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的话在苏锦年的心上扎了根,她忽然顿悟,自己活了二十二年,竟然都没弄明白爱情和婚姻的真谛,将二者彻底混淆了,爱情的所谓忠诚,只是因为还没有那张红色的结婚证束缚,而婚姻的不够忠诚,是因为还不知道那张紫色的离婚证的厉害。

  她无精打采的跟着席恩和回了她家,十七层的复式公寓,四室双厅双卫,她一直以为席恩和住的地方也就是个普通的公寓,可是她没想到席恩和现在傍的男人竟然这么舍得花钱,这套高级复式公寓明码标价三百万,就算你喊破了喉咙也绝对不会给你降价,苏锦年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她。

  “何正忠给你买的?”

  席恩和慵懒得坐在沙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换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衣,若隐若现的事业线和白花花细长的大腿把苏锦年看得都心潮澎湃的,席恩和云淡风轻的抬起头,“何正忠都五十了,他不出点血鬼跟他呀。”

  酷mD匠rj网T{永久k免)_费看小‘M说/b

  苏锦年忽然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有种隐隐约约的疼,她记得上高中的时候自己和席恩和是风靡全校的女孩,可惜她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席恩和的世界里没有经历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她把自己包围起来,画地为牢作茧自缚,有时候也会想要逃,可是那种被岁月束缚的回忆让她的脆弱在何以轩面前无所遁形。

  苏锦年想过,如果她当初没有和何以轩在一起,或者她没有装聋作哑,而是向宁愿荒废青春的席恩和摊牌,也许成全的是另一种人生,也改变了一个为情堕落的女人。

  苏锦年想到这儿走过去拥抱着席恩和,她的头轻轻摩挲着她的下颔,这个姿势让席恩和笑了出来,“我觉得真暧昧,恶心死了。”

  “你爱何正忠么?”

  苏锦年沉默了很久,漫长的如同一个百年世纪,可是她听到的只有席恩和此起彼伏的呼吸,没有回答。

  也许爱吧,在这个没有给予她丝毫温情的都市,欲望把她的纯真便成了物欲横流的追逐,酒临肉池,男欢女爱,而何正忠就如同一个带着天使翅膀的男人,他挽救了被爱情抛弃被生存压垮的女人,给了她一席之地。

  “想过回去么?”

  在席恩和的记忆里,那个挥着酒瓶子和拖鞋的继父还有懦弱的只知道逆来顺受的母亲,以及漏雨的屋顶,都像是敲痛了她心扉的尖石,把她的过往岁月打得支离破碎,她不愿意回去,即使这个社会虚伪冷酷得不给她活下去的机会,她也宁愿面对死亡,而不选择违背信仰的生存。

  “锦年,我爱过一个男人,不是何正忠。”

  席恩和的声音特别温柔,像是春水一样,带着点儿凛冽的飞蛾扑火的味道,钻进苏锦年的耳朵里,在心上落下一道疤。

  “我知道。”

  她点点头,扬起脸看着席恩和笑,“是何以轩对吧?”

  席恩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然后自嘲的笑了,眼眸深处明晃晃的晶莹在闪动,和惨白的灯光交相辉映,说不出的凄冷。

  “你怪我么?你身边一直有一个觊觎你老公的女人,还是龟毛的处女座。”

  苏锦年摇头,恨不得把头都甩掉了的用力,“正因为如此,你甘心为了我放弃你想要的,我才把你当成我的另一条命。”

  这天晚上苏锦年和席恩和整整喝了一瓶红酒,从清醒着笑到迷茫的哭,年少岁月惊心动魄,青春荒唐得让她们觉得哭笑不得,竟然只爱过一个男人,而他却不值得。

  苏锦年夜不归宿让何以轩第一次有点害怕,他曾经一直以为这个女人离开她就不会活下去,他是她全部的勇气,没有空隙。

  一夜无眠分秒难熬,他看着时钟在滴答滴答的消逝,忽然觉得狭小密闭的空间里稀薄的空气几乎让他窒息,墙壁上还挂着他和苏锦年的结婚照,他潇洒英俊,她轻颦浅笑。

  什么时候开始,一句话都是一道不能愈合的伤疤,被时间的沧桑掩埋风化,被岁月的无情镌刻下撕心裂肺的回答。

  ——一直都爱你,但是现实太苦。

  次日天亮苏锦年从睡梦中醒过来,席恩和趴在沙发上还在睡着,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拖进卧室,而她竟然没有醒。

  苏锦年风风火火的洗漱打扮,甚至在匆忙中把席恩和擦脚用的毛巾当成了擦脸用的,以致于那个光鲜亮丽却有脚气的女人的药膏都蹭在了苏锦年的脸上。

  意料之外的是程佳尚竟然和她同乘了一个员工电梯,理由是干部电梯坏了正在维修,但是NK公司的技术维修部门几乎都是吃闲饭的,没有十天半个月不可能见效,于是苏锦年心里哭天抢地的只觉得自己祸不单行,婚姻出现破碎还接连三天早晨都遇到了自己的上司,据说这是工作上要倒大霉的先兆,她别过脸去装作没看见他,试图躲在另一个员工身后躲开程佳尚的目光,可惜他的眼神太好了,一句“咦,锦年你这么早?”把苏锦年一张本来就不好看的脸弄得窘红。

  “是啊程总,您也这么早。”

  程佳尚绕过挡在两个人中间的员工走到苏锦年旁边,仔细看了一会儿,“你脸色不好,昨儿没睡好?”

  苏锦年还没说话,一旁的员工就看戏不嫌事儿大的来了句,“锦年姐家有勇夫,夜里肯定睡不好。”

  程佳尚没说话,脸色有点深沉,而苏锦年被两个大男人调侃这种闺房私事儿自然也是彻底尴尬了,她说别胡闹啊,天天上班累死了,哪有那个闲情逸致,你以为结婚的人还和你们热恋的一样啊,黏在一起都嫌不够。

  程佳尚摸了摸苏锦年的额头,这个出其不意的动作把苏锦年吓了一跳,那个员工也傻眼了,难堪的咳了两声,等电梯停下的时候也没管到底是几层就躲了出去,程佳尚点点头,笑着说,“他挺不错的,很有眼力见儿。”

  苏锦年觉得特别尴尬,自己明明一个有夫之妇也没什么过人的魅力,这个多金又单身的上司怎么总是有意无意的给一些让她猜不透的暗示呢,莫非他是绯闻狂?

  “程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苏锦年犹豫了好半天才仰起头看了程佳尚一眼,他点头,唇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你说。”

  “你有女朋友了么?”

  程佳尚似懂非懂的扬眉,“问这个干什么?”

  “我好奇。”

  苏锦年回答得干净利落,他也回答得干脆爽快。

  “目前还没有,但是我感觉,很快就有了,前提是——我要做小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