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何以轩也万万没有想到,那天和齐琦的一夜情竟然曝光了,而且还使自己被齐市长请到了办公的市委大厅,他站在办公室里低着头,听着齐市长在对面沙发上特别粗重的喘息声,手心不自觉渗出了好多冷汗。

  和齐琦这种出身好长的好学历高的未婚单身女孩子发生了这种事,可想而知做父亲的该多愤怒,何以轩甚至觉得自己一个没权没势的老百姓,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了,没想到齐市长竟然没生气,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暴戾,他是个温文尔雅的开明的人,从他的第一句话何以轩就听出来了。

  ——我的女儿齐琦,也有做的太偏激的地方,请你同样多包涵。

  何以轩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他抬起头看着齐市长,“您说什么?”

  齐市长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一个眼神示意,何以轩走过去坐下,仍旧紧张的冒汗。

  “我自己的女儿,我太清楚了,她性子很倔强,可能和她从小就失去母亲有关,我很宠她,所以她也很任性,她一直都受我的刚烈影响,觉得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只要她想要,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事,虽然我为我女儿的鲁莽向你道歉,但是作为男人,你也应该负责,这是最起码的良知,我也相信我的女儿不会看错人,她这么爱你,一定有你的过人之处。”

  何以轩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他不认识上流社会的女孩,齐琦算是第一个,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一夜放纵,他和齐琦也说不上认识,就是最普通的萍水相逢,好比她网购,自己是送快递的,仅此而已。

  而齐市长的这一番话让何以轩觉得特别莫名其妙,好像是在面对一个要将他女儿拐跑的男人,说得最语重心长的托付之语,但是何以轩有家庭,他的婚姻至今为止有过破裂和缝隙,但总体来说还是完整的,而相对于那个齐琦,他认为还是苏锦年更好把握一些。

  他欠了欠身子,清着嗓子,特别尴尬的搓着手,“齐市长,我迄今为止和您的女儿只见过两面,对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虽然很抱歉,但是是齐小姐用药物把我迷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完全处于被动,我知道我应该负责人,但是我没有钱,我也有家庭,我一做不到娶齐小姐,二做不到赔偿,但是我愿意竭尽所能,只要我能承受。”

  何以轩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特别别扭,他不能理解这几天接连发生的事到底是怎么了,好像全世界都和他作对一样,一夜情这种事他做梦都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女主角竟然还是齐琦这种人,之前的那一次,是个小姐,何以轩现在恨不得撞墙去死,原来在婚姻里的背叛比在爱情里的更让人手忙脚乱,甚至可能引发一场惨案,一场无声的和流血没关系的生死较量。

  齐市长特别淡定,他在官场历经浮沉几十年,从大学毕业考取公务员到现在几乎每隔两三年都会高升,他见惯了太多,像何以轩这种男人,他只当作是一场糊涂情欲之后的推卸责任,已婚男人的本能,他也不例外。

  齐市长点了一根烟,隔着吞云吐雾的眼圈,他的目光还很犀利,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他掌握不了的人和事一样的自信锋狠,让何以轩觉得一种无法操控的窒息感。

  “小伙子,我是当官儿的没错,我不会搞强权主义去压制别人,但是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我宁可丢了乌纱帽,也不允许她受委屈,她已经和你发生了肌肤关系,她只有二十一岁,我不能看着她难过,现在你已经推卸不了了,我不管你有没有家庭,婚姻这种事,可以聚到一起,也可以散了,除非你抗拒。”

  “我就是抗拒!”

  何以轩被齐市长这种霸权主义逗火了,他毫不留情的出言拒绝,斩钉截铁的语气把齐市长也说得一愣。

  “我不能娶齐琦,我有老婆,我们感情很好,我们在一起很多年了,我可能为了一个这么随便给男人下药的女人就和我的太太离婚么?齐市长,如果您是我,选择家庭还是一个根本都不了解的女人?”

  齐市长眯着眼睛吸烟,办公室里面安静极了,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何以轩的后背微微渗出了些汗水,和当官儿的这么句句不让,他都敬佩自己的勇气,但是捍卫婚姻总没有错,在这件事上,齐琦比他更应该接受惩罚。

  “小何,你做销售这一行多久了?”

  发觉到何以轩的坚定,齐市长换了一种方式沟通,何以轩愣了一下,“一年。”

  齐市长笑着点头,故意裸露出自己晚上的那块限量版的劳力士皇族手表。

  “在现在这个社会生存,仅仅凭借努力是没有用的,你天姿不错,还是那句话,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跟你漏个底,追求我女儿的有钱有势的不少,但是她一个也没看上,我问过她,她说你虽然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是只要有人提携,这些都是指日可待的,你明白她的意思么?”

  何以轩抿着嘴唇默不作声,直觉告诉他面前的齐市长很有背景和人脉,能从万千公务员里爬到国家一线城市的市长,实力不容小觑,而他的这番话,似乎带着点权势诱惑的味道,何以轩并不是甘于平凡的男人,他对金钱和权势纵然没有近乎偏执的执着和冲动,但是对于好日子,也有他正常的渴望,那只劳力士手表告诉他,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一辈子只能做梦,而不能拥有现实。

  何以轩攥着拳头,静静的看着齐市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这是最后的底线和坚持,他不想这么快结束在他的欲擒故纵里,至少还要再矜持一点,毕竟对于没有一点尊严的销售行业,他已经快要深恶痛绝了。

  这不是因为齐市长的身份和他所展现出来的东西,更多是因为那个送苏锦年回家在楼下和她忘情拥吻的开着法拉利的男人,他的优越刺痛了何以轩的心,他发觉没有金钱势力的男人,根本留不住一个女人的心,无论那个女人多么天真,只要迈进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就很难不被世俗沾染,苏锦年都是,何况别的女人呢。

  “我的意思很简单。”

  齐市长把烟蒂撵灭,抬头看着何以轩,“作为我唯一的女儿,齐琦喜欢的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帮助,一个连养家都困难的销售员,怎么可能在婚姻里得到好的结果,你现在的固执的坚持,都会被最终的现实打败。你们公司听说缺一个销售经理,年薪差不多十几万的样子,你做满半年,根据你工作上的表现我可以考虑给你申请一个更高的职位,我相信你可以胜任,当然,这一切都要以你是否能让齐琦满意为前提。”

  “我如果离不了婚呢,我无法给她承诺,一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值得她喜欢么,那齐市长您放心把女儿交给这样一个男人么,我会抛弃现在的妻子,为什么将来就一定不会抛弃齐琦。”

  “因为你不敢,也不舍得。”

  齐市长斩钉截铁的打断何以轩的话,笑得特别淡定自信,这就是从商或者从政的男人特有的自信和魄力,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那种自负的气场,让人又爱又憎。

  酷匠网正nn版{k首o…发)B

  “当你尝到了事业有成的甜头,得到了被所有人瞩目和恭敬的满足,就不会愿意放弃,所谓的正直和道义,在那个时候,在金钱和你越来越充盈的欲望之下,根本算不了什么,而那些,除了齐琦,没有第二个女人能给你,我的女儿我知道,她能带给你的是你想都不敢想的成就,你奋斗一辈子也得不到的物质,况且你见过齐琦,你应该知道她也有她的魅力。”

  齐市长的话像是糖衣炮弹,把何以轩迷惑得晕头转向,男人对于权势总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甚至能让一个人身败名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