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的时候苏锦年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她听见开门的声音没有回头,手上仍旧播着电视频道,不冷不热的语气,“你妈来电话了,这个礼拜五回来,让你去车站接她。”

  何以轩哦了一声,扯开领带放下公文包又慢条斯理的换了拖鞋,扭着疲惫的脖子进了屋,苏锦年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忽然觉得心烦意乱,他连句解释都没有么,背着自己出去搞女人,不但没瞒着,还大张旗鼓的把自己弄去现场结账,带着让人恶心的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他难道没有罪恶感么,还这么坦然。

  苏锦年越想越气愤,她关了电视没好气的推门进屋,何以轩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苏锦年知道他没睡,这个点他不可能睡着,她走过去,一把把被子掀开,“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回来连一句话都不说,你以为你怎么回来的,小姐不要钱白给你玩儿啊!现在你不是单身,你有家有老婆,今天为什么又回来这么晚,这两天我不理你,你倒是觉得解脱了是吧?”

  何以轩心里咯噔一下,小姐?她都知道了?怪不得自己早晨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办公室而不是宾馆,那怎么不把自己带回家来,就随便丢在外面,苏锦年你现在也变得心狠了,以前你不是这样。

  何以轩有点生气,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我累着呢,别烦我。”

  其实何以轩这么冷漠也是因为心虚和愧疚,所他感觉自己无法面对苏锦年,虽然他那天看见了苏锦年和一个有钱男人在楼下拥吻,但是他知道苏锦年喝醉了,而且想必自己今天和齐琦的过分,他更觉得苏锦年可以被原谅。

  何以轩的破罐破摔让苏锦年最后的耐性也烟消云散了,她狠狠的推了他一把,连拉带拽的把他从床上拖到床边,“你还想在一起么,现在这样,咱们的日子有法过么?”

  “你不愿意和我过了?”

  何以轩猛地坐起来,直直的盯着苏锦年,“我知道你现在不是过去的苏锦年了,你有钱了,不需要靠我养着,外面想养你的男人多的是,都比我一个小销售员有本事有能耐挣得多,你看不上我了,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当初怎么就嫁给我了呢,我知道,外面好多男人都欣赏你,席恩和不说过么,像你这种漂亮单纯的女人,男人都当宝贝一样珍惜,她还特意跑过来警告我,说别不知道惜福,等你什么时候跑了,我哭都来不及。苏锦年,你真行,我没想到你才工作几天啊,就找到下家了么?”

  苏锦年被他说得一愣,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是幻觉么,他刚才说的话,那么伤人,她宁愿只是幻觉。

  “何以轩我觉得你变了。”

  他冷冷的看着苏锦年,眼底深处冰冷的目光让她不由自主浑身一颤。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

  曾几何时,共享一碗汤,他会喂她;共吃一个冰淇淋,他会让她舔了自己再咬;一起逛街,哪怕他上班再辛苦,也从来笑着陪她,一句怨言都没有,共同握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喜欢看韩剧,那种泡沫肥皂得让他打哈欠的情节,他给她剪指甲,她叫嚣着说如果你剪到我的肉,我就让你睡厕所。他只是宠溺的笑,然后刮一下她的额头,把长发弄成鸡窝一样凌乱,然后抱着她的娇小身躯哈哈大笑。

  那段时光美轮美奂,从最初的相爱到最后的相弃,由熟悉到陌生,竟在眨眼之间。

  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席恩和不止一次劝说,她说何以轩不适合你,锦年你会后悔的。

  苏锦年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席恩和喜欢过他,因爱生恨,所以特别排斥,但是直到现在,苏锦年都知道,席恩和还是没能忘了他,即使他们已经结婚了。

  几年前他们都在一个大学,席恩和比他们俩的分数都高,她本来可以上一个更好的大学,可是她还是放弃了,她笑着说锦年为了你我把自己的未来都耽误了,你将来一定要赔偿我,除了老公不能共享,其他的你的就是我的,我不会客气的。

