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没想到何以轩外遇的女人竟然会来公司找她,而且还那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她更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市长的千金,她的出现就意味着苏锦年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齐琦坐在贵宾接待室,手里捧着咖啡,穿着得体的连衣裙,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被命运眷顾的名媛,连一颦一笑都散发出让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苏锦年坐在她的对面,一个硬梆梆的椅子上,她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场没有较量就已经惨败的赌博。

  齐琦看着她,晶亮的薄唇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魅惑人心。

  “我是齐琦,何以轩的女朋友。”

  苏锦年苦笑着点头,“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我先生还有这个本事。”

  她觉得一个男人的妻子和情人同时坐在一起并且保持很良好的态度去交流,这不知道该算是这个妻子的悲哀还是这个男人的悲哀。

  “何以轩和你提过我么?”

  苏锦年摇头,“我很久没回家了,有几天了吧,他没提过,另外齐小姐,你现在还只是一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你认为他会和他的妻子提及婚外恋么?”

  齐琦优雅的把咖啡杯子放到前面的茶几上,无可奈何的笑着。

  “苏小姐,你似乎对待婚姻这个问题看得特别简单,你认为有那么一张红纸就能高枕无忧了么,现在人们拿着保险柜的钥匙也未必万无一失,何况是安全隐患那么大的婚姻,女人寄希望于婚姻太愚蠢了,因为你所依附的只是一个男人的兴趣和新鲜感,现在我可以通知你,他对你腻了。”

  齐琦的话说得很傲慢,和她脸上不可一世的表情一样,令苏锦年觉得特别反感,她掏出手机,找到了何以轩的号码,却没有急于按下去,而是看了齐琦一眼,“如果齐小姐认为,你一定胜出了,那么我无话可说,不过我只是没有和你争而已,因为我觉得会选择一个背叛婚姻家庭的男人的女人,也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女人,而且未必齐小姐你就会赢,你今天来一定是瞒着何以轩的,不然他不会允许,我比你了解他。”

  “你了解么,他什么时候出轨的你知道么?苏小姐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你愿意退出离婚,我们好商量,条件任你开,是要钱还是要地位,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如果你坚持这样,也许后果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没有得不到的东西的女人,我非常不喜欢不识趣的对手。”

  齐琦的表情瞬间冷漠了下来,她看着苏锦年,精致的脸蛋有种漠然的高傲。

  “齐小姐喜欢识趣的人,可我偏偏不识趣。”

  苏锦年说完毫不犹豫的拨通了何以轩的电话,只响了两声他就接了,本来何以轩以为苏锦年是想回家,她和他都是一样的度日如年,满怀欣喜的说了一句锦年,却被接下来的话惊讶得目瞪口呆。

  ——何以轩,齐小姐来了,你可以立刻来把她带走,不要打扰我的工作,我的义务不是陪着你们胡闹。

  何以轩放下电话急急忙忙的打车到了苏锦年的公司,他发誓他活了二十七年从来没这么慌张过,他感觉每每靠近公司一步苏锦年就距离他远了一步。

  齐琦看到何以轩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自觉冷了一下,她知道何以轩并不喜欢她,或者说,他更爱的是她能带给他的权势,她明白自己堂而皇之的来找苏锦年是错误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鬼知道当你爱上一个已婚男人会疯狂到什么地步,女人连小三儿这个恶名都能承担,她心里的爱情已经到了飞蛾扑火甚至勇赴深渊的地步。

  苏锦年站起来走过去,平静的看着何以轩,许久才说,“我想我们已经越来越远了,你让我在面对你的时候可以很冷静,这意味着我对你已经绝望了。”

  她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和何以轩擦肩而过的瞬间他和她都明显听到了彼此心碎的声音,从初中到现在,经历了十年的爱恨情仇,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却始终逃不出被现实的诅咒。

  婚姻最大的劲敌,或许就是逃避和隐瞒。

  何以轩坐下来,双手死死掩住脸,他没有说话,但是粗重的喘息声让齐琦也有点畏惧,她走过去,轻轻坐在他旁边,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却被一阵剧烈的颤抖震落了。

  “谁同意你来找她的?谁!”

  何以轩一双通红的眼睛射出凌厉锋狠的目光,把齐琦吓了一跳,她抿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余光却看见摆在苏锦年办公桌上那张幸福的合影,何以轩笑得阳光俊朗,她笑得温柔浅淡。

  在她心里没有想过放弃,在他心里却还是若即若离。

  齐琦的眼眶瞬间也红了,她说我只是累了,我想快点结束这样的生活,离婚对你来说那么难么?

  “我没有想过离婚娶你!”

  何以轩站起来怒吼着,他的愤怒和疯狂让齐琦无法面对,她胆颤着注视着他,好像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何以轩。

  “你既然能做的到,就该知道为一夜情付出的代价,我是被动的,我没有爱过你,即使你爸爸开出的条件让我心动,但是相比婚姻,我觉得锦年更重要。”

  “可是她已经不可能对你像从前一样了,女人怎么可能面对一个已经背叛过自己的男人呢,何以轩你醒醒吧!”

  齐琦冲过去抱住他,滚烫的红唇吻上去,他不停的闪躲,她就不停的去追逐,齐琦知道她唯一的机会就在今天了,何以轩和苏锦年的爱情跨越了漫长的岁月,从青春年少到履步维艰的现在,她没有什么能比得上那个女人,唯有这份激情和义无反顾的勇气,能把一个男人彻底沦陷。

  D8酷匠H网%;首发

  何以轩渐渐停止了挣扎,他慢慢闭上眼,感受着唇上来自于另一个女人的辗转和温柔,脑海中重叠的两张脸,一个是清新恬淡的苏锦年,一个是烈火妩媚的齐琦,这就是男人一辈子注定要遇到的两个劫数,红玫瑰和白玫瑰。

  苏锦年是他的白米粒,是他的温饱,齐琦是他胸口上的朱砂痣,是他的点缀和风景。

  曾经,校服风铃,便当操场,她白裙飘飘,是所有男生眼中遥不可及的风景,说好的一生一世,怎么能中途放弃。

  何以轩忽然推开沉浸在拥吻温柔中的齐琦,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看着他冲到办公桌旁边,拿起那张合影,握在手里紧紧的颤抖,他背对着她,像是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世界。

  “齐琦,我永远做不到,把锦年一个人放在过去里挣扎,我没有了她可以选择你,选择你父亲给我的一切,可是她没有我,在这么寂寞的城市,只能苟延残喘,她更需要我。”

  “那我呢?我不需要么,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

  齐琦发了疯似的怒吼着,她再次冲上去试图抱住何以轩,可是等来的还是那么漠然冰冷的背影。

  “你不是我,不知道锦年曾经在我的世界里,有多吗重要。”

  他闭上眼,身后传来齐琦的哭声,他无动于衷,他给过席恩和残忍的拒绝,给过苏锦年执拗的流年,现在他也只能给齐琦一个残酷的背影,即使全世界都在背叛,可是苏锦年不该承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