云淡风轻的浅笑。

  她不再是过去那个唯唯诺诺把自己看成她全部世界的天和地,她现在有了自己的灵魂,有了自己的人生,而不再是依附一个男人。

  何以轩的手慢慢滑落下来,垂在两侧,落寞的像是黄昏天塔倒映在湖面上的孤寂的影子,把路过的人都看得心碎。

  “我以为你了解我,我以为你会体谅我。”

  他喊出来,额上的青筋暴起,把苏锦年的心喊得一疼。

  “我体谅你什么,体谅你婚外出轨么,体谅你的情人趾高气扬的来我工作的地方示威?你想要的不就是自由么,我给你,我成全你的下一站爱情。”

  苏锦年拿起床上的行李包,躲开何以轩的身体往门外走,他忽然闭上眼,“苏锦年我想让你幸福,但是我没那个能力!”

  她愣住,两个人背对着背,外面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纱落进来,满满的一地的温柔旖旎。

  “我不想做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销售,不分严寒酷暑挣着可怜的薪水,我觉得累了,我是一个男人,我有我的自尊,你看看我以前的同学,有背景的做了官儿,没背景有钱的进了银行和外企,而我呢,我的现在还不如人家一天!我不知道齐琦怎么认识的我,她说她爱我,她是市长的女儿,我以后唯一的机会了。”

  “可是你知道,你得到这个机会的代价么?”

  苏锦年转过头,眼里噙着泪,她以为她能让他幸福,即使没有钱,没有那么让人羡慕的生活,但是至少她在,黑夜给他温度,白天给他热汤,下雨天她做他永远不合上的伞。原来她错了,何以轩要的从来不是这些,他要的她一辈子也给不了。

  “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爱情和婚姻,比这世上看似浮华的都要美好,也都更脆弱。”

  路还是要走,却没有尽头,曾经的避风港,现在的一纸情伤。

  齐琦又一次找到苏锦年的时候,她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银行卡,她们坐在北京城最高贵奢华的巴黎贵族餐厅,苏锦年忽然百感交集,曾经她和何以轩不止一次路过这里,她总是偎在他怀里,指着门口巨大的花束后面澄净的落地窗,说那里面漂亮么。

  何以轩总是笑着点头,但是心里揪心的疼,他从来没带过她过一天好日子,结婚的时候为了省钱他都没有给她一场承诺过的婚礼,他其实知道苏锦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穿过婚纱,嫁给挚爱的他。

  此去经年,山高水长。

  兜兜转转回到了原地,陪伴的物是人非,齐琦点了两杯冰淇淋奶昔,价格是何以轩半个月的工资,是他们以前活着的一个月的钱,苏锦年抬起头,恍惚中把齐琦看成了何以轩,她说你知道么,我奢望的不是这种生活,而是牵着的手像我想的那样不会分开。

  齐琦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她,苏锦年长的很美,但是有一种苦情的气质,她说你在何以轩身边,他永远是个生活在最底层的男人,你给不了他什么。

  苏锦年听着忽然笑了,眼里含着泪,唇角还拼命向上扬,席恩和说哭着笑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人才能做到的,那种苦楚让人撕心裂肺。

  瞧,何以轩,为了你,我心里承受着最惨无人道的痛,我亲手签下名字,送你去另一个天堂。

  齐琦结果离婚协议书,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满意的笑了一下,“苏小姐我没想到今天我们这么愉快,作为感激我也会给你一份你需要的东西。”

  齐琦说完话从包里的夹层掏出一张银行卡,从她面前滑到苏锦年的面前,“这里面有七位数,虽然不多,但是我在西华城还有一套公寓,明天你和以轩去办离婚证的时候,他会把钥匙交给你,你知道西华城的房子是无价的,它的升值空间很大,那套一百平米的公寓,可以换三张七位数的卡,三年之内你可以随时找我,当然,你不必去找以轩了,我会为你安排工作,甚至帮你出国。”

  +最J:新*Y章节上酷1匠网FQ

  苏锦年苦笑着拿起那张卡,“我的婚离得真值啊,你觉得何以轩值得你这么付出么?”

  齐琦愣了一下,抿唇想了会儿,点头,“我觉得值得。”

  苏锦年转过头,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这座城市从来不缺少颠沛流离的故事和让人唏嘘的人生,每一个人都是沧海一粟,渺小得都窝心,但是如果是我,我不会像你这样犹豫,倘若有人问我,何以轩值得你付出什么,我会毫不犹豫的说,他值得我付出生命,为他延续他想要的存在。

  可是齐琦,你做不到,和我相比,你能给何以轩的爱,苍白得我不愿聆听。

  “我不需要,房子和钱,我都不需要。”

  话音未落苏锦年已经把那张卡重新递给了齐琦,她只是惊讶的看着苏锦年,觉得迷茫,“你还嫌不够?你们连孩子都没有,我只能给你这么多,除非,你愿意出国,彻底离开他,我才可以付给你更多,不然我不放心,我不可能说一个让你满意的数字。苏小姐,你我都不是傻子,对于没把握的事,尤其还牵扯到男人,我们的本能就是自私。”

  苏锦年点头,说没错,我比你还自私,相比较我拿钱滚蛋,何以轩心安理得的和你结婚,我更希望他欠我一辈子。

  齐琦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经离开了座位,开门的瞬间,齐琦看到了一个瘦弱却高傲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女人,她渐渐远去,消失在高楼大厦和人山人海的深处。

  让一个男人内疚,胜过世间所有汹涌的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