  最新章节_e上酷N*匠3J网fJ

  其实苏锦年都清楚,她就是想看见何以轩,她每天缠着自己,甚至想法设法换到一个宿舍,为的就是每天都能听见关于他的消息,席恩和那么漂亮,身边的人都在问,为什么不恋爱?她只是笑笑,那背后的凄楚苏锦年看了觉得特别心疼,她特别想戳破这个秘密,她不想看着席恩和自以为没人知道那么辛苦的伪装演戏,可是最后,自己和她,难道都看错了么。

  苏锦年忽然特别想哭,那场青春放肆挥霍,美得连天地都动容,几年的轰轰烈烈,所有人当作样本去追逐的爱恨情仇,在瞬间成了幻影泡沫,残忍得无处躲藏。

  她看着何以轩,眼前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她只能朦胧看见他的轮廓,看不清楚脸,她无助的慢慢蹲下来,瘦弱细小的肩膀在暗红色的灯光下颤抖起来,那么惹人心疼的柔弱。

  何以轩恍惚之中愣了一下,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明明是自己对不起她,因为那天晚上的一个吻就把她所有的好否决,到底为什么会发生那一幕何以轩也没有问过,有时候自己的眼睛也会说谎,他怎么能不明不白就把爱情判了死刑,就是苏锦年会做出这种荒唐事,她再笨也不会选择在家门口闹的人尽皆知,而自己呢,在婚内堂而皇之的出轨,这样的背叛要比她深刻得多。

  他伸出手扶住她的肩膀,轻轻的往自己怀里拉,起初她很抗拒,不停的闪躲挣扎,最后还是被他的霸道击败得溃不成军。

  她扎在他怀里,和从前一样,他曾说她像是一只猫,一举一动都把人的心融化,现在呢,同样的怀抱,还能否找到相似的温度。

  何以轩把下颔顶在苏锦年的头顶,来回温柔摩挲着,他说锦年,对不起,我很累,我忽视了你的感觉。

  一句这么直白简单的道歉,把苏锦年累积在心里那么久的委屈全都爆发了,她哇的一声哭出来,死死抓着何以轩的手臂,仿佛把指甲都要嵌进去一样用力。

  “为什么这么折磨我?我们说过的,永远不要背叛彼此,我什么都能忍,只要你和以前一样爱我,但是现在我找不到这种感觉了,你让我觉得你整颗心都冰冷得难以靠近,我做错了什么,还是你腻了?”

  她的哭声把何以轩所有的愧疚都点燃了,他的脑海中闪过晚上和齐琦厮磨的画面,忽然回忆起来,那么狼藉龌龊。

  他紧紧抱着苏锦年,不停的道歉,多久以来没再拥抱过,苏锦年以为会是暖的,把身心都包裹住的温暖,可是却怎么再也沉沦不下去,躲在怀抱里,没有了当初义无反顾和世界对抗的勇气。

  和苏锦年和好之后的几天里,何以轩每天准时下班回家,会买些苏锦年爱吃的食物,或者买一束花,他觉得还是特别尴尬,没有这些仿佛找不到开场白,让他无所适从。

  苏锦年也收敛了许多,不再没日没夜的加班熬点,八点多他们就回到卧室,慢慢试着去亲热,当他们赤裸相对的时候,苏锦年觉得自己突然不适应了,脑海中猛然幻想出来一堆他和那个小姐激情的画面,让她觉得作呕,每当这个时候何以轩会敏感的停下来,然后静静的闭上眼,再默默的翻身下去,躺在她旁边,说算了吧,慢慢来,我不急。

  苏锦年会觉得愧疚,她知道男人对于那种事情的需求和冲动,让他半道中止,比给他一刀还要痛苦,可是她强迫自己去接受,还是徒劳无功,她对爱情婚姻要求绝对忠诚,给过别的女人的,她宁可不要,那是她无法直视的瑕